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区域经济 > 文章

杜金岷等:深圳科技创新的典型经验及对广州的启示(上)

作者: 杜金岷,广州南沙自由贸易试验区研究基地主任、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吴非,广州南沙自由贸易试验区研究基地研究员、经济学博士;杨贤宏,广州南沙自由贸易试验区研究基地副研究员、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 发布日期:2020-08-07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广州和深圳对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驱动发展有着相当的重要性。通过详细梳理深圳市科技发展的若干典型经验,从市场机制、营商环境、基础科学研究、产学研融合、人才集聚、金融发展等六个方面进行归纳总结,认为广州要从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着手,通过多元化的金融供给来支撑立体式的科学研究体系,并借助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倡议的重大机遇,开展区域间的科学研究开发的协同创新联动,有效助力广州科技创新跨越式发展。

一、引言

2019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引导深圳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重要机遇,增强其区域经济发展的核心引擎功能。自改革开放以来,深圳作为经济特区,一直承担着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任务,如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既是长期改革发展中量的积累,也是深圳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上质的突破,这使得深圳有了更加明确的战略定位,也将中国改革开放向纵深推进到一个崭新高度。

《意见》中规划的“五位一体”布局,鲜明地将“创新驱动发展”作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战略。《意见》全文出现“创新”一词达28次,并明确提出支持以深圳为主阵地建立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由此可见科技创新在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中的核心地位。深圳科技创新的模式可以用6个90%来概括:90%的创新企业是本土企业;90%的研发机构在企业;研发人员90%在企业;90%的科研经费投入来源于企业;申请的专利90%来自企业;90%以上的重大科研项目、发明专利来源于龙头企业。“为创新而生”的深圳以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为标杆,在科技创新上无疑有着突出的领先地位和先进经验。

具体来看,深圳在电子与信息行业、生物医药行业、先进制造业、新能源行业、新材料行业上展现出了相当的底蕴和发展潜能(表1)。其中,电子与信息行业的发展规模在万亿级以上,并且呈现出年均11%以上的稳定高速发展,成为深圳市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广州和深圳承担着经济发展、创新转型的重要任务,然而,广州的科技创新驱动力相对不足,以至于自身的经济结构转型较慢,高技术产业发展势头减弱。具体来看,2017年广州的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增长仅为6.4%,电子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反而下降11.4%,新发展动能尚未形成有效支撑,医药制造、电气机械产业增长较快,但合计仅占工业产值的7%;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重点项目大部分仍处于投资建设阶段。这在整体上拖累了广州的工业产业发展水平。

如图1所示,广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仅为5.5%,比全国均线(6.2%)低了0.7个百分点,与广东省的东莞(6.4%)和佛山(6.3%)都存在一定的差距。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深圳的工业增加值增速遥遥领先,达到了9.5%。根据《广东区域金融发展报告(2019)》,深圳的科技创新指数在2016—2018年均位列全省第一,而广州的科技创新指数在2016—2017年位列全省第二,在2018年反而下降1位排名全省第三。由此可见,广州和深圳的科技创新实力具有一定差距,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广州在科技创新驱动上存在动力不足的问题。因此,深刻理解深圳在科技创新上的独特之处,进一步厘清科技创新的发展路径,有助于广州加快培育优势产业集群,促进技术创新,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图1 全国、广东、深圳和部分重点城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2017年)(略)

二、广州与深圳的科技创新能力对比

经济基础和财政力量的对比

经济基础方面,广州的GDP整体落后于深圳(图2)。尽管在2015年,广州GDP总量为18313亿元,高于深圳的18014亿元,但在后续的时间序列中,广州的GDP均落后于深圳,且深圳与广州之间的差距逐步扩大。就人均GDP来看,在图3的时间序列中(2015—2018年),广州的人均水平均落后于深圳。从两个图的对比来看,尽管在整体GDP水平上广州距离深圳的差距并不明显,但人均GDP水平的差异则较大。这也表明深圳的经济发展基础较之于广州而言相对较好,在以经济底蕴助力科技创新方面,深圳的潜力更大。

图2 广州、深圳GDP状况花筒(略)

图3 广州、深圳人均GDP状况(略)

经济基础积累的不足,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和支出状况。在图4中,广州和深圳的总财政收入有着较大差异。具体来看,广州的财政收入存在一定的波动:2015年财政收入为2391亿元,而2016年出现了一定水平的下降,为2218亿元;相比之下,深圳的财政收入较为稳定,由2015年的3690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4503亿元。财政收入的差距,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两市经济实力的差距。这种财政收入的差距,必然会对地方政府专项的财政科技支出带来影响。在图5中,深圳的财政科技支出均高于广州,且在2018年展现出了更大的差距,表明了深圳对科技创新的重视程度。这种专项性的财政科技支出力度越大,势必有效提升地区的创新动能。

图4 广州、深圳财政收入(略)

图5 广州、深圳财政科技支出(略)

创新层次和教育水平的对比

两市的专利授权水平显示(图6),广州的专利授权水平长期低于深圳,并且这种差距随着时间推移逐步拉大。本文认为,出现上述状况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地方经济基础底蕴积累不够,另一方面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限制,导致专项性的财政科技支出较为有限,限制了科技创新活动的开展。进一步看(图7),广州的高等教育人数远远高于深圳水平,而专利创新水平却较低。这说明,广州当地的高等教育人才出现了利用率严重不足的状况。当然,也不排除广州高质量人才出现流失的情况。

图6 广州、深圳专利授权状况(略)

图7 广州、深圳高等教育人数状况(略)

金融部门发展驱动力的对比

资本市场规模方面。截至2018年底,广州共有A股上市公司98家,总市值规模达11195.68亿元。广州新三板挂牌公司共计393家,总市值规模达1051.17亿元。相比之下,深圳共有A股上市公司284家,总市值规模达45851.08亿元。深圳新三板挂牌公司共计643家,总市值规模达1721.20亿元。从上述数据可以发现,广州的金融发展相对不足,无法产生巨大的创新驱动效应,这可能是广州科技创新出现短板的重要因素。

来源:微信号“城市观察杂志”,https://mp.weixin.qq.com/s/Yc_r3pmSUdJlovhzGiTv3A 发表时间:2020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