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大国关系 > 文章

田原:欧美贸易谈判难在何处

作者: 田原,《经济日报》主任记者 发布日期:2020-03-23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华盛顿真要对布鲁塞尔加征汽车关税的话,欧元区恐怕会陷入衰退”,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戈皮纳特对欧洲经济形势的最新判断。原因就是1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放出狠话,表示如果无法同欧盟达成贸易协定,就将对进口欧盟汽车加征25%关税。这让国际市场对欧美间爆发大规模贸易战的预期迅速攀升。

修补欧美经贸关系迫在眉睫

早在特朗普刚就任总统时,他就毫不客气地批评,“美国对欧贸易赤字说明,欧盟才是最难对付的贸易伙伴,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占美国便宜”。此后,欧美经过一轮“钢铝关税”之争后于2017年7月启动新贸易谈判,双方进入“小打不断、打打谈谈”的僵持阶段,特朗普则转而将“贸易战”的主攻方向转向中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尽管2019年美国对欧贸易赤字仍高达1780亿美元,但2020年1月中旬新上任的欧盟委员会贸易委员霍根首访华盛顿时还宣称“欧美经济关系重启开局良好”。随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期间会见特朗普,对欧美修补关系尤其是年内签订贸易协定颇有信心。

画风急转发生在离达沃斯会面不到一周的时候。特朗普高调宣称,“欧盟对我们太糟糕了”,一边再次挥舞起“关税大棒”,要求欧盟对美开放氯化鸡肉、激素处理牛肉、液化天然气等市场。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双方均有意无意地避免将汽车行业卷入贸易争端之中,但这次特朗普针对欧盟全境尤其是汽车这样的重大利益搞突然袭击,让法兰克福、巴黎甚至伦敦等地汽车行业股价掉头向下。为消除欧美贸易战负面预期,霍根2月6日再赴华盛顿与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磋商汽车关税问题,行前还紧急会晤法国财长勒梅尔锁定法方“年底前暂停实施数字税”的承诺。欧盟委员会则加紧评估公共卫生和动植物检疫等贸易相关规则。

欧美跨大西洋经贸摩擦症结何在

汽车和数字关税之争只是欧美贸易谈判一系列棘手问题的“冰山一角”。欧美贸易摩擦骤然升级,反映出这对跨大西洋伙伴在经贸领域存在结构性矛盾。以特朗普政府强烈不满的欧盟共同农业政策(CAP)为例。这实质上是欧盟内部对欧盟农产品出口国的补贴政策,旨在形成欧盟农产品进入外国市场的价格优势。欧盟此前一直想方设法拒绝将农产品纳入欧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不难看出,欧美名义上均高喊“自由贸易、市场开放”的口号,但在实际贸易操作中都竭力保护本国相关产业,这才是双方贸易摩擦的症结所在。

有意思的是,对CAP不满的除了美国,还有刚刚“脱欧”的英国。约翰逊在就职后的首次公开演说中,暗示要开放转基因农产品市场换取美国在其他产品上的对等开放,这也迅速引发欧盟对美国转基因农产品通过欧英贸易协定“走后门”进入欧洲的担忧。对此,冯德莱恩不惜露骨地威胁英国,“如果英国偏离欧盟标准太远,通向欧盟这一全球最大市场的最佳通道将对英国关闭”,防范英美联手冲击欧盟农产品市场意图十分明显。

内部协调是欧盟一致对外的最大考验

CAP等农产品对美贸易摩擦诸多表象的背后,还有欧盟成员间利益诉求分化严重、公共权责分配不均、对美关系各自为政等结构性“硬核矛盾”。面对咄咄逼人的特朗普政府,《欧盟多年预算框架2021~2027》、西巴尔干国家入盟等“家务事”已让还没坐上对美谈判桌的欧盟官员们头痛不已。欧盟大国们在重大敏感问题上分歧逐渐扩大,强化内部协调“用一个欧洲声音说话”更多的是“美好愿景”,遑论通过团结来提升欧洲整体竞争力了。

从利益分化来看,离心倾向已成欧盟有效决策和及时行动的最大障碍。这集中体现在欧盟中长期预算至今“难产”上,其中围绕CAP资金来源和分配的矛盾又最为尖锐。为应对英国脱欧给欧盟中长期预算造成的巨大空白,德国、奥地利、荷兰、瑞典、丹麦五国提出了提高公摊预算比例并整体缩减CAP资金以减轻欧盟财政负担的提案。然而波兰、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和西班牙、葡萄牙等南欧国家则要求从预算中获得欧盟团结基金(CAP的主要资金来源)以扶持本国农业,它们组成“团结之友集团”并于2月1日签订攻守同盟与净出资国对抗。为此,寄望于维持现有规模预算的欧洲议会预算委员会在2月12日全体大会前紧急派团访问巴黎,请求法国出面斡旋防止欧盟分裂。法国则顺势提出欧盟全体开征数字税以开辟新的预算来源,这又触动了美国的敏感神经,引发了欧盟内部进一步利益分化。

从权责分配来看,欧洲议会在对外贸易谈判中权力显著扩大掣肘欧委会达成协议。虽然欧洲议会不直接参与谈判,但《里斯本条约》授予其多项直接影响谈判进程的权力,如在谈判任何阶段提供建议甚至出台决议、对协议文本的最终否决权等。因此,欧委会为确保协议最终获通过,在谈判过程中越来越重视欧洲议会的建议或决议。欧洲议会驻美国国会代表处负责人里波尔认为,欧洲议会在贸易谈判上影响欧委会的能力大于美国国会对白宫的制约。2019年3月欧洲议会投票决定“否决新跨大西洋协议的可能性”,这实际上是在政治和民意方面上给欧委会与美达成贸易协议来了个“釜底抽薪”。

从对美关系来看,各成员国为本国国家利益而各行其是的冲动仍难抑制。一些成员国怀疑德国防长出身的冯德莱恩会将德国汽车产业利益置于欧盟整体利益之上,绕开成员国与特朗普达成某种协议;有的担心欧委会滥用各成员国关于“谈判中可提出针对若干产业增加贸易便利选项”的授权;有的则因为不希望欧盟整体在农业农产品贸易上放松公共卫生和动植物检疫标准,害怕此举为美国转基因农产品冲击欧洲市场“开后门”。在此背景下,部分成员国小动作频频,绕开欧委会直接与美国进行磋商。如由于担心本国农民受美国加征关税冲击,西班牙外长冈萨莱斯和贸易部长马洛托计划率团访美,一方面拟促进解决两国间的贸易官司,另一方面打算用坐落于该国洛塔的美国海军基地与特朗普政府讨价还价。而特朗普也早就看出欧盟国家各有“小算盘”,如已经向新一届意大利政府抛出“橄榄枝”,表示希望意大利能抛开欧盟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

审视欧洲当下的乱象,人们已经难以分别究竟何为当下欧盟最大的考验:是动辄搞突然袭击的特朗普和他发起的贸易战?亦或是欧盟各成员国在布鲁塞尔的各种明争暗斗?无论如何,要让欧盟官员口中“欧洲的新曙光”照亮其前进的方向,而不是沦为“日落前的一道余晖”,首先在欧盟内部实现团结才是关键所在。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5期 发表时间:2020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