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影响下的粮食短缺和社会动乱
字号

俄乌冲突带来的人道主义灾害影响深远。冲突可能造成全球粮食短缺和与粮食相关的社会动乱。乌克兰是世界小麦和葵花籽油的主要出口国,但因俄罗斯封锁了乌克兰的港口,小麦和葵花籽油的出口贸易已大幅减少。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化肥出口也受到影响。

已知的结论

首先,粮食相关的社会动乱很少仅和粮价有关,而会更多地涉及经济低速发展、失业和腐败。虽然物价急剧上涨会引发社会动乱,但是动乱发生的根本原因或在于深层的政治和社会经济因素,而粮食价格上涨仅是导火索。

其次,不断上涨的粮食价格或加剧现有的社会群体不平等问题。商人在危难时囤粮,国家缺乏再分配和社会保障体系,特权阶级因粮食价格上涨而获超额利润,都可能导致粮食相关的社会动乱,这些都与阶级不平等相关。

再者,此类社会动乱程度取决于国家执政能力和政府机构的作用。国际粮价对一国消费者的影响程度取决于该国政府是否有能力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政府采取的政策措施能否保护公民免受粮价冲击和粮食短缺影响。因此,政府为公民提供救济的能力或意愿是避免粮食短缺引发社会动乱的重要因素。此外,国家的政体类型也会影响民众抗议等集体行动的发生概率,“部分民主国家”更易在粮价激增时发生动乱。

可能发生社会动乱的热点地区

两类国家极易受到粮食短缺的影响。第一类国家包括长期存在严重社会冲突且依赖粮食援助的最不发达国家。干旱等极端天气事件极易对这些国家造成重创,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尼日利亚、南苏丹和也门等国家尤其脆弱,这些国家的部分民众正在或即将经历饥荒。干旱也影响了北非的粮食收成,并很可能造成萨赫勒地区(Sahel) 及利比亚受冲突影响地区的粮食短缺。在这些国家,严重的粮食短缺都与旷日持久的冲突相关。此类国家最需担心的是民众普遍营养不良和饥饿问题。这是因为粮食问题的恶化并不一定会带来更多社会动乱。极度贫困且粮食匮乏的人通常没有办法抗议,而是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来确保下一顿吃得上饭。例如阿富汗,由于长期武装冲突、干旱、不断上涨的燃油和粮食价格,几乎一半的人口都面临着严重饥饿。在俄乌冲突爆发前,也门约40%的小麦都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尽管也门或能找到其他小麦来源国,但如今创新高的全球粮价以及也门对进口粮食的依赖,意味着俄乌冲突可能加剧也门目前的人道主义危机。

第二类国家是依赖粮食进口的中等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包括突尼斯、埃及、哈萨克斯坦、印度、土耳其和南非等,易受到国际市场震荡的影响,国内很可能出现社会动乱。尽管因粮食短缺而出现的民众示威本身不会造成问题,但是大规模集会很可能被政府镇压,或被其他激进团体利用,或升级为武装冲突。许多国家尤其是北非和中东国家,正在通过为主食提供补贴的方式遏制粮食相关的动乱。中等收入国家更易出现粮食相关的社会动乱,因为政府此前一直可以为民众提供粮食补贴或社会保障,从而保持生活必需品价格低廉。但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和燃油成本上升,保持低价和高社会保障支出越来越困难。例如,在阿根廷,由于粮价高涨和通货膨胀,国内出现大规模示威。同样,伊朗政府削减粮食进口补贴后,一些主食价格飙升,造成了社会动乱。一些依赖出口的国家有能力应对粮价上涨的问题。比如,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等产油国可以利用能源出口的高价收入抵消粮价上涨影响。

在这类社会动乱中,消费者和生产者行为出现了一个新趋势。过去,消费者在粮价上涨时发起抗议,而粮食生产者在卖出农产品后未得到预期收入时发起抗议。但是如今,消费者和生产者都在抗议。消费者因粮价和燃油价格上涨而抗议,生产者因化肥价格过高而抗议。比如,斯里兰卡由于经济危机加剧,经济管理不善,国内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罢工和抗议,许多农民参与了各种形式的示威抗议。因为化肥价格高昂,农民害怕未来因作物歉收而失去收入。比如,化肥价格暴涨导致秘鲁宣布农业部门进入紧急状态。

由于粮价上涨而造成社会动荡的最脆弱国家

俄乌冲突后菜籽油和小麦的价格进一步暴涨,2022年前4个月化肥价格也再次飙升。进口小麦和菜籽油价格上涨给人们带来了3方面的影响。首先,他们在购买面粉、面包或菜籽油时要花更多的钱,进口产品价格上涨可能导致国产商品价格上涨;第二,进口小麦和葵花籽油价格高昂或导致人们选择大米或大豆油,这些代替品价格同样也会上涨,最终世界各地粮价普遍上涨;第三,小麦或食用油成本增加可能促使政府出台政策,比如提高补贴或减少税收,如果食品支出增加导致税收增加或其他方面支出减少,这也会加剧社会动乱。

化肥价格上涨可能对国内生产造成广泛的影响。如果化肥价格过高使得化肥使用减少,那么很可能出现粮食减产,这既会减少农民收入,也会造成粮食供给不足

阿富汗、亚美尼亚、吉布提、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黎巴嫩、莱索托、莫桑比克、塞内加尔、斯里兰卡、塔吉克斯坦、多哥、乌兹别克斯坦、也门和津巴布韦最易因俄乌冲突后粮价上涨及其他国内因素发生社会动乱。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中等收入国家一般不是发展援助(development assistance) 的重点国家,但也极易受到全球粮价变动的影响。一些最不发达国家依靠国内自给农业生存,反而较不易受到全球粮价冲击。当前,中等收入国家处境尤为困难:一方面需要依赖稀缺的小麦、葵花籽油和化肥进口,另一方面又面临着国际粮食市场被发达国家抢占的困境

如需获得全文,请致电:010-65232727,或 E-mail:drcreport@drc.gov.cn 。
数 据 库 访 问 试 用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正在进行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中央企业创新

主体地位及作用

调查问卷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