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切断俄罗斯的石油和煤炭供应,欧洲该怎么办?
字号

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加拿大、英国宣布禁运或者逐步淘汰俄罗斯能源,而欧盟则发布了一项新的能源政策REPowerEU,旨在到2022年底减少三分之二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量,到2030年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从中期来看,可再生能源只能在欧盟能源独立中发挥重要的辅助作用,接下来的几个月,其他类型能源则需要发挥重要的替代作用。

如果强制执行,欧洲可以在没有俄罗斯天然气的情况下度过下一个冬天。但如果俄罗斯用能源供应威胁欧洲在乌克兰问题上让步,或者欧洲政府决定通过能源禁运来强加对俄制裁,那么欧洲是否还能够承受俄罗斯断供石油和煤炭?

无论是担心声誉风险还是害怕被进一步制裁,市场参与者已经开始限制采购俄罗斯煤炭和石油。几家能源企业已经停止采购俄罗斯石油,另一部分企业仅以超低价购买。3月16日,乌拉尔原油价格比布伦特原油每桶低27美元。国际能源署表示,受制裁和买家暂停购买影响,2022年4月起,俄罗斯原油和成品油可能无法进入市场。

石油

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占全球供应量的8%。欧盟作为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方,是俄罗斯石油的最大买家。

俄罗斯: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

从历史上来看,俄罗斯石油基础设施是为东欧市场而建,主要通过德鲁日巴输油管道直接为欧盟六家炼油厂供油,然而2009年ESPO管道一期建成后,俄罗斯打通了亚洲市场出口路线,可以直接向中国供油。

据预测,欧盟以及除欧盟以外经合组织国家的禁令可能影响每日近400万桶的俄罗斯原油出口,每日输送至除欧盟以外经合组织国家150多万桶的成品油也将受到影响。有证据表明,虽然管道石油没有停止输送,但是俄罗斯正在努力为海运石油寻找买家,目前买家减少了每日约160万桶的原油和约100万桶的成品油,到4月可能将减少到300万桶/日。

欧盟: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方

2021年11月,俄罗斯原油和成品油占欧盟进口量的比例分别为略低于30%和略高于15%。如果俄罗斯中断供应,欧盟的柴油、石脑油和燃料油最容易受到影响。

2021年,欧盟石油进口量平均达到1500万桶/日,其中350万桶/日来自俄罗斯,欧盟和英国共计支付俄罗斯880亿英镑。

全球石油供应总量

如果欧盟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贸易暂停,俄罗斯将减少近300万桶/日的原油和近100万桶/日的成品油供应,会对全球能源供应造成巨大冲击。鉴于石油市场局势已经日趋紧张,供应商是否有能力或者愿意弥补供需缺口仍是未知数。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备用产能预计在400万桶/日,其中包括沙特阿拉伯的100-200万桶/日,阿联酋的约75万桶/日,伊拉克的50万桶/日。伊朗的备用产能为100万桶/日,但其能否出口石油主要取决于目前正在进行的核协议谈判。自2018年起,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就非常低,尚不清楚能否迅速提高出口量。据估计,伊朗目前能够实现50万桶/日的出口量,另外50万桶/日在今年晚些时候才能实现。

然而,欧佩克成员国目前已经与俄罗斯和中亚伙伴国即“欧佩克+”达成协议,将供应增长控制在每月40万桶/日以内。只要欧佩克不扩大产量,美国及其盟友就会面临难题:应当施加多大政治压力?以什么条件妥协?美国已经向委内瑞拉表示,西方对俄制裁的代价可能是会减少对其他地区的制裁。

不管怎样,欧佩克成员国似乎很难达到目标石油产量。2021年12月,其目标增产量为40万桶/日,实际仅为25万桶/日。近期因利比亚产量损失了30万桶/日,增产情况更加不利。

新冠疫情之初,美国石油产量下降近300万桶/日,目前逐渐恢复了一半左右。美国政府就页岩油产量如何增长展开了讨论。通常认为,页岩油生产灵活,应该对高油价进行调节,6至12个月的额外增产似乎比较合理。经合组织成员国的战略石油储备约为15亿桶,可以弥补大约一年的俄罗斯石油出口量。此外,整个行业还持有3亿桶石油。因此,对俄罗斯石油的立即禁运可以通过逐渐减少战略储备以及快速提高替代性产量来实现。此外,欧盟石油储备指令(2009/119/EC)也要求成员国的原油和/或石油产品紧急储备量需相当于90天以上的净进口量或61天以上的消费量,两者以高者为准。

欧洲能否停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

由于欧洲进口的大部分原油都是通过海上而非管道运输,原则上来看,取代俄罗斯石油比取代俄罗斯天然气要容易。然而,欧洲还需要面对三大难题:

1. 欧盟内部石油基础设施建设:如果俄罗斯停止供应石油,欧盟内部需要重新调整原油和成品油管线。原有设施是为自东向西流向而设计的,现如今向东运输原油和成品油可能会造成原油的异常流动,会影响铁路、卡车和河驳转运。

2. 炼油厂:一部分欧洲炼油厂已经为俄罗斯石油进行了改造优化,使用其他原油可能会导致效率降低。虽然伊拉克和伊朗的原油与俄罗斯原油品质最相近,但是德鲁日巴输油管道沿线的六家大型炼油厂仍容易受到影响。2019年,这些炼油厂因石油污染遭受了一次“断油”压力测试,通过使用战略储备、在岸原油库存和重新安排海运路线度过了难关。但当时的“断油”只持续了2个月。如果供油不足导致这六家炼油厂无法运行,替代的炼油厂必须满足终端油品需求。虽然临港炼油厂依然受到俄罗斯断油影响,但是它们也更能够:接受不同类型的原油,或接受新供应商的原油。

3. 替代俄罗斯炼油产能:除了原油供应,欧盟还必须考虑替代俄罗斯的柴油、石脑油和燃料油。欧洲炼油厂可以通过增加炼油产量来弥补。例如,欧洲炼油厂可以将柴油产量提高10%,达到总产能的90%。这将是本世纪最高的利用率。

削减石油需求

既然欧洲无法短时间内完全替代俄罗斯原油和成品油,欧洲各国必须鼓励削减石油需求。

欧洲政府计划或者已经通过“积极的差别对待”政策,补贴一部分面临高能源价格的消费群体。但是供需不平衡已经远远超出了典型市场力量能够调节的范围。在缺少俄罗斯能源的情况下,这一政策的代价十分昂贵,同时因油量有限,很容易引发竞购战。其实,目前政府的重点应该放在主动削减石油需求而非刺激需求,以便平息市场、平衡供需,达成一个更合理的石油价格。

欧盟和其他经合组织国家应该迅速统筹制定需求削减计划。国际能源署成员国应该建立一个需求限制方案,尽快将石油需求减少10%。这样一来,市场在缺少俄罗斯石油的情况下,能有足够时间进行结构性调整。现在节省下来的每一桶油都可以储备起来,以备供应中断之需。

控制石油需求端的最有效措施是从交通方面入手。例如:鼓励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实行周末公共交通免费,让企业鼓励员工开展汽车共享活动等。

如果以上倡议不见效,有必要采取车辆限行等更加严格的措施。政府还应该与货运公司密切合作,出台行车路线谋划和燃料共享等措施。

煤炭

全球主要煤炭出口国为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俄罗斯、哥伦比亚、南非和美国。从需求端来看,目前中国是主要的煤炭消费国和进口国,紧随其后的是印度、日本、欧洲和其他亚太国家。

随着天然气价格螺旋式上涨,煤炭价格也上涨迅猛,一年内翻了两番。煤炭和天然气在电力市场中相互竞争,因为两者都填补了“热缺口”,即电力需求与碳中和能源发电量之间的缺口。

欧盟市场

欧盟一直在逐步淘汰固体化石燃料,希望在1990-2020年内将消费量从12 亿吨降至4.27亿吨。由于褐煤(软质煤)是自产自销的,欧盟更关注硬质煤。过去几年来,欧盟的硬质煤消费和生产量下降明显,这让进口变得更加重要,从占国内消费量的30%上升至60%以上。那么,在面临俄罗斯能源禁令等严重断供的情况下,欧盟的硬质煤是否够用?

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硬质煤从1990年的800万吨增长到2020年的4300万吨,俄罗斯为填补欧盟硬质煤消费和生产之间的差距发挥了重要作用。重要的是区分用于发电的动力煤(也称为“蒸汽煤”)和用于钢铁制造的冶金煤。俄罗斯冶金煤仅占欧盟煤炭进口的20%至30%,而俄罗斯在欧盟动力煤进口中的份额接近70%。德国和波兰尤其依赖俄罗斯的动力煤。

取代4000多万吨俄罗斯煤炭可能只是挑战的一部分。如果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同时断供,欧盟可能需要更多煤炭用于发电。

欧盟煤炭供应趋于多样化和扩大化

尽管欧洲使用的动力煤很多都从俄罗斯进口,但由于全球煤炭市场储量充足、灵活性强,有消息显示俄罗斯煤炭有可能在较短时间内被取而代之。过去十几年来,主要是因为俄罗斯的强大攻势将其他煤炭供应商挤出了欧盟市场。若将几个主要煤炭出口国2021年的煤炭出口量与2016至2021年期间年平均全球出口量作比较,不难发现出口余量足以完全取代俄罗斯全球出口量。

显然,煤炭出口国的煤炭出口量受多种因素影响。今年1月,印度尼西亚出台了煤炭出口临时禁令,预计4月会再次出台同样的措施;哥伦比亚因为疫情和主要矿山的长期罢工,在2020年产量急剧下降,经过2021年的复苏后,其2022年产量将增加700万吨。

2021年中国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后,澳洲过去一年半的煤炭出口转到印度。由于印度对澳大利亚煤炭的吸纳能力不如中国,这使得澳大利亚有更多的煤炭出口到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但是因气候变化影响,澳大利亚煤炭供应暂时受到干扰,无法达到潜在最大出口量。

鉴于政治动荡以及安全和运营问题,南非2021年的煤炭出口处于199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也因此,南非存在大量出口潜力,南非最大的煤炭出口设施——理查兹湾煤码头(RBCT)预计2022年出口量将恢复到7000万吨,约增加17%。

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2022年美国煤炭产量将增加2500万吨(4%)以上,国内煤炭消费量将减少700万吨,此举在补充电厂煤炭库存的同时能够支持出口。

替代俄罗斯煤炭需要迅速建立运输各种类型煤炭的新供应链。许多欧洲买家已经从不同供应商购买煤炭。政策方面,公共风险分摊和外交支持应该同步推动以支持新供应链的建设。此外,欧盟需要考虑是否暂时放宽一部分环境准则,以便允许使用更加容易采购的煤炭种类。

需求大、供应少、运输难将会增加煤炭进口成本,甚至造成地区临时断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停止进口俄罗斯煤炭不会造成严重断供。

研究结论

对欧盟来说,虽然停止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十分困难且代价高昂,但完全中断俄罗斯石油和煤炭进口是可以办到的。与天然气相比,石油和煤炭市场的全球性和流通性更强,且较少依赖天然气管道这种刚性基础设施。不过,欧洲此举将引发严重的全球第二轮影响,造成石油、煤炭价格高企。只不过,富裕的欧洲大陆可以吸引更多原油、成品油和煤炭,反而是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会因此局势严峻。

虽然欧洲可以承受俄罗斯石油断供,但是需要解决统筹和运输问题。欧洲应该和美国缔结跨大西洋能源协定,直接或间接获得美国剩余产能,帮助欧洲度过难关。欧佩克成员国的联合外交努力,即通过价格促使全球石油需求下降,有助于缩小欧洲供需差距。任何短期短缺都可以通过大量的石油和产品库存、启动政策减少需求等计划来弥补。停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确实会意味着欧洲的油价上涨,但全球市场将确保欧洲获得它愿意支付的所有石油,市场最终将重新平衡。

煤炭方面,欧洲停止从俄罗斯进口煤炭和煤炭需求的增加会导致全球煤价上涨,对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带来严重的第二轮影响。同时运输问题也需要解决。欧洲的第一要务是迅速采购更多煤炭用以补充煤炭库存,特别是用于供应燃煤电厂。

虽然在供需重新平衡之前欧洲会经历一个短暂痛苦的过程,但如果上述措施以向碳中和能源过渡为目标,俄罗斯对欧盟能源断供影响将不复存在

如需获得全文,请致电:010-65232727,或 E-mail:drcreport@vip.sina.com 。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敬请期待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