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玲:规范性力量:欧盟战略自主的依托
字号

实现战略自主、维护“欧洲主权”,已经成为当下欧盟战略转型的主要目标。欧盟希望成为国际社会的“地缘政治力量”,但源于自身特性,软实力仍然是欧盟寻求战略自主的主要依托。近年来,欧盟日益希望使其软实力具备“硬”的一面,尤其是试图利用其庞大市场带来的权力维护欧盟的利益和价值。

“榜样性”吸引力持续衰弱

“榜样性”吸引力是欧盟成为“规范性力量”的前提。在欧盟看来,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历史与实践所带来的规范与价值观具有“普世性”特征,有必要在全球加以推广并为其他国家所接受。冷战结束以来很长时间内,美西方主导的全球化高歌猛进,多边机制获得各方青睐,“欧洲模式”的吸引力不断增强。欧洲一体化取得的进展使欧洲国家形成了一个共识,即西方主导的全球化的胜利是所谓“历史的终结”,欧盟将成为未来世界秩序的典范。

在此背景下,欧盟雄心勃勃地在全球范围内推行价值观外交,在全球输出“欧洲模式”,以实现国际社会的所谓“规范”和“治理”。2003年欧盟出台的第一份《全球安全战略》也申明了自身在国际关系中的规范性作用,强调“欧盟的发展造就了欧洲前所未有的稳定与和平,并通过传播民主和法治,推动更多国家转向民主政权”。首次将欧盟定义为规范性力量的英国学者伊恩·曼纳斯认为欧盟权力的特殊之处在于其“榜样性”和输出“规范”的能力,其核心规范主要关注和平、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等领域,凸显欧洲作为一支国际力量与物质性的经济、军事性力量的差异。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际格局和秩序的深刻重组与欧盟内部多重危机相互叠加,改变了欧盟作为“规范性力量”的存在。全球化遭遇逆流、西方主导的自由主义秩序在其内部遭到质疑、多边主义面临挑战,这些都削弱了欧盟赖以发挥规范性影响力的制度框架和战略依托,严重制约了欧盟在全球规范和标准设置中的能力。更为严峻的是,在多重危机之下,欧盟的制度缺陷、治理能力赤字、成员国间的分歧和矛盾不断暴露,严重折损了其“榜样性”影响力。

依托自身市场“硬化”软实力

面对深刻变化的国际环境和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博弈,欧盟试图“硬化”其软实力。在战略自主话语下,欧盟规范性目标正从输出“欧洲模式”向务实维护其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倾斜,以努力实现其经济力量和规范性力量的融合。如果说在模式扩张目标下,欧盟规范的重点是推进欧式的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等价值观原则,那么当前其规范的重点则是推行欧洲战略自主范畴内的规则和标准,将价值观原则标准化,以实现所谓欧盟利益与价值的统一。

欧洲统一大市场带来的经济影响力,是欧盟重新打造其规范性影响力的最主要依托。有关欧洲战略自主的讨论开始于防务与安全领域,但目前已经扩展至经济、产业、技术、数据,甚至食品和卫生等领域。这种趋势与欧盟自身的力量特性密切相关:其硬实力存在先天性缺陷,缺乏军事力量支撑,因而只能更多依托欧洲统一大市场的影响力。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声称,作为最大也是最富裕的内部市场,欧盟对于出口国具有吸引力,欧洲希望更好利用其作为“贸易超级力量”的战略杠杆。针对欧盟2019~2024年战略议程,冯德莱恩表示:“贸易不是目标,而是实现内部繁荣和对外输出价值观的手段。我将确保所有的贸易协定包含可持续发展章节和最高的气候、环境、劳动保护标准。”

市场规模基础上衍生的规则制定力量,正成为欧盟硬实力诉求的主要依托。在其处于领先地位的领域内,欧盟正积极利用规则谋求竞争优势,在其滞后的方面则试图利用规则弥补硬实力方面的短板,加强内部产业保护。近年来,欧盟在产业、投资、竞争、数据等领域内修订和出台规则的速度前所未有。为保护所谓战略资产,欧盟快速通过《欧盟外资安全审查条例》;为应对所谓不公平竞争,其发布《欧盟应对外部补贴白皮书》,酝酿推动欧盟竞争和补贴规则外化;在数字经济领域,欧盟同样拟通过《数字市场法案》和《数字服务法案》等弥补其产业短板。欧盟还通过其最新产业战略表示将利用市场力量,推动新兴产业标准的制定,避免欧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到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纷纷启动的数字税,以及欧盟内部正讨论实施的碳关税以及强制性的《产业链尽职调查》相关立法,都表明欧盟正在利用其规范性力量和市场规模,积极为全球相关产业“制定标准”。 

无助于多边国际秩序

自“规范性力量”提出以来,国际社会始终对有关概念存在争议,尤其是欧盟在所谓价值观普世原则下干预别国内政、在国际社会中奉行双重标准更是饱受质疑。不过较长时间以来,欧洲一体化的地区合作模式、欧在国际社会倡导的开放市场和多边主义原则确实具有较强影响力。当下,在战略自主目标下,欧盟试图将其“规范性”影响力工具化,服务于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目标,利用市场力量“强化”和“外化”内部规则,并将人权、法治、民主等价值观“标准化”“规则化”,纳入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竞争中。这很可能会加剧欧盟面临的身份危机。

在战略自主目标下,欧盟更加强调地缘战略利益,弱化开放与国际合作。其“规范性”力量或成为服务“欧洲优先”的工具,使欧洲日益走向保护主义,甚至导致欧盟实行“政治化”和“安全化”的对外经济政策。这最终必将反噬欧洲的利益,并削弱其作为“模范性”力量的存在。在欧洲试图通过创新多边议程,运用单、双边手段输出欧盟规则时,没能正视当前国家间发展不平衡的事实。而如果不以多数国家的国际共识为基础,只是从自身的战略利益和标准出发,强势推动所谓“规范”,不但无助于拯救碎片化的多边国际秩序,还会让欧洲自身成为多边秩序的挑战。

欧盟作为一支特殊的力量,欲在国际舞台上继续发挥积极的作用,需要继续践行其长期主张的开放、自由、合作的多边主义理念,遵循“多样化中的统一”原则,寻求不同国家和文明之间的和平共处,求同存异,摒弃意识形态化的冷战思维。纵观历史,欧盟任何时候的发展、稳定和繁荣,都依托上述理念基础上的内外秩序,而不是所谓的“实力政治”原则。否则只会令欧洲陷入更严重的分裂,战略自主也将成为空中楼阁。

来源:《世界知识》2021年第9期 发表时间:2021年5月7日

数 据 库 访 问 试 用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正在进行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中央企业创新

主体地位及作用

调查问卷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