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区域经济 > 文章

辛圆:“西部大开发”升级版发布:探索向规则制度型开放转变

作者: 辛圆,界面新闻记者 发布日期:2020-05-28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分析师指出,作为接下来指导西部大开发的纲领性文件,《意见》体现了从此前单纯的开发建设向高质量发展的模式转变,未来西部大开发不仅是继续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补短板”,也将更注重制度和规则的构建。

西部大开发正在迎来2.0时代。

5月17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下简称《意见》),从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大西部开放力度等七个方面提出36条措施,促进西部地区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发展。

《意见》要求,确保2020年西部地区与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西部地区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基本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通达程度、人民生活水平与东部地区大体相当。

分析师指出,作为接下来指导西部大开发的纲领性文件,《意见》体现了从此前单纯的开发建设向高质量发展的模式转变,未来西部大开发不仅是继续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补短板”,也将更注重制度和规则的构建。

突出高质量发展

2000年1月,国务院成立了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标志着西部大开发正式拉开序幕。二十年来,国务院先后批复实施了四个西部大开发五年规划,并于2010年出台《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若干意见(中发〔2010〕11号)》。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对界面新闻表示,与此前发布的相关文件相比,最新发布的指导意见更加突出了提升发展质量。

“之前更侧重于如何开发建设、完善基础设施等角度。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在国家倡导高质量发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的背景下,这份《意见》也明确了这一点,也就是说,西部大开发是与国家经济发展的主旋律符合的,不是简单停留在低层次的开发建设,而是进一步优化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格局和质量,相当于决策层对西部发展思路的转变。”付一夫分析称。

粤开证券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殷越对界面新闻表示,《意见》从区域经济发展角度出发,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等政策相衔接。通过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现代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等措施,推动西部地区实现高质量发展,达到补短板、促进地区经济平衡发展的目的。同时,政策也充分考虑到了发挥西部地区独有的优势,打造西部地区核心竞争力,带动不同区域之间形成优势互补、共同发展。

殷越还指出,当前正值“两会”前的政策预热期,《意见》向市场进一步传递了稳增长的信号,或将成为后续政策的重要方向之一。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也表示,《意见》的出台正值“两会”前夕,应该说有很强的信号意义。预计未来西部地区将在国家倾斜政策的支持下加速发展,在经济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生态环境、营商环境、改革开放等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居民生活水平和质量与东部地区的差距逐渐缩小。

探索向规则制度型开放转变

《意见》提出,发展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推动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逐步向规则制度型转变。落实好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支持西部地区按程序申请设立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支持区域内企业开展委内加工业务。

伍超明指出,规则制度型开放的重要内容和要求之一,就是在开放过程中不断学习规则和参与规则制定,用市场化和法治化手段来推进开放,属于高水平开放,有利于我国更好地在国际规则范围内,融入全球化、参与国际公平竞争,这是我国对外开放深化的表现。

付一夫也表示,之前开放的核心是商品和要素的流转,现在经济发展到了一个更高的阶段,要在立法和监管等方面形成与国际投资和贸易规则相衔接的基本制度,从而提高贸易和投资便利化。

“在制度上可以鼓励一些城市和地区迈开步子,打造一批‘试验田’,在这里可以进行一些制度探索与尝试,通过实践形成一批可复制和推广的经验,为其他地区形成示范效应。”他说。

《意见》提到,鼓励重庆、成都、西安等加快建设国际门户枢纽城市,提高昆明、南宁、乌鲁木齐、兰州、呼和浩特等省会(首府)城市面向毗邻国家的次区域合作支撑能力。

此外,付一夫提到,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西部地区在吸收外资方面有不错的表现,和周边国家起到了很好地联动作用,也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了巨大的空间,所以应该继续强化西部地区对外开放上的作用。

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近两年,西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增速持续走在全国前列。以人民币计,2018年,全国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0.9%,其中,西部地区同比增长18.5%。2019年1-11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较上年增长6.0%,西部地区增速为7.3%。

强基建战略促区域联通

基础设施投资一直都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先行者,对于经济基础仍薄弱的西部地区,补齐基建这块“短板”对于稳增长和促进区域互通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意见》提出,强化基础设施规划建设。提高基础设施通达度、通畅性和均等化水平,推动绿色集约发展。加强横贯东西、纵贯南北的运输通道建设,拓展区域开发轴线。强化资源能源开发地干线通道规划建设。加快川藏铁路、沿江高铁、渝昆高铁、西(宁)成(都)铁路等重大工程规划建设。注重高速铁路和普通铁路协同发展,继续开好多站点、低票价的“慢火车”。

《意见》还称,打通断头路、瓶颈路,加强出海、扶贫通道和旅游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强综合客运枢纽、货运枢纽(物流园区)建设。完善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提高物流运行效率。加强航空口岸和枢纽建设,扩大枢纽机场航权,积极发展通用航空。

付一夫表示,整体上看尽管西部地区基础设施近年来已经有明显提升,但和东部相比仍存在明显差距。可以看到,除了传统的“铁公机”外,《意见》还提出加快发展包括物流、通信、完善供应链体系等,这有利于进一步加快东中西部的联通和交流,进而促进西部经济增长。

殷越认为,基建投资将从两个方面推动经济增长。首先,基建拉动了当地投资,带动了需求增长。基建是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分项之一,加大基建将直接带动建筑、建材等行业的需求,后续有望成为当地经济新的增长点,从长期来看有利于经济发展。其次,基建设施的改善有助于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升级。

“加强横贯东西、纵贯南北的运输通道建设,拓展区域开发轴线,不同经济区域的连接将更加紧密,有助于形成各类资源和产业的互动,以及经济和文化的交流,从而实现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升级。”他分析称。

两大城市群将成核心引擎

虽然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整体不如东部,但不同省份之间也存在明显差距。从《意见》看,为了提高西部地区整体竞争力,中心城市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从而起到“先进生”带动“后进生”的作用。

《意见》提到,要加强西北地区与西南地区合作互动,促进成渝、关中平原城市群协同发展,打造引领西部地区开放开发的核心引擎。推动北部湾、兰州-西宁、呼包鄂榆、宁夏沿黄、黔中、滇中、天山北坡等城市群互动发展。

付一夫指出,2019年,成都、重庆都是GDP万亿俱乐部成员,西安GDP也超过了9000亿元。“经济总量达到或接近万亿以后,因其所拥有的资源优势,对周边地区、尤其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影响力会比较大,可以形成以点带面的带动发展效果。”他说。

《意见》还要求,因地制宜优化城镇化布局与形态,提升并发挥国家和区域中心城市功能作用,推动城市群高质量发展和大中小城市网络化建设,培育发展一批特色小城镇。

付一夫表示,优先发展国家和区域中心城市,首先能够形成更为强大的资源集聚效应,而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优质高端的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将会给城市的经济发展与产业升级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第二,能够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并有效降低信息获取成本,有助于市场分工的细化与个体发展空间的拓展;第三,能够发挥出强大的辐射能力,并带动周边城市和地区的发展。

来源:微信号“界面新闻”,https://mp.weixin.qq.com/s/MgIiJ9CzhK1emQFRSSDTvQ 发表时间:2020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