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社会 社会治理 > 文章

谢九:刺激消费,你希望发现金还是消费券?

作者: 谢九 发布日期:2020-06-07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疫情爆发之后,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给民众发放消费券,希望以此刺激消费,重振经济。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是,国外很多国家是给民众直接发现金,而我国却是以发消费券为主。为什么会有这么明显的差异呢?

我国之所以发消费券而不是发现金,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国情有别,主要理由是中国民众喜欢储蓄,如果政府直接发现金的话,老百姓可能会直接存起来而不是花掉,这样就起不到刺激消费的作用。这个理由看上起似乎很有道理,但更多只是一种凭当然的想象。如果收到政府的现金补贴,中国老百姓真的会选择存起来吗?

行为经济学上有个说法叫做心理账户,是说人面对不同来源的收入,会在心理上将之划到不同的账户里,同样是1000元,如果是辛辛苦苦工作挣来的钱,一般会精打细算,但如果是轻松得来的意外之财,比如中了一笔小彩票,会更愿意花掉。而且,因为有了意外收入,很多人甚至会因为这笔钱引发更多的消费。

人们得到意外之财后会对消费带来怎样的影响,2017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泰勒曾经介绍过一个经典研究。上世纪60年代,有经济学家对“二战”后获得德国赔偿的以色列家庭进行调查研究,结果发现,那些获得较高赔偿的家庭(赔偿额占家庭年收入超过60%),最后转化为消费的比例并不高,消费率只有0.23,也就是收到100元之后,只花掉了23元,但是那些获赔金额不多的家庭(占家庭年收入7%左右),他们的消费率超过了200%,也就是收到100元赔偿,最后花出去的钱超过200元。

也就是说,人们在获得意外收入时,如果是一大笔收入,可能会将大部分存起来,但如果只是一笔小收入,人们会选择花掉,而且会带动更多的消费。政府发放现金,对民众来说就属于收入不多的意外之财,收到这笔钱之后,更多的人会选择消费,甚至带动更多的消费,而不是储蓄。

长期以来,中国人爱储蓄已是众所周知,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在中国的储蓄结构中,大部分储蓄都来自高收入人群,中低收入者其实并没有贡献太多的储蓄。原因其实很简单,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大部分都用来应对各种日常开支,并没有多少富裕资金可以进入储蓄账户。

政府如果发放现金,对高收入人群来说,几千元的收入并不值得存进银行,而对中低收入人群而言,他们有大量的账单需要支付,政府的现金正好可以帮助他们购买各种生活急需品,这笔补助最后也很难存进银行。

和现金补贴相比,发放消费券对消费者有诸多限制,虽然也可以对消费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最终对消费的撬动效应远不如现金。比如消费券的消费类别大多集中在餐饮、文化等方面,无法像现金一样,投资者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消费的商品,能够最大程度释放消费;消费券大多采用“满减”的形式,很多消费者可能也会嫌麻烦懒得使用;而且,消费券通过电子平台发放,对很多不会使用智能机的老人来说,领取也有很大的困难,而这部分人恰恰是最需要补助的群体。

更有甚者,消费券还有可能被投机者套现。有些消费者在领取消费券之后,可以和商家协商分成,而并不实际发生消费。随着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发放消费券,网络上已经出现很多收购和转卖消费券的黄牛党,政府发放消费券的行为沦为部分投机者的狂欢。

中国之所以不愿意直接发放现金,真正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口规模庞大,发放现金需要的资金太大,万一发放现金对刺激消费的效果不好,最后可能导致大量钱打了水漂。所以,只好采用发放消费券这种风险较小的办法。

对于发放现金所需要的大规模资金,也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做一个最简单的测算,中国14亿人口,假设10亿人有资格领取现金,按照每人2000元标准计算,大概需要2万亿元。看上去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但和中国以往动辄数万亿元的投资规模相比,其实也并非天文数字。最近,中国计划发行历史上第三次特别国债,具体用途还没有公布,或许也可以考虑将特别国债用于给民众直接发现金。在传统增长模式越来越陷入困境之际,尝试一下新的增长模式也未尝不可。

中国对于直接大规模发现金的顾虑,可能在于担心这种方式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导致巨额资金被浪费。事实上,这也是关于中国经济的一个悖论。一直以来,每当谈论中国经济的优势时,14亿人的巨大消费市场总被视为最大的优势之一,但是,当现在真正需要启动消费潜力时,似乎反而对14亿人的消费能力又没有了信心。

退一万步来讲,即使发放的现金确实有部分被存进银行,这也形成了民众的收入和资产,而且,银行储蓄最后也会转化为投资,对中国经济做出贡献,不可能因为民众不消费就打了水漂。

对于中国能不能直接给民众发现金,首先需要的是观念转变,意识到给民众发钱不是负担,而是会撬动更大的消费。去年我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1万亿,增长8%,当时已经是近年来的最慢增速,但是到了今年一季度,社消总额更是大幅下跌了19%。假如能够直接发放2万亿的现金,按照1:1的撬动效应,最终能够启动4万亿的消费,相比去年能够有10%左右的增长,这就足以对中国消费起到实质性的支撑。仅靠发放消费券,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今年的中国消费将不可避免萎缩。

当前中国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由于全球经济集体衰退,外部需求将会明显萎缩,真正能够指望的只有内需,而在中国的内需当中,通过投资拉动需求很容易形成过剩,尤其在外部需求萎缩的背景下,过剩产能难以输出,带来的负面效应将更加突出。相比之下,消费才是拯救中国经济的真正出路。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当前中国刺激消费的各种努力,其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到底是以消费券还是现金来刺激消费,已经不是简单的一句“国情不同”就可以带过,背后还需要有更深思熟虑的战略考量和改革的勇气。在疫情高潮时候,很多人都在想象疫情结束之后会有报复性消费出现,但现在来看显然并没有。如果没有更大力度的扶持,指望通过消费券这种小打小闹的刺激,报复性消费将永远只是一个等不到的美丽幻想。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https://mp.weixin.qq.com/s/1J2g3hkLG0OfJ_ceCyTtIQ 发表时间:2020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