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生态 能源 > 文章

俞庆:国网退出传统制造业,路径、趋势和影响

作者: 俞庆 发布日期:2020-03-3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国家电网官网近日公布的《中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党组关于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显示,国家电网将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坚决按期完成深化集体企业改革任务。

这个决策一旦正式落地,个人认为对整个行业来说,应该有一定的影响,这里做个简单分析,供各位参考。

对国网来说,什么叫传统制造业

传统制造业没有明确的定义,只是一种比较模糊的共识,个人认为:狭义的传统制造业,应该是指产业进入壁垒较低,技术含量不高,附加值较低,市场竞争较激烈,利润率较低的行业。

这里就带来两个深入的问题:

1、国网涉及到的制造产业,有哪些是传统制造业

电力设备制造不一定全部是传统制造业,比如特高压设备,一些直流电气设备,部分电力电子设备,一二次融合的输变配电设备等,有很多是技术含量较高,存在专利壁垒,附加值高的领域,甚至对国网来说是“卡脖子”设备,国网文件里明确提出要加以发展的。

个人认为,国网提出退出的“传统制造业”,主要涉及的是中低压电气设备制造、电线电缆、电力杆塔设备、以及部分二次设备制造领域等。

2、国网哪些制造业公司会退出

国家电网的电工装备制造业务,直属的产业公司,主要包括南瑞集团、许继集团、平高集团、山东电工电气集团、国网信通产业集团等。据个人了解,这些公司中的一部分,去年下半年即传出部分或者全部剥离的消息,相关方案亦在制定过程中。

但是个人认为这并非退出的全部,上述公司是国网系制造板块中的头部企业,产品主要是面向输电网。更重要也是影响更深远的,是国网所属的各省、地、市县集体所有制的电力设备制造企业,他们主要提供中低压配电设备,属于长尾部分。

通信行业的他山之玉

网络运营商大规模退出相关制造环节,这个事情其实在中国的国企改革过程中,发生过一次,就是中国的通信行业,主导的政府部门就是现在的工信部(之前是信息产业部,再之前是邮电部)。国网公司新任董事长毛伟明,就有工信部的履职经历,所以研究通信行业的案例,对电力行业来说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受制于篇幅和本人时间,这里只能大致捋一下思路了。

我国大规模民用通信技术的普及,是以模拟制电话系统,转换为数字型程控电话交换系统为契机的,也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当时的中国电信(前身是邮电部下属的中国邮电电信总局)也是一家独大,以省公司为实体,承担了本地固定电话网(类似配网)、长途通信网(类似输网)的建设运营工作。

后来为了建设移动通信网络,又从中国电信分拆出了中国移动,并且成立了中国联通,才有了今天三分天下的运营商格局。中国电信作为老国有企业,当时又独占全国固定电话网络,并且负责主要的传输干线网络,风头不可谓不强,而且还拥有自己的制造业相关公司。主要包括两类:

一、直属的产业公司。主要是中国电信所属的电信技术研究院改制的“大唐电信”,当年在通信圈里号称“巨大中华”,巨龙通信是部队背景,大就是大唐,中即中兴,华便是华为。

二、各省三产公司。90年代中期,为了缓解当时的就业压力,国家鼓励各类国企兴办第三产业公司(即服务业务),国网公司的集体企业也是从当时开始,同时还有省市县电信公司的三产。华为的第一桶金来自万门交换机,但是很少人知道,为了搞定当时看不上国产货的电信局,华为和几乎每个省的三产公司都成立了合资公司,把非核心的交换机配件制造,比如机柜、电源,以及所有的工程服务都给了合资公司。

后来这些公司都逐步与主业进行了剥离,形成了规范的资本关系。主要的方式包括:

一、头部公司完全独立运营,参与市场竞争。比如大唐电信,在3G时代还是想努力一把的,买断了西门子的TD-SCDMA技术,信产部让中国移动主推TD方案,中国移动因为3G采用大唐TD技术和服务,苦不堪言,到了4G时代迫不及待的牵手华为,与大唐分手,大唐电信从此没落。

二、各地三产,一部分优质资产整合成立了中国通信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并在香港上市;另一部分是各省成立电信实业公司,整合三产资源。这些企业虽然财务上和管理上独立于主业运营,而且也建立了市场化的运营机制,但至今依然是为电信主业提供规划、设计、工程、运维、增值服务等业务,虽然当年也有不少发展计划,轰轰烈烈的要搞游戏、社交等互联网业务,号称投资多少多少,几乎无一建树。

这个路径,个人认为很有可能是国网剥离制造业的路径,部分思路也可以在国网的文件里体现出来。至于剥离之后是不是就如同电信实业公司一样在落寞和温饱之间徘徊,我们接着分析。

国网剥离传统制造业的影响

这个影响分为两部分,一是对被剥离企业的影响,二是对整个行业的影响。

一、对被剥离的企业影响

1、头部企业。短期内影响并不是很大,国网今明两年基建规模扩大,特别是特高压追加投资,今年总投资盘子在4500亿以上,有助于被剥离企业短期业绩增长,稳定业务(相当于先给张短期饭票)。就中长期而言,一方面电网投资进入中低速增长区间,这个趋势不会变化,这些企业中期业绩压力还是比较大;另一方面随着电力市场化的开展,面向用电侧的能源互联网新兴业务将会增长,这些企业能否大船掉头进行适应,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就像大唐电信,一旦离开了主业的保护,在公平的市场技术竞争里,是无法与华为竞争的,更不用说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了。当然这些头部企业在很多领域的竞争能力很强,能否建立起有竞争力的激励性制度,激发企业的活力,将是关键(国网文件里也多次提及,并且进行试点落地,如股权激励制度等)。

2、地市三产企业。国网对地市三产企业的态度,目前看还是以整合为主,压减企业数量,建立省级资产运营平台,通过参股控股方式兼并地市县制造业三产。这些企业本质上来说属于系统集成商,相对而言更为传统,产业附加值比较低,如果离开了主业的支持,企业生存可能困难。所以不可能一下子就直接推向市场,而是类似电信对三产的整合思路,在省级层面进行优化整合,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给与一定的配套业务(与电信三产一样,比如规划设计、集成调试、施工运维、增值业务)。但是就中长期而言,企业现有业务萎缩,转型困难,核心竞争力匮乏将是最大的生存障碍,未来的状态可能是:活着,但不会活得很好。所以作为地市制造业三产,如何顺应国网能源互联网战略趋势,抓住配电设备智能化、数字化的新趋势,向能源服务业务转型,真正下沉到客户侧,锻造自己的真正核心能力,是一个挑战。

二、对于传统电力制造业的影响

对于非国网系的各类电力制造业企业来说,个人认为机会和挑战并存。

1、机会。一是国网市场化采购的公平度会进一步上升,并且投资压缩和加强监管的背景下,国网会更加在意设备质量和全寿命周期成本(因为新一轮输配电价监管里,修理费+人工费不得超过资产原值的1.5%,这条对电网企业未来的资产采购和维护策略,将会有较大影响),所以优质的民营企业产品中标的几率增加;

二是在公开公平的市场环境里,未来各个环节的产业集中度都会增加,优质的大型民营企业获得更多的资产兼并、股权交易和产业链延伸机会;

三是电网和各类能源企业往下游业务延伸,在客户侧的服务环节里,可能会选择与客户资源和服务能力较强的民营企业合作。

2、挑战。对于缺乏核心技术的中小型集成商、工程服务企业而言,个人认为挑战大于机遇。这种挑战来自四个方面,

一是在用电量增长放缓,国网投资放缓的大背景下,整个电力设备制造业产能是明显过剩的,地市三产企业在兼并重组之后,竞争力将会增加,对民营企业形成挑战,大家都要争抢有限的增量市场份额;

二是国网并未全部放弃制造业,而是在放弃低端、低附加值制造业的同时,提出抢占技术制高点的口号,这个制高点主要就是:结合5G、工业互联网、AI、电力电子技术、智能控制技术等高精尖技术的能源互联网相关核心技术,个人认为典型特征之一就是:电力现货条件下的“软件定义电力+源网荷储智能互动”,这种一二次融合、二次和云端大数据AI融合的产业发展趋势,才是未来的主战场,很多民营企业并未做好充分准备。

三是往服务业务延伸,增量市场空间逐渐收窄,那么结合售电、增量配电、综合能源服务,大家都在往存量设备服务市场延伸,同时还需要结合第二点的数字化趋势进行延伸,不少民营制造企业的基因还是“项目驱动”,并未构建核心服务能力。

四是产业集中度的问题。国网在省公司层面构建集体企业资产运营平台,整合地市县三产,内部实现技术和资源优化配置;国网的产业公司也将进一步整合资源,抢占高地。市场化就是专业化,市场竞争的趋势就是资源不断向头部企业集中,电力设备制造的中下游环节,特别是成套和安装,原来都是地域属性明显的行业,个人认为未来跨地域、跨专业的竞争和重组整合将会更为激烈,甚至可能出现局部地区的原有产业格局洗牌。

总结一下

国网剥离传统制造业,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企业重大经营决策,即抢占技术制高点,通过市场化推动行业发展,剥离低附加值的低端制造业。这个决策的大背景是未来用电增速放缓,投资减少的背景下,整个行业将出现五个转型:

1、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

2、从传统电力设备向数字化电力系统转型

3、从机械的电力部件向电力电子固态器件转型

4、从“配用售”各自为政向“发配用调服一体化”转型

5、从传统电网运营商向能源互联网企业转型

国网的战略规划也是洞察并且想要引领这个行业趋势的,那么作为非电网企业的各类电力设备制造商,应该从战略上重视,并且提前做好布局。未来行业竞争很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只有在业务上、技术上、战略上更有远见和决心的企业,才能脱颖而出。

最后再说一个有趣的观点:世界上不存在“传统制造业”,只有“观念陈旧无法变革的传统制造企业”。未来在数字化、智能化的能源互联网浪潮里,传统电气设备制造业将会实现“一次+二次+云端AI+电力电子+服务化”的多业态融合,从而成为全新的智能电力设备行业,淘汰的只有企业,而不是行业。

改革不易,且行且珍惜。

来源:微信公众号“鱼眼看电改”,https://mp.weixin.qq.com/s/0jaiV52mT2Zmi5SxgfISYw 发表时间:2020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