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产业企业 > 文章

徐王婴:登顶制造业 还看现代愚公

作者: 徐王婴,浙商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浙商总会浙商学术研究中心副主任、浙江大学企业成长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0-04-03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近日浙江因“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一词成为热搜。

在疫情冲击全球制造业的当下,浙江召开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大会,宣布要在2035年基本建成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

对于从制造业起步,以民营经济、实体经济见长的浙江来说,这样的定位既着眼于当前的实际,也符合浙江高质量发展的总体战略。对适时召开的大会表示赞同之余,我想说的是: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政府之外更需“现代愚公”的企业角色。

提出“现代愚公”的概念,是基于制造业的基因,首先是“愚公精神”或者说是“工匠精神”;加上“现代”一词,则是基于先进制造业的必需。

“愚公”的现代化,推动传统制造业的“凤凰涅槃”

依靠改革开放的先发优势,一大批草根出生的浙商企业“前店后厂”地开始制造业的尝试。至2003年之前已形成一批在全国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优势产业,如温州的皮鞋、嵊州的领带、宁波的家电等块状特色产业成为浙江经济的一大特色。彼时“1.0版”的“浙江制造”存在着低小散的问题,处于产业链的“低端”与“末梢”。“八八战略”的指引,开启了浙江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战。

客观地说,转型升级对于草根出生的浙商犹如一道难解的“奥数”题,但仍需进行“现代化”的提升。具体地,通过“互联网+”“机器人+”“标准化+”“大数据+”等“现代化”的加持,实现产业的爬坡过坎。事实上,浙江制造业的第一块基石就是这样夯实的。

比如嵊州领带业的“龙头”企业巴贝集团,经过无数次的试错终于攻克了工厂化养蚕的世界性难题,使得200个工人一年的养蚕量,就相当于农村10万农户的养蚕量,为下游高档蚕丝产业提供了原料保障,突破了产业发展的瓶颈。科技创新使传统制造业焕发了新生。有数字显示:2019年,浙江17个传统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6.4%,其中10个重点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增长7.1%;1-11月,10个重点传统制造业研发费用支出增长26.3%,劳动生产率增长10.2%,增速均高于规模以上工业。

正所谓“没有不景气的产业,只有不景气的企业。”只要专注于提升企业自身的生产力、竞争力、创新力,通过产品创新、产业创新、市场创新、渠道创新、品牌创新、技术创新、管理创新……传统制造业一样可以实现从低端到高端,从产品到品牌的迭代升级。

“现代化”的愚公,催生新制造的“百花齐放”

之所以说现代化的“愚公”,是因为他们驰骋在制造业的新兴领域。或者说,他们的起点更高,现代化能力更强。而这,也是浙江宣布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基础。

早在17年前,浙江就在非典之后召开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场全省工业大会,全面部署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近20年的大浪淘沙中,一大批科创型浙商走上台前。比如智慧安防领域的海康威视、新华三、大华技术;3D打印产业的先临三维、捷诺飞;生物医药领域的默沙东制药、中美华东制约等。“浙大系”、“海归系”、“阿里系”,一批批的“现代愚公”托起浙江信息经济、智能制造、高端装备制造等领域的竞争优势。2019年,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中,人工智能产业增加值增长21.3%,高技术、高新技术、装备制造、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4.3%、8.0%、7.8%和9.8%。

值得一提的是,嗅觉灵敏的浙商(现代愚公),不仅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牵引创新发展,在“新基建”中拨得头筹;还善于从新生活、新消费、新应用中捕捉新制造的空间。比如一批工业设计公司,以数字化应用、时尚化设计带动了为消费升级而“定制”的新制造,闯出了“设计+制造+服务”的新业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浙江的新制造不仅仅是“高精尖”的代名词,还有“时尚”和“创意”的演绎。

“现代”+“愚公”,全球先进制造业的“百炼成钢”

在这里,所谓“现代”是为锚定“全球先进”的目标;“愚公”是指坚守制造业“如如不动”的定力。

此次浙江提出要构建“415”先进制造业集群建设体系。即基本形成绿色石化、数字安防、汽车、现代纺织等4个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15个优势制造业集群。这样的计划是建立于浙江既有的基础。既有从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而来的优势产业,比如汽车、现代纺织等;也包括集成电路、人工智能、量子通信、生物制药等新兴的先进制造业。而无论是传统制造业的蝶变而来,还是新制造的崛起,都必须经历市场的洗礼和沉淀。换句话说,都必须扛得住诱惑,经得起冲击。

从当前的浙江制造来看,“应用端”和“产业端”比较成熟,但“创新端”和“基础端”不够強,原始创新、高新尖技术、创新能力等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仍处于“跟跑”阶段,核心技术“卡脖子”問題仍然存在。要想真正占据产业链的优势位置,成为主导力量,还必须以“愚公移山”的精神砥砺创新,克难攻关。

去年以来浙江实施“雄鹰行动”和“雏鹰行动”,旨在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流企业,以及全力培育单打冠军、隐形冠军。无论是“雄鹰”还是“猎鹰”,都对标国际先进,体现了追求卓越、勇攀高峰的创新精神。比如温州企业福达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主营生产低压电器“心脏部件”电接触材料,26年不断深耕细分领域,从行业的“门外汉”逐步成为专业领域的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专注主业,走专业化、精细化发展道路,成“现代愚公”的不二法则。

正泰集团南存辉有一句名言:“烧好自己那壶水”。此次大会上正泰集团作为亩均效益领跑企业获得表彰。令人刮目的是,其电器乐清生产基地2019年实现亩均税收479万元,小型断路器每日产量高达270万极。庞大的产量背后,正泰智能制造体系逐步实现从“少人”向“无人”过渡,质量效益持续改善,结构调整稳步推进。反观近年来有的曾是民营企业500强制造业翘楚,却被盲目多元化所拖累。是谓制造业,是最考验定力的行业。

联想起那场关于日本马桶盖的舆论之争。为什么“德国制造”和“日本制造”总象征着制造业的世界标杆?核心技术之外,标准、质量、品质等构成了“世界制造”的内核。换句话说,“世界制造”的精神内涵,恰恰是“现代愚公”对“工匠精神”的坚守。打造世界先进制造业基地,就必须来一场持续深入的质量革命,全面提升浙江制造、中国制造的质量、品质与品牌。

创新是企业发展的不竭动力;品牌是企业赖以享誉世界的魅力。站在全球的高度、对标世界顶级制造业,相信执着中国制造如“愚公”的企业家们,在一流的营商环境下,一定能够秉承工匠精神,看世界先进制造业基地“钢花四溅” 。

来源:新浪意见领袖,http://finance.sina.com.cn/zl/china/2020-03-20/zl-iimxyqwa1983204.shtml 发表时间:2020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