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地区政治 > 文章

李家成、周子淙:特朗普时期美朝关系变化轨迹与未来走向

作者: 李家成,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周子淙,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研究生 发布日期:2020-07-05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美国的对朝战略由原先奥巴马时期的“战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转变为现行的“先极限施压,再接触”,风格与方式更为激进,压迫感陡然增强。这与特朗普希望在任期内解决朝鲜问题、创造历史的心理密不可分。2017年朝鲜进行核试验及武器试射的频率不断上升,规模不断扩大,美朝两国大有针锋相对、对抗升级之势。然而,从2018年初至2019年6月朝鲜半岛局势出现了出人意料的巨大转变,美朝关系似乎进入了“蜜月期”:从2018年6月美朝两国首脑在新加坡会谈到2019年6月特朗普与金正恩在板门店闪会,朝鲜半岛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积极形势。但随着2019年8月“美韩下半年联合军演”的开始,美朝关系又进入了僵持时期。

因此,梳理特朗普政府时期美朝关系的变化轨迹,把握美国对朝政策的逻辑和实践,总结其对朝政策的特征与影响,可为今后研判朝鲜半岛未来局势、制定中国的朝鲜半岛政策提供思路。

一、特朗普上任后美朝关系的三个阶段

特朗普政府自上台以来采取“去奥巴马”的政策路线,迅速推翻了前任对朝的“战略忍耐”政策。特朗普政府认为,战略忍耐是以前美国政府采用的方法。20多年来,美国及其盟国一直致力于和平地解除朝鲜的核项目,减轻朝鲜人民的痛苦。但每走一步,朝鲜都用食言、核试验和导弹试验来回应美国的提议。战略忍耐的时代已经结束。因此,特朗普政府转而以“先极限施压,再接触”的策略取而代之。

第一阶段:2017年的对抗与危机时期。特朗普政府执政的第一年是与朝鲜发生对抗和危机的时期。面对前任政策的失败,特朗普上任伊始便推翻了过往策略,转而采取更激进的“极限施压”政策。为此,2017年,美国以朝鲜为假想敌,在半岛地区不断扩大军事演习规模,频繁派遣核动力航母、战略轰炸机、核潜艇等战略武器到半岛区域参加演习,直接导致了地区紧张局势的升级。

第二阶段:2018年至2019年6月的缓和与外交时期。特朗普总统认为强大有力的制裁最终迫使朝鲜走到了谈判桌前。特朗普与金正恩进行了历史性的三次峰会,两人培养了深厚的私交。

第三阶段:2019年6月后的僵持时期。美朝双方谁也不肯先行做出让步,对抗的僵局由此形成。僵局对美朝之间的互信造成了损害,美国认为朝鲜此前的无核化宣示是争取时间的骗术,而朝鲜认为美国只想“空手套白狼”。美朝无核化对话的突破口,很可能会在持续的蹉跎中一直无法找到。朝鲜半岛通往和平的机遇之窗正在关上。

特朗普时期美朝关系历经的三个阶段,即对抗与危机时期、缓和与蜜月时期以及僵持时期,分别具有不同的特征。具体而言,对抗与危机时期的阶段性特征,突出表现为以美国为一方的施压与威胁及以朝鲜为另一方的反抗与震慑的双向对立性互动。而缓和与蜜月时期的阶段性特征,则表现为朝鲜、韩国、美国间较为和缓的三角式立体互动。当然,这一时期特朗普政府并未因美朝关系缓和而松动“极限施压”政策,反而追加了一些制裁。朝鲜对此颇为不满。这也导致美朝关系转入僵局。僵持时期由于持续时间较短,阶段性特征并不十分明显,大体上表现为以美朝关系为主,韩朝、美韩关系为辅的波动式特征,三方关系时常出现不同程度的波折。

当然,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暗含着一以贯之的内在逻辑,即如果朝鲜无法实现完全、可查证、不可逆的无核化,美国就不会解除对朝制裁。美国对朝缺乏信任,担心制裁减轻乃至解除,会让目前取得“冻核”成果前功尽弃,朝鲜弃核便会缺乏足够的外在压力。美国将对朝制裁视为牵引朝鲜无核化进展的一条缰绳,不到最后是不会撒手的。

二、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的动因与效用

从参加美国总统选举之初,特朗普便表示将采取与前任总统奥巴马完全不同的对朝政策。在特朗普上台以来的三年时间里,美国对朝政策历经了由单一的“极限施压”到“接触”再到“接触与施压并举”的过程。特朗普对朝政策的多变,深刻体现出了其政策内在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

特朗普对朝政策的动因。首先,从微观层面而言,特朗普的个人性格与领导风格使其采取了“去奥巴马”的对朝政策。其次,从中观层面而言,朝鲜核导技术突飞猛进,军火库日益增大,对美国及其韩、日盟友拥有一定的军事报复能力,加大了美国直接采取军事手段解决朝核问题的难度和代价。最后,在宏观战略层面,美国既需要掌握在东北亚地缘战略竞争中的主导权,又不能过多陷于与朝鲜的纠缠之中,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与中国的“大国竞争”之上,因此采取“先极限施压,再接触”的政策有助于迫使朝鲜回到谈判桌上,进而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美国自己手中。

特朗普政府对朝“先极限施压,再接触”的政策,是推动朝鲜回到谈判桌上与美国讨论实现无核化的重要因素。虽然特朗普的对朝政策使得朝鲜愿意重新回到无核化谈判的轨道上来,暂停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的开发,但朝鲜依旧没有放弃对短程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的试射。特朗普对此表示容忍。特朗普的对朝政策确实推动了朝鲜半岛局势的缓和。

三、美国对朝政策未来走向

到目前为止,朝鲜半岛局势由紧张转入较为平和。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和朝鲜对于缓和美朝关系的态度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有关朝核问题的谈判遇到了梗塞,朝鲜半岛的未来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前景并不明朗。而半岛局势的未来主要取决于美国对朝政策的未来走向。

美国未来对朝政策的影响因素包括美国国内对朝鲜的认知、朝鲜对美政策的反馈、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战略部署、同盟国的影响。

朝鲜半岛未来局势的三种可能性:继续对朝接触,通过和谈促使朝鲜弃核;经过谈判和协商,美国对朝取得“胜利”,朝鲜同意弃核和停止开发导弹技术;美朝谈判濒临破裂,双方关系又回到剑拔弩张的紧张时期,甚至可能爆发战争。

综上所述,在美国对朝“接触”政策没有发生较大变化的背景下,美朝关系转暖态势或可持续,未来朝鲜半岛局势的缓和势头将趋向稳定。即便未来半岛局势可能偶尔陷入短暂的“紧张状态”,也与之前一触即发的“紧张状态”有着本质区别。但是,一旦美朝两国的诉求迟迟得不到解决,问题长期化的趋势很可能出现,甚至不排除出现再度紧张的可能性,届时有可能再次出现“各方共输”的局面。因此,相关各方应有紧迫感,积极努力,相向而行,共同推动半岛问题早日向着良性循环的方向发展。

中国作为半岛地区的利益攸关方,一直是维护半岛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关键力量。对于中国而言,一个和平、稳定、繁荣的朝鲜半岛最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半岛的缓和现状来之不易,中国也需要与国际社会一道在半岛地区发挥更大作用。

对此,中国应做到以下三点:首先,研究判断美国对朝心理和未来对朝政策走向。作为半岛地区最大的影响因素,美国对于半岛局势的态度极其关键。中国应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做出对自身最为有利的应对之策,坚持以我为主,继续坚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坚持半岛无核化目标,防止美国对半岛地区的操控,继而对中国在这个地区的安全利益造成消极影响。其次,中国应加深与朝鲜的直接对话,掌握话语权上的主动,推进中朝关系更加积极健康发展,防止美国的离间政策。中国应抓住朝鲜将重心向经济发展转移的历史机遇,积极向朝鲜介绍中国经验和中国道路,帮助朝鲜的经济发展,实现其战略转型。最后,中国应继续加强与韩国等相关的合作,在半岛无核化问题上发挥建设性作用。这不仅能够使中国更好地促进半岛地区的稳定,更能为中国自身的发展创造良好的安全环境。(注释略)

来源:《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20年第3期 发表时间:2020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