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产业企业 > 文章

朱俊生:平安产险、新华保险、阳光保险子公司评级展望被降至负面

作者: 朱俊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 发布日期:2020-05-28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多家保险公司的评级展望被下调。近日,国际知名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全球评级(下称“标普”)将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平安产险”)的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同时确认该公司长期保险公司财务实力评级和主体信用评级“A-”。

除此之外,惠誉评级(下称“惠誉”)也宣布,将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保险”)财务实力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同时,确认该公司财务实力评级为“A”。

惠誉还将阳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人寿”)和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财险”)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至负面,并确认阳光人寿和阳光财险的保险公司财务实力(IFS)评级为‘A-’(强劲)。惠誉同时将阳光人寿的发行人违约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至负面。

标普:平安产险的承保表现将恶化

标普表示,平安产险的评级获得确认同时展望调整为“负面”,反映了标普对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平安”)信用状况的看法。标普预计,中国平安的保险和银行业务利润贡献的下降可能会削弱其未来两年的资本缓冲。

产险承保表现方面,标普预计,由于车险新业务放缓以及其保证险业务承保业绩弱化,2020-2021平安产险的承保表现将恶化。2019年,该公司的信用保证险业务的保费占平安产险总保费的12.8%,占非车险业务保费的45.3%。

在经济前景并不乐观情况下,平安产险信用保证险业务的拖欠率可能增加,这部分业务主要由个人和小微企业构成。标普预计平安产险将进一步增加其信用保证险业务准备金。预计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平安产险的整体综合成本率约为99%,而五年历史平均水平为96.3%。整体综合成本率小于100%表示承保盈利。鉴于非车险业务的强劲增长,预计平安产险的个体资本状况将保持一般水平。同时,预计该公司将遵照监管偿付要求保持充裕的资本缓冲。

该评级机构称,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资本市场波动和利率长期处于低位的情况下,中国平安的资本缓冲可能在未来两年内有所下降。平安产险仍将是中国平安的核心子公司,因此,平安产险的评级将与中国平安的信用状况同步变动。

惠誉:资本市场波动会降低新华保险的投资回报

惠誉称,对于新华保险的“负面”展望主要反映了新冠肺炎疫情为新华保险的资本状况和经营业绩带来的不确定性及潜在风险。

此前在2月17日,惠誉对新华保险的评级展望还是“稳定”。彼时,惠誉表示,由于资本市场波动、新一代业务增长放缓以及健康险保单索赔增加,2020年包括新华保险在内的中国寿险公司的营业收入将有所放缓。尽管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仍在持续,但预计对新华保险资本化的影响是可控的。

短短两个月,惠誉对新华保险的评级展望就发生了变化。该评级机构表示,此次评级行动基于惠誉在一系列评级假设基础上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评估。惠誉使用该等假设对新华保险进行财务指标预估,并将预估指标与其《保险公司评级标准》中的评级指引以及之前确定的新华保险的评级敏感性因素进行了比较。

惠誉的关键假设包括:主要股市指数较2020年1月1日的水平下跌35%;目前非投资级资产两年累计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升至16%,“BBB”评级资产的违约率升至12%;利率同时面临上行和下行压力,利差扩大(包括高收益资产的利差扩大400个基点)且官定利率大幅下调;高级债评级为“BBB”及以下的发行人的资本市场融资渠道受限;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率为5%,死亡率为1%;非标资产减值7.8%;及投资物业价值下跌7.8%。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仍在持续,资本市场波动将会降低新华保险的投资回报。尽管在上述假设下,新华保险的资产税前回报率仍会处于与保险公司财务实力评级‘A’类别的准则水平相符,其经营利润会明显下降,导致盈余增长放缓。”该评级机构表示。

惠誉:阳光保险的资本金压力和投资风险上扬

惠誉表示,对于阳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保险集团”)两大子公司的负面评级展望反映了疫情下资本市场波动加剧且利率处于低位对阳光保险集团的信用状况带来的不确定性。这将令阳光保险集团的资本金压力和投资风险上扬。

惠誉认为,阳光人寿和阳光财险均为阳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保险集团”)的核心子公司,基于集团并表后整体财务状况得出阳光人寿和阳光财险的财务实力评级。

“疫情将拉低阳光人寿和阳光财险的新业务增速及投资收益。”该评级机构指出,这将削弱阳光保险集团的盈余增速及其增强Prism衡量的资本实力。按照中国风险导向偿付能力体系(偿二代)计算的阳光保险集团的预估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从2019年第四季度的235%降至200%以下,低于该指标对财务实力评级为“A”的受评保险公司的指引要求。阳光人寿和阳光财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14%和225%。

惠誉预期,阳光保险集团的合并投资风险仍主要取决于阳光人寿。2019年末阳光人寿风险资产敞口(包括股票、权益类基金及非标投资)与资本金的比率高达2倍以上,尽管该公司已加码长期政府债券等固收类资产配置。高风险资产指标预示着阳光保险集团的资本水平对资本市场波动及潜在减值损失风险较为敏感。此外,阳光人寿面临单一长期股权投资有关的集中度风险,2019年末此项投资的规模大约相当于该公司资本金的34%。

该评级机构进一步指出,阳光人寿的健康保险保费占其原保费总额的比例已从2017年的9%升至2019年前九个月的近18%。该公司可持续增长新业务价值所面临的挑战在于由高产能代理人支撑的分销能力。与国内主要同业相比,阳光人寿代理人队伍的规模较小。

阳光财险方面,惠誉认为,虽然2019年阳光财险保持承保盈利,但利润率有所下降,这体现为98%的综合成本率(2018年为95%)。因商车费改导致赔付率上升,阳光财险的车险盈利能力有所下降,这抵消了对手续费监管措施收紧带来的手续费下降这一利好。

专家:评级展望下调反映保险行业受疫情影响

“评级展望主要是保险公司未来一到两年内信用评级可能变动的方向,反映的是一种趋势,这个趋势目前还没有触发评级变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解释道。

不过,在朱俊生看来,对于平安产险、新华保险等保险公司评级展望的下调,恰恰也反映了目前整个保险行业面对的一些挑战。他认为,疫情对整个保险行业都带来冲击,比如在评级机构的表述中,由于疫情使得信用风险加大,信用保证险业务拖欠率可能增加。因为该险种涉及到很多小微企业,他们受到疫情冲击较大,平安产险涉及到很多小微企业,对改善小微企业贷款难、贷款贵也做出很多贡献,而这种环境的变化确实让信用风险加大,所以这部分业务面临的盈利压力较大,甚至可能有亏损压力。

此外,朱俊生谈到,由于受疫情影响使得业内对保险资金的运用普遍不太看好。一方面是由于全球利率下降,保险资金的盈利空间受压缩;另一方面是疫情使股市的波动变大,比如此前美国股市下跌引发的全球股市下跌,使保险资金投资的市场风险加大。此外,信用违约的风险也提高了,保险公司投资了许多债券,相应的保险资金的信用风险也会加大。他认为,评级展望背后提示的一些风险值得行业关注。

来源:东方网,http://news.eastday.com/eastday/13news/auto/news/finance/20200507/u7ai9262713.html 发表时间:2020年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