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英国脱欧后与欧盟的博弈将进一步加剧
字号

2021年1月1日,英国正式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共同关税区,彻底、完全脱离欧盟,意味着英欧关系的重大变化。

英欧关系的竞争性“与生俱来”

英欧成为竞争对手或难以避免,二者的强烈竞争性既“与生俱来”,也将随着时间的流逝日益突出。英国选择脱离欧盟的重要逻辑基础是,欧盟的发展出现了严重问题,欧盟这一超国家组织没有未来。如果英国在脱离欧盟后发展良好,表现优于欧盟及法国、德国等多数欧洲国家,那将证明脱欧对英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并对欧盟内其他怀有“异心”的成员国产生示范效应。特别是如果欧盟不能解决自己的一些结构性问题如欧元区治理改革、移民/难民问题,导致欧盟爆发新的危机,那么与英国脱欧“示范效应”相结合很可能催生新的脱欧危机,甚至法、德、意大利等核心国家都可能出现问题,比如极右翼政治势力上台执政等,最终导致欧盟的松散化甚至分崩离析。

可以看出,一个衰败的英国不一定符合欧盟的利益,但一个脱欧后取得成功的英国则一定不符合欧盟的利益。这注定了英欧很难实现“双赢”。欧盟方面或将竭尽所能抑制英国从欧洲单一市场获利的机会,并将在政治和舆论上放大英国遭遇的困难,欧盟甚至可能利用英国国内问题去削弱、打击英国。英国方面,其保守党政府和舆论可能会将本国任何一项成绩都归功于脱离欧盟,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嘲笑欧盟的机会。比如,最近英国新冠肺炎疫苗的接种速度远远快于欧盟国家,就被英国政客解读为脱欧后独立自主的好处。欧盟也因为疫苗供应不足而指责英国药企不履行合同义务,一度威胁禁止在欧盟内生产的疫苗出口。

英欧关系尚未得到充分规范

2020年底欧盟和英国达成的未来关系协议是一项有利于欧方的协议。在协议谈判过程中,英国希望能最大程度摆脱欧盟的束缚,欧盟则力图尽最大可能确保英国留在欧盟的轨道上,压缩英国在规范及标准制定等方面的独立性。欧盟绝不希望看到英国这样一个大型经济体在“家门口”以低税率、较宽松的社会和环境标准等对欧搞“不公平竞争”。这一系列因素导致当下的英欧未来关系协议主要局限于货物贸易领域,欧盟在这方面是顺差方,而在英国有比较优势的服务贸易方面,协议基本没有涉及。推动缔结这样一个不均衡的协议,欧盟方面无疑是要让英国“付出代价”。英方则选择牺牲一段时间内的经济利益,以求尽快拿回规范、标准方面的自主制定权。

英欧未来关系协议并未充分规范双方关系。未来很长时间内,英欧仍需要通过谈判来解决一系列问题,比如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的准入问题、数据的流通问题、司法合作问题、还有五年后的捕鱼权问题等。在很多议题上,英欧利益差异或将被持续放大。当下,已经有一些声音指责欧方“乘人之危”,如英国北爱尔兰事实上留在了欧洲关税区内。未来,欧盟或将继续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敲打英国,这可能会进一步激发英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使脱欧引发的英欧间厌恶情绪不断强化。尽管英国与欧盟声称享有共同的价值观,但地缘政治并不只是由价值观驱动,战略利益与情感的作用也非常重大。

若英欧双方都延续当前针对对方的心态,英欧博弈必将对各自经济社会发展构成严重冲击。欧盟不大可能继续给予英国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优惠待遇,相反,巴黎、法兰克福、卢森堡等欧洲大陆城市都在极力吸引伦敦的金融业务。欧盟早就不满地处非欧元货币区的伦敦处理绝大部分欧元交易,现在英国离开欧盟了,欧盟打压伦敦自然更不会手软。英国也不会浪费到手的监管自由,很可能将在环境标准、企业税率、国家补贴等方面不断挑战欧盟底线。英国还可能加强与北欧国家的经贸联系,也可能密切与欧盟眼中“问题国家”的关系,比如波兰、匈牙利等。欧盟则不会再对苏格兰“脱英”持反对态度,并帮助爱尔兰密切与英国北爱尔兰的联系。总之,“英国问题”或长期困扰欧洲。

英欧外交协调受到冲击

英欧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的内在竞争性,必然体现在外交政策领域。2020年,在英欧双方就未来关系进行的谈判中,英国不愿就外交议题与欧方谈判,显示英不愿意在外交上与欧方绑定。可以预见,尽管英欧双方仍有价值观方面的共性,但外交安全政策取向上的差异也会不断增多,其远期地缘政治影响会逐渐显现。

英国的外交重心很可能会进一步转向欧洲以外。除了加强与北美、澳洲等地英语国家的关系外,英国还正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外交布局。英国已经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借着即将于2021年6月主办七国集团(G7)峰会的机会,英国邀请韩国、印度和澳大利亚三个国家参会,既是为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也是要显示英国对这一地区的重视。

欧盟在失去英国后,法国和德国对欧盟外交事务的影响力上升。欧洲很可能加大在非洲和中东事务上投入,对“印太”地区的关注或将聚焦经贸领域。在与俄罗斯关系方面,英国过去在欧盟内部一直扮演强硬角色,未来没有英国的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可能会趋于缓和。英欧在对俄问题上将会出现明显的温差。在如何对待土耳其的问题上,英欧之间也存在显著差异。众所周知,土耳其与法国、希腊、塞浦路斯等欧盟成员国一度剑拔弩张,欧盟还多次对土实施制裁,但英国却借机与土加强关系,与土耳其于2020年12月29日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英土合作很明显增加了土耳其对抗欧盟压力的底气,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欧盟对土制裁的效力。未来英欧双方在一系列外交议题上的差异还会持续显现,双方由于价值观因素在外交上肯定会有合作的一面,但也一定会在一些议题上相互拆台。

英欧对美政策差异也将持续凸显。欧洲国家中,英国和美国各领域、各层次的交流无疑是最为紧密的,美国对英国也较为信任。英国脱欧后,英美关系将更趋紧密。欧美关系因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会有改善,但大趋势是双方进一步疏离。因为欧盟建设战略自主的进程不会因为拜登上台而搁浅,这种自主即要求欧洲在外交与安全领域获得相对于美国的自主决策和行动的能力。拜登宣誓就职前夕,欧盟委员会发表一份报告,要求欧盟加大欧元的国际化力度,实现“金融自主”;欧盟正在制定的数字市场法案和数字服务法案很大程度上针对的也是美国高科技企业。面对欧盟方面的压力,未来美国或选择加强与英国的合作,比如两国通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共同对欧洲大陆国家施加压力,美英就跨大西洋数据传输、数字服务市场规范先行达成协议等,以此制约一个越来越难以为美国掌控的欧盟。这也必然会给英欧关系带来不利影响。

综上所述,英欧关系前景并不乐观,未来双方博弈或成为“拉锯战”。英欧都将努力证明自身选择发展道路的“正确性”,如何管控这种竞争甚至是冲突,对英欧双方都将是一大考验。

来源:《世界知识》2021年第4期 发表时间:2021年2月23日

数 据 库 访 问 试 用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正在进行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中央企业创新

主体地位及作用

调查问卷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