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全球治理 > 文章

余科杰:疫情背景下西方意识形态魅影及对政党外交的启示

作者: 余科杰,外交学院基础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发布日期:2020-07-1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今年初以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对世界秩序和国际格局造成了巨大冲击,加速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国际社会的分裂状态日益明显,表现之一就是西方国家主流政党在意识形态问题上愈加偏激,加剧了中西方意识形态的对立。

在中国疫情暴发初期,德国《明镜周刊》曾刊文称:“中国人若想消灭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需要的药方既不是什么西医疫苗,也不是中医草药,而是自由和民主。”《纽约时报》也称,中国要战胜病毒,必须要民主宪政制度。更有一些西方政客则对中国出现的疫情幸灾乐祸。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中国不仅很快有效控制住了疫情,而且切实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对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世界多国进行援助,极大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疫情肆虐中的西方国家党派争斗不断,把抗疫这样“人命关天”的大事当成政治表演的舞台,贻误了疫情防控的有利时机,最终致使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暴增,从根本上反映了这些国家所谓民主制度的严重低效与现实弊端。与此同时,西方国家一些政客、媒体还在极力造谣抹黑中国,“甩锅”现象频频发生,所谓的追责论调甚嚣尘上。这种令人错愕的现象,一方面在于一些国家当政者为了选举和一己私利,处心积虑推卸责任,把中国作为其抗疫不力的“替罪羊”,以转嫁国内日益严重的社会矛盾;另一方面,也是最为重要的,那就是在如何看待中外抗疫的问题上,西方国家政界、舆论界始终存在着如影随形、根深蒂固的心魔,即意识形态偏见。在根本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和西方国家制度弊端形成的鲜明绩效对比,是西方国家难以接受和承认的现实。

疫情发生以来,亚洲、非洲、拉美等发展中国家政党以及欧洲一些以共产党为代表的左翼政党和政要,通过电函、视频等多种方式,纷纷向中国抗疫取得的成就表示由衷的敬意和支持,对中国向世界各国提供的医疗物资援助和其他形式的支援表示衷心感谢。相反,欧美资本主义国家主流政党及其把持之下的政党国际组织,对于中国在抗疫问题上对世界的贡献,始终不愿意正面回应,反而持消极、对立的态度,甚至把抗疫与台湾、香港、新疆等中国内政问题相纠缠,借题发挥,肆意攻击。西方国家主流政党的意识形态偏见,充分体现其维护自身价值理念的立场和决心,表明其以“阵营对峙”为显著特征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5月4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接受意大利《新闻报》采访时说,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利用病毒暴发的机会推进他们在欧洲的利益,并在北约和欧洲制造分歧。作为回应,5月5日意大利总理孔特表示,意大利的外交政策没有改变,尽管因疫情紧急接受过中俄的援助。5月20日,美国发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战略方针》报告,重申美国将与盟友合作共同抵制中国价值观的冲击,制度之争、道路之争、价值观的比拼,成为美国政治议程的重要议题和关注点。6月8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举办的论坛上发表讲话,宣称中国的崛起“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力量平衡,加剧了经济和技术霸权的争夺,加大对开放社会和个人自由的威胁”,声称要将北约“打造成更强大的政治联盟”,包括加强与澳大利亚、日本、韩国、新西兰等亚太地区“志同道合”伙伴的合作。

历史经验表明,在国家利益问题上,西方国家并非铁板一块,他们之间矛盾重重,甚至彼此对立。但当他们自认为自身价值观受到了异质价值观挑战和威胁时,便会重新聚合起来。这次他们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种种表现已充分表明了这一点。

在意识形态问题上,我们不能对西方国家心存任何幻想。可以预料,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更大的成就,中国同西方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较量将会更加尖锐激烈,这给我们政党外交提供了重要启示。

第一,始终坚持超越意识形态的准则,发展同世界各类政党的关系,致力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4月2日,中国共产党同100多个国家的230多个政党就加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国际合作发出共同呼吁,这些政党来自全球五大洲,包括主要国家的执政党、参政党、重要在野党以及政党国际组织,涵盖了左、中、右不同意识形态的政党,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这是中国共产党超越意识形态、全方位政党外交的必然结果,也表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越来越成为各国政党的普遍共识。在共同呼吁中,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理念以及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一系列政策举措,在其中得到了比较充分的体现,为加强对各国政党的政治引领奠定了基础。

第二,积极拓展与西方中右翼政党交流交往的渠道,特别是探索发展与保守党国际、自由党国际两大政党国际组织关系的渠道。可以通过间接迂回的方式,增进互信、密切协作,探索在新型国际关系的基础上建立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的新型政党关系。加强与两大政党国际组织重要成员党的关系,如英国保守党、德国基民盟、法国保卫共和联盟、澳大利亚国家党、日本自民党、加拿大自由党等。

第三,探索搭建各国政党交流交往的国际平台,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组织保证。2017年11月30日到12月3日,“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召开并发表北京共识,明确提出要将对话会机制化;2020年4月2日,中国共产党倡议世界多国政党就加强抗疫国际合作发表共同呼吁,表明这种机制化构想是有共同基础的。当前,全球范围内,亚洲、非洲、拉美都有各自的、以洲际地域为界线的地区性政党国际组织(协作机制),分别是亚洲政党国际会议、非洲政党理事会、拉美政党常设大会,而这些组织机制相互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协作和联系,这些都为建立某种形式的世界政党联盟或协作机制,奠定了基础。

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意识形态斗争表明,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相比,作为联系国家关系的纽带,具有脆弱性,又具有坚韧性、延展性,要充分认识与西方一些意识形态斗争的长期性和尖锐性,同时坚持以超越意识形态的准则发展同各类政党的关系,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引领各国政党,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http://www.cssn.cn/gjgxx/gj_bwsf/202006/t20200628_5148125.shtml?COLLCC=2502435977& 发表时间:2020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