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科技创新 > 文章

巴曙松:“区块链”与监管相融合打造金融监管新模式

作者: 巴曙松,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发布日期:2020-08-07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在信息不对称条件下出现的多层激励冲突是造成监管失灵的主要原因,嵌入式监管显然可以缓解信息不对称,提高监管效率,而且可以实现前置监管。传统的金融监管模式下,金融监管只能在金融风险发生之后,针对其订立新的规则和制度来约束其中的风险,这就使得在金融创新方面监管多属于“事后监管”,会导致金融创新在发展前期会经历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由此产生的后果只能事后去弥补。导致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还是缺乏有效的监管工具。

如果将“区块链”和监管相融合,可以丰富金融监管手段,打破金融监管方式总是滞后于金融创新的不利局面。其中的技术基础是,只要金融机构或者金融监管部门使用大数据技术搜集到金融数据,通过云计算技术分析符合事先设定的金融风险标准,则区块链系统将自动执行报警系统。此时,无论是外界条件发生改变,还是人为控制,都无法阻止系统对金融风险的预警,无疑会增强对金融风险的防范能力。

2017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发《中国金融业信息技术“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要加强金融科技和监管科技研究与应用,但并未提出具体落地的步骤。从全球范围上来看,我国央行的监管科技仍然处于起步阶段,监管机构在开发和使用监管科技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各种问题和挑战。因此,对推进区块链技术的监管科技应用,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加强全球范围内的监管科技合作。全球范围内各个监管机构虽然表示都将坚持技术中立原则,倾向于继续维持现有的监管架构,但尚未制定一个全球共识性的区块链监管战略。与各国监管机构合作构建区块链监管战略,该战略至少应包括以下三个关键要素:第一,远大但可实现的目标(例如,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哪些技术用于监管领域,该技术将如何嵌入组织以及如何获得资金);第二,对目前数据可用性、数据质量和分析资源的评估;第三,监督机构将战略分解到落地的行动计划。

二是根据业务场景制定一个更为详细的路线图。可根据监管难度,从跨境结算—智能合约—证券投资的步骤分阶段制定技术标准和监管流程。从目前的应用场景来看,区块链在银行系统的应用相对可控,虽然没有制定统一的规范,但区块链在跨境结算等领域已经展示出明显的优势。智能合约的应用需要一个具备公信力的平台,监管可以参与平台的搭建和维护。类似地,继续保持对ICO、数字货币交易的高压监管态势,以防止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冲击。

三是由央行牵头成立专门的机构进行区块链监管研究。IMF最新的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的监管机构都在积极成立监管科技部门,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成立监管科技办公室,作为2017年成立的数据分析集团(DataAnalyticsGroup)下设机构;荷兰银行(DNB)成立数据科学中心从事创新技术的试验性应用;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成立了负责数据战略的首席数据办公室和一个数据管理委员会,强化数据适当性管理;英国金融行为管理局(FCA)也组建监管科技和高级分析团队,探索使用监管科技。而为推进区块链监管技术组建合适的、多学科背景的人才团队将是巨大的挑战。

四是与外部区块链技术供应商进行紧密合作。从过往经验来看,用于数据收集的Supt-ech应用程序往往由外部服务提供商开发。如卢旺达国家银行(BNR)将数据仓库的开发工作发包给了商业智能和分析公司SunoidaSolutions,合作开发了一个电子数据仓库(EDW)系统,实现自动化和简化报告流程,以促进监督。EDW系统目前覆盖了8家银行、3家小额信贷机构、2家汇款运营商和1家跨国公司,提高了BNR的运营效率,并改善了报告数据的质量、频率和范围。对于拥有复杂信息系统的银行和其他金融服务提供商,EDW允许BNR自动从其系统中“提取”数据。BNR每天都会提取与交易相关的数据,大大提高了BNR实时监控市场的程度。

五是探索通过第三方认证的方式,由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来验证写入到区块链中的合约,实现嵌入式监管。考虑到在共识机制内嵌监管规则面临较大的挑战,金融机构往往缺少动力进行自我验证,借鉴京东金融作为第三方推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资产云工厂底层资产管理系统,帮助消费金融服务公司实现交易数据的生成和完成结构化融资的交易案例,由第三方验证者执行KYC/AML(反洗钱)或其他法律背景检查,可以通过密钥作为交易的唯一凭证,写入区块链,建立共识机制。

六是启动内嵌式监管的“沙盒试验”。“监管沙盒”是政府给予某些金融创新机构以特许权,使其在监管机构可以控制的小范围内测试新产品、新服务的机制。2018年10月,央行决定在北京、上海等10个省市开展金融科技应用试点,随后北京市率先启动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探索构建包容审慎的中国版“监管沙盒”。因内嵌式监管是一种新型的监管方式,技术难度大、落地难度高,建议在中国版的“监管沙盒”环境中进行全面测试,特别是对如何内嵌监管要求、确保共识机制、选择合适的应用场景、减少监管成本等进行重点测试,为后续进行全面应用做准备。

来源:微信号:北大汇丰金融研究院,https://mp.weixin.qq.com/s/Ux_8_5gd9rtQ-7uYOT6hGg 发表时间:2020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