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加快建设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建立美元之外的结算体系

作者: 杨枝煌,国家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出版日期:2019-10-1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能源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是现代化的基础和支撑。能源生产、供应和安全攸关国家现代化建设全局。因此,全程监控能源生产、交易和消费,已经成为我国科学运转庞大经济体和“一带一路”等对外合作重大工程的重要抓手。金融是现代经济核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能源属性日益金融化,能源交易日益期货化的情况下,能源金融成为时代课题。大规模交易需要一个占据要津的中心,在能源交易所成立的情况下,能源结算中心建设成为当务之急。

一、构建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的必要性

2017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和第二大消费国,但在国际原油市场一直缺乏话语权。2018年3月,上海原油期货上市第一周已经超过迪拜商品交易所的阿曼原油期货,迅速成为世界第三大原油期货交易市场。因此,亟需建立与之配套的国际能源结算中心,进一步提升我国能源期货的境外参与度,完善世界能源交易结算体系。

(一)坐实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需要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Shanghai International Energy Exchange,简称INE)的当前使命是填补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美国洲际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Exchange,ICE)和阿联酋迪拜商业交易所(Dubai Mercantile Exchange,DME)留下的空白,而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就是要坐实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特别是坐实中国参与国家能源定价的话语权、决定权。CME、ICE和DME都有自己的价格指数,对经营的能源产品进行定价,并且都有自己的清算中心,保障交易便利化和安全性。我国是世界上重要的石油生产国和第一大消费国,进口石油多以中质含硫原油为主,为维护国家的原油战略安全,为国内原油企业提供保值避险手段,提高我国在国际原油市场的定价权,惠及周边国家及我们的石油贸易伙伴国,我们需要控制能够主导的中质含硫原油市场,建立自己的原油定价标准,从而参与石油整体定价体系。从客观实际看,我们选择目前没有定价机制的中质含硫原油作为突破口和交割标的,不仅可以填补国际市场空白,弥合国际原油定价体系缺口,而且可以建立反映中国及亚太市场供求关系的原油定价基准,有助于弥补国内成品油调价方案短板。另外,当前国际贸易已进入数字贸易时代,亟需我们建立自己的结算系统。我们的能源产业要抓住数字经济机遇,在保障安全前提下放开网络管制,加快建立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支持国际数字贸易自由化和便捷化,引领国际数字贸易规则。因此,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作为我国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和国际化的重要实践之一,不仅要对国际能源衍生品有定价权,加快完善整个亚太地区原油价格的定价体系,而且要有自己的清算体系。

(二)推动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全球化的需要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是面向全球投资者的国际性交易场所,规定必须以人民币进行计价、交易和结算,涵盖原油、天然气等能源和石化产品等能源类衍生品。在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已经在世界占据重要地位的情况下,我们客观上要求具有一定的主导权。另外,从国际实践看,印度、日本等国也早已探索用本国货币对原油期货合约进行计价和结算。基于国内需求和国际实践,我国2018年推出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一方面可以实现原油的套期保值、合理套利等功能,另一方面又可以降低汇率风险和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当前,我们在推进能源人民币计价结算时,设计了兼顾国内投资者需求和以往投资习惯的机制,即境外投资者可以直接用外汇做保证金,但结汇后才能用于境内原油期货结算。渐进式推进能源人民币计价和结算,不断增加人民币原油期货市场的成熟度和吸引力,将带动其他大宗商品的人民币交易,从而促进人民币理性国际化进程。近年来,我国与一些金融稳定国家纷纷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可以考虑签订针对能源产品和能源项目的人民币与当地币互换协议,进而逐渐脱离美元结算霸权,夯实能源人民币基础,挤占能源结算美元份额,动摇美元作为国际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为了规避美国建立的SWIFT系统,俄罗斯开始了卢布与能源结算,创造了部分非美元环境。中国央行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不断扩大的基础上,为满足全球主要时区人民币业务发展需要,于2012年正式研发组建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以下简称CIPS)。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沿线国家金融机构和企业将更多加入人民币结算体系。在美国实施对外强硬路线的背景下,中国开始在美元主导权体系中打入楔子。另外,人民币在SWIFT系统的交易额占比不到2%(约1.89%),远远低于美元,而且低于欧元、英镑和日元,排在第5位。因此,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交易已经开始扬帆起航,并且从纽约和伦敦抢走部分交易,推动了人民币的日益国际化。但是为了更好地抵御美国利用SWIFT系统挥动长臂管辖大棒,我们最终必须建立支撑能源交易中心的人民币结算系统,从而更加扎实、更大规模、更加安全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三)保障中国能源贸易利益的需要

我国能源加工贸易存在巨额金融结算利益外流。我国加工贸易的金融结算受制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国际货币,导致出现巨额利益流失。跨国能源巨擘都有自己合作的离岸金融结算体系。不仅是跨国能源企业,全球有竞争力的国际一流企业在运行模式上,逐步形成了上中下游一体化的产业链集群,实现了研发、设计、物流、配送、销售等生产性服务业配套的供应链系统化,以及由总部协调控制的、分布在全球各地区各环节的贸易结算价值链的枢纽化。因此,我们可以考虑加快开放离岸账户,接轨国外自由贸易区税制,建立自己的结算中心,促使跨国公司将上万亿美元的加工贸易离岸金融结算量回流,相应会产生相当体量的银行收入、就业和税收。可见,建立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是我国能源产业一体化的内在要求,也是保障我国贸易利益不外流的合法渠道。

image.png

二、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建设步骤分析

结算中心原是指为统一办理企业内部各成员资金收付调度、往来结算、风险控制、运筹规划、对外融资、缴纳税收等业务,降低资金成本、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而设立的内部财务管理机构。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要实现国内外投资者、能源企业利用人民币进行交易结算,实现能源这种生产要素的全球化科学配置。因此,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不是某企业的内部机构,而是独立的全球性国际组织,其正常运转需要解决当前碎片化、隔离化、局部化等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系统的战略部署。

(一)建设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需要两大前提条件

第一是内生条件,一方面我国应具备自己操作能源期货的“软硬件”,另一方面有能力排除外部干扰,特别是能遏制西方全方位阻挠和破坏;第二是外部条件,一方面是能源的人民币交易结算具有强烈外部需求,另一方面是有坚强的联盟伙伴,即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沙特等当前几个主要的石油输出国鼎力配合中国搞石油人民币,特别是找准合作方式,实现与欧佩克的共商共建共享共治共赢。

我国已具备较成熟的内生条件。我国曾于早年推出石油期货,日均交易量仅次于纽约NYMEX和伦敦IPE,然而由于内部技术、业务不熟,以及对风险预估不足等原因被迫停止。如今,新加坡(1999)、日本(2001)、印度(2005)、俄罗斯(2006)、阿联酋(2007)、伊朗(2011)等主要石油生产国或消费国都发展了石油期货,经历了20多年的摸索和多种大宗商品期货的尝试,我国重启原油期货,条件已经成熟。从能力储备看,我们已经拥有一定的现货和期货交易能力。我国能源进口第一,消费第二,现货量足够大,应有足够话语权。期货交易上,交易量尚可,但需进一步规范。从抗压性看,我们已经具有足够的防范和化解风险能力。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已经无法阻挠中国石油期货的崛起,无法阻止特定品种石油交易的人民币结算。

我国已具备优越的外部条件。当前几个主要的石油输出国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沙特等是愿意而且能够配合中国搞石油期货和石油人民币的,还有东盟、欧佩克的区域组织也需要能源结算交易货币的多元化,以防美元赚取高额垄断外汇结算利润。当前能源输出国的原油售价会受到美元汇率和油价波动的双重影响,能源销售国要出售能源换取外汇,只能借助美元这个中介进行置换,无法保障本国的正常利益。另外,美国到处通过金融霸权和军事手段插手国际事务,制造地区动荡,甚至以武力威胁能源输出国。因此,能源出口国最佳办法就是趋利避害,就是规避美元,避开相关的结算系统,使用别的货币和结算系统。这种情况更需要中国能源期货,更需要能源人民币,更需要能源交易的人民币结算。可见,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顺利运行石油期货之后,应该考虑的就是建立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

(二)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需要建立国内统一能源市场

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要面向国外,首先要面向国内建立统一的能源市场,进而建立国内统一能源结算中心。在寻找突破口上,可考虑整合公安、交通、农业、海事、军队等部门,建立车辆船只能源结算中心;在区域试点上,可考虑建设雄安新区、北京副中心等新建城市的能源结算中心,成为全面掌握各个厂商和政府机构,以至每一栋楼、每一个家庭等所有能耗单位、机器、个人的能源交易结算中心;在经验推广上,可考虑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率先建立每个人每辆车每个机构每架机器等所有耗能主体的能源交易结算体系;在合作提升上,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应与香港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等成熟机构合作探讨能源交易结算,从而建立强大的压力测试和风险防范体系。在上述四大试点基础上,全面建立全国范围内的能源结算中心。

(三)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需要实现区域能源一体化

一是考虑先争取上合组织国家的央行和商业银行参与建设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然后推动俄罗斯、印度这两大能源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同意人民币结算能源交易。二是以上合组织能源结算中心成功运转为范例,争取巴西和南非等金砖国家支持,建立金砖国家能源结算中心。同时,中国与欧佩克、海合会在能源销售和定价方面都有提升话语权的需要,因此具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尤其是中国与东盟已经建立自由贸易区,建立中国—东南亚能源结算中心应是题中应有之义。能源合作应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中之重,“一带一路”建设中频繁、巨额的能源生产、交易、消费需要通过结算中心实时掌握,从而保障经济运行、项目工程开发建设、人员货物流动。另外,资金融通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五通之一,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也就是说,从能源产业链和资金融通两个方面都需要能源交易清算中心。通过以上行动,建立区域一体化能源互联网,从而建立区域一体化能源结算中心。

(四)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需要建立全球能源互联网

能源互联网是可以武装大到地球、国家、城市、城镇、社区,小到一个园区、企业、楼宇的供电、供气、供暖、供氢等的能源系统,以及相关的通信和信息基础设施。中国在电力供应上建立了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两大区域性一体化能源系统,石油天然气管道建设上也建立了中石化和中石油两大体系,可以考虑在区域一体化基础上建立全国甚至全球能源互联网。全球能源互联网从服务角度来说,将用户多种需求统计考虑,通过合理调度实现削峰填谷、合理用能的目标;从功能角度来说,可将多种形式能源有机整合,根据价格、耗能大小、对环境影响等因素进行分配调节;从能源网络来说,通过协同分析电气网络、天然气网络、热网等网络,促进多种能源技术的发展;从未来技术支撑看,清洁环保和能效强大的氢可以作为电、热、气等能源互联的媒介,实现氢能与其他储能方式及智能电网相结合,有效统筹电力和电量两个平衡,使电力供给更加协同高效,通过可再生能源发电—制氢—储存—燃烧的流程,使风、光、水等可再生能源得到更大规模开发使用,解决其他能源无法消纳和跨能源网络协同优化的问题。全球能源互联网具备多能互补、双向互动、充分自治等特征,应充分利用“互联网+”思维和未来网络技术重置能源网络需要,实现能源与信息的高度融合,推进能源网络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建设。同时,通过引入在线交易平台、大数据处理等技术,充分挖掘能源生产、传输、消费、转换、存储等大量信息,借由能源需求预测、需求侧响应等信息挖掘技术指导能源生产和调度。全球能源互联网包括智能能源生产、智能能源传输、智能能源存储、智能能源消费、智能能源交易、智能能源管理和服务六大板块,如此庞大的数据和信息存储和处理,需要建立一个结算中心。

三、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建设的技术保障

当前,高新技术层出不穷,金融和能源领域必须与时俱进,加快综合利用区块链、量子、仿真等技术武装能源交易和结算,同时利用这些技术做好灾备防范和系统提升,以其作为能源结算中心的技术保障。

(一)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技术已运用于很多领域并取得成功。区块链技术可以采用点对点分布式账本技术,用双token机制构建透明、自动、可溯源的清算机制,所有的能源交易行为都将被记录且不可篡改,采用去中心化的技术架构提高系统效率和安全性,同时也将能源流、信息流与价值流进行大融合;还可以通过加密,保障交易各方编号的唯一性,验证交易各方身份真实性,通过多个节点保存及同步分布式数据库减少人工对账、其他人为干预和黑客攻击,保证系统安全、透明和高效运行;还能建立无抵押的互信机制,即通过构建分布式结构体系和参与者的共识机制,形成由不同节点共同参与的分布式数据库,实现不同节点之间建立信任、获取权益的数学算法。所有约定的参与者均参与数据的记录和验证,通过分布式传播发送给各个节点,即使部分节点失效,也不会影响整个数据库的完整性和信息更新;还可以大大减少结算的时间消耗,参与方相对较少,市场更容易就体系和政策达成一致,确保风险更加可控。也就是说区块链成为“信任的机器或系统”,充分利用数学原理解决了交易过程的所有权确认问题,保障所有价值交换活动的记录、传输、存储结果都准确无误,从而保存无可辩驳和难以篡改的证据链。

区块链跨境支付结算。区块链因其安全、透明及不可篡改的特性,金融体系间的信任模式将不再依赖中介者,因而可以摒弃中转银行,实现买卖双方的直接结算。区块链跨境支付结算使买卖双方,或者银行之间不再需要通过第三方,而是通过打造点对点支付方式,给出共享的、复制的、授权的账本,使得传统的中间环节可以省去,实现全天候实时支付与到账,提现便捷、快速、安全,满足了跨境电商支付与结算的及时性和便捷性需求,从整体上提升了交易速度。

除此之外,区块链技术在能源领域还有比特币支付、电动车充电和共享、可再生能源加密货币、绿证核发与追踪、批发能源交易和结算,以及区块链实验室等多元化应用。因此,我们应深化区块链技术在能源领域的落地应用,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能源结算中心,为搭建全球能源智能生态网络奠定基础设施。

(二)量子技术

量子信息技术主要包括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打造高效、安全、稳定的能源交易结算中心,应该充分利用量子通讯的安全性、即时性和独立性,以及量子计算的并行性、快速性、超大规模性等优点。从安全性看,由于量子的不可分割性和不可克隆原理,量子通讯可以实现无条件的安全传输。另外,一次一密、完全随机的加密方式和灵活多变的量子密钥分配技术,使得加密内容不可破译;从即时性看,量子通讯可以实现超光速传播,不存在延时现象;从独立性看,量子通讯与传输介质和环境无关,完全不受任何介质和外部环境干扰,可以实现隐蔽通讯;从高效性看,量子通讯具有超大信道容量、超高通信速率等特性,区别于传统串行运算的速度,真正实现并行计算存储能力。超强的计算和存储能力,使得量子计算机能够应对能源交易和金融行业的高频交易、诈骗检测、加密货币、安全算法、对抗量子威胁。包括量子计算和量子通信在内的量子技术,具有现有经典技术无法比拟的“量子优势”,将成为未来科技、国防、金融、经济战略的制高点和驱动力,应该成为能源交易结算系统的承载技术。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应未雨绸缪,加快利用量子技术进行系统设置或者灾备建设,保障远程异地的企业、金融机构、能源交易中心之间的数据加密传输、实时保密和不间断交易清算。

(三)仿真技术

仿真不仅应用于事前,还用于事中事后。在能源互联网建设方面,需要通过仿真技术解决好追求效益最大化的最优控制问题。也就是在安全供能前提下,实现效益(收入—费用)最大化。优化手段分布在冷、热、气、电、水、交通,源、网、荷、储等各个环节。约束条件包括供需平衡、运行的物理范围,以及供能安全等。这个焦点问题最终通过多能互补综合能量管理系统(Integrated Energy Management System,简称IEMS)来解决。也就是说,不管是区域能源互联网还是全球能源互联网,都可以变成一个大的虚拟电厂,尽管不是物理电厂,但是有很多储能和冷热电三联供等分布式电源,联合起来就可以变成一个大的可调节的市场主体。通过虚拟电厂的集合,可以通过软件架构实现多个分布式资源协同优化运行,为外部市场提供调峰、调频、调压等服务,有利于总体资源的优化配置和利用。

金融生态建设,需要通过仿真技术解决好演化博弈可控。一个完整的金融生态系统包括作为生产者的金融机构、作为消费者的企业和个人、作为分解者的中介组织、作为调控者的监管机构。金融生态各个主体之间,以及各个金融生态主体与金融生态环境之间,都是立体多维、相互依存、互利共生的关系。剔除次要的枝蔓性因素,金融生态呈现为三维四元结构:监管机构对金融机构和中介组织进行调控,指导中介组织处理企业市场化退出,出台政策对企业进行金融支持;中介组织帮助企业和金融机构处置不良资产;金融机构贷款给企业,接纳企业存款。金融生态在这种三维四元结构下通过信用扩张、金融资源循环和信息传递进行有序转换和无限循环,从而把系统内的各个生态主体紧密联结为一个互利共生的有机整体。因此,仿真模拟系统应能够管控整个金融生态的演化博弈。

金融产品和服务,需要通过仿真技术解决好风险处置问题。现代产品不管是实体还是非实体都是复杂产品,金融产品属于复杂的非实体产品,具有组成复杂、功能复杂和行为复杂的特性,因此其设计、运行和监管可以利用仿真技术。特别是基于仿真技术的产品风险分析应该是一个有效的技术方案,能够解决基于定性模型的仿真、定性和定量模型的混合仿真和动态定量案例(剧情)过程仿真等难题,从而能够做好风险管控。

(四)未来网络技术

因为未来网络技术是整合所有通讯网络为一体的融合平台,而且是全新架构的网络系统,能够化解因特网等老旧技术体系的各种限制,未来网络和因特网存在本质上的区别。具体而言,因特网体系的IP地址体系、域名体系、路由网络传输协议体系、应用协议体系和政策管理体系等五大组成部分,都存在结构性缺陷,而且整体强度上也存在问题,而未来网络技术则可以有效规避安全隐患、地址资源枯竭、传统路由传输设计弊端、DNS结构问题、管理架构问题等缺陷。

除了自身空杯设计、全新架构的客观优势外,未来网络技术还是中国主导、被欧美业界开始广泛接受的最新网络技术标准,而且我国科学家成功获得了国内和美国专利。2007年,国际标准组织ISO/IEC也启动“未来网络”国际标准研究计划。2008年,欧盟也展开了未来网络研究,承诺投入93亿欧元,争取在未来网络这一新兴领域掌握全球领导地位。但美欧的这些计划最终向中国的标准靠拢,因为中国2004年就已经研制出IPv9技术系统。鉴于这些优势,我们人民币清算系统采用独立自主的知识产权技术成为必然选择。

四、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建设的金融支撑

上海国际能源结算中心需要在保密和安全的情况下,实现各种金融产品和支付手段的包容性。跨境交易的支付和计算手段,随着技术发展和金融创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进步,因此作为能源清算综合平台,必须能够兼容而且高效处理。

(一)建立有效股权架构

根据当前局势,可以考虑邀请东盟、海合会、欧佩克、沙特,经充分论证后,必要时可以邀请日本、俄罗斯,股权结构可以先按照“国内55%~60%,国际40%~45%”的区间进行配置,可以考虑证监会持有否决权、监督权和重要干部任免权的1份金股,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等国有银行以及国内外商业银行等各参与金融机构拥有一定股比,首期注册资本暂定100亿元人民币,再根据发展实际进行增资扩股,总部设在上海,在京津冀地区、长三角、珠三角、东北、西北、西南等六大片区设立分中心,形成上海为中心,六大片区功能互补和灾备互助的国际化、市场化、专业化的股份制结算体系。

(二)吸纳全球投资伙伴

当前,上海石油期货交易所,我国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公司等大型国企参与,亟需上下游的生产、销售、管道、消费等国内外各方参与,特别是欧佩克进来可以保障能源稳定供给。另外,共同建设结算中心才能去除外方支持人民币国际化口惠而实不至的情况。因此,我们应早日联合欧佩克、日本、韩国、欧盟或欧洲强国,我方控股51%,其他49%由外方参与,资金筹集方式可以对外发行人民币国际债,形成“总中心+6大片区分中心+‘一带一路’主要节点新中心”的架构,建立国际多币种能源结算中心,再建立人民币能源结算中心,从而改写和优化世界能源版图。

(三)遴选合格金融机构

借鉴阿联酋迪拜商业交易所(DME)遴选会员的做法,通过面向国际金融市场拍卖的方式发售清算会员,从而确定合格的境内外银行作为结算机构。一方面,会员国际化、多元化、市场化、专业化能够使交易者树立信心,另一方面遴选手段严肃化、法治化、技术客观化能够使风险降低。

(四)健全结算支付体系

传统的跨境支付与结算方式有汇付即汇款(包括信汇、电汇、票汇)、托收(光票托收、跟单托收)、信用证,新型的跨境支付主要有PayPal,Western Union,Web Money,云闪付、支付宝、微信支付、连连支付、pingpong支付以及跨境电商平台自营的支付方式(如亚马逊的亚马逊钱包、阿里巴巴国际站和速卖通的Escrow,谷歌钱包),要将二者有机结合并不断进行创新。

(五)丰富期货合约产品

与合格境外投资者制度(QFII)不同,我国原油期货市场不对单个境外投资者设置额度限制,但是其交易必须以人民币进行计价和结算。但为了体现灵活性和照顾境外交易者、境外经纪机构的交易习惯,除了直接使用人民币,也可以使用美元作为保证金,然后将美元结汇换成人民币后才可以交易结算。而且,结汇和购汇必须基于境外交易者、境外经纪机构从事原油期货交易的实际结果办理,只涉及期货交易盈亏结算、缴纳手续费、交割货款或追缴结算货币资金缺口等与原油期货交易相关的款项。因此,我们要在借鉴洲际交易所欧洲结算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结算所均使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制定的保证金系统(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标准投资组合风险分析系统,SPAN)设立结算准备金和期货市场保证金制度的基础上,设计各种针对人民币计价的能源期货合约产品,不仅仅是石油期货合约,而是涵盖天然气、核能、氢等所有能源的期货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