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春等:金融福祉:促进青年发展的新工具
字号

一、研究背景

我国社会已经日益金融化[1],以往被认为只和企业家等特殊人群有关的金融,日益成为普通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具。以网络支付为例,最新的数据表明,全国网络支付用户已经有8.54亿,占网民总量的86.4%[2]。金融化影响家庭接受社会福利的路径,例如,“低保”等社会救助金通过电子支付手段,直接打进弱势群体的银行账户。金融化也改变了社会政策,我国近年来开始执行的个人所得税在子女教育、赡养老人、大病医疗等六个领域的专项附加扣除,实际上是通过税务流程发放涉及以上六个领域的补贴,但最弱势的低收入群体由于未达收入所得税纳税标准,反而未能通过这一机制享受该社会福利。类似的现象在美国更为严重,研究表明,美国的税务退税安排排除了弱势群体,加剧了美国社会的贫富分化[3]。这些国内外的情况都表明,社会越来越金融化,普通人越来越离不开金融,但是并非每个社会成员都可以均等地从金融化中受益。

青年遭遇金融风险的问题逐渐引起社会的重视,青年遭遇各种金融风险[4]是社会金融化带来的新的社会问题,影响较大的包括各种变形的“校园贷”“裸条贷”、2020年蛋壳公寓大规模暴雷事件等。尼尔森调查表明,中国青年负债人数比高达86.6%,各类贷款和分期付款需要还款的金额占其每月总收入的比例超过四成,其中有13%的青年发生过信贷逾期问题,更危险的是,逾期的年轻人里面,有47%选择“由其他平台代付”“从其他信贷渠道取现”“先欠着,有钱再还”等三类高风险应对方式[5]。中国人民银行的调查也发现,中青年群体(26-35岁)负债压力大,债务风险较高[6]。青年若不能正确处理金融问题,将遭遇金融风险,进而对自己的经济、健康、社会交往、家庭等带来影响[7]。

社会金融化虽然给青年带来金融风险等消极影响,但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还意味着青年金融机会的增加以及全社会促进青年发展路径的增加。金融可以成为青年发展、青年工作的新领域和新方法,有助于《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 年)》目标的实现。在我国全面开展脱贫攻坚工作之前,就有来自银行的不同研究讨论金融服务对青年创业的支持作用[8-9],修晶总结了共青团通过金融服务青年发展的途径,发现共青团通过帮助青年获取小额贷款,可以起到促进农村青年创新创业的作用[10]。脱贫攻坚大规模开展以来,共青团系统通过“银团合作”等项目,提升地方团组织为青年提供的金融支持力度,促进当地青年创业。截至2019年初,“银团合作”项目为全国13.6万名创业青年提供信贷支持[11],通过金融工具有效促进了青年的经济发展。

金融对青年有积极和消极两方面的影响,都需要深入研究,然而,现有研究对青年的金融问题关注尚嫌不足。广义的金融[12]包括在收入、消费、储蓄、借贷和信用等领域,现有研究对青年的消费困境研究较为丰富,并给出消费观念、不良思想影响、金融能力不足等解释,而对青年信用、储蓄和收入以及保护等领域研究较弱。现有关于青年金融问题不同含义的研究尚不丰富,有必要通过新的概念框架对青年金融问题进行更为系统的分析。本文希望运用金融福祉有关理论,讨论青年金融福祉对青年发展的作用,为该领域不同的经验研究和政策讨论提供参考。

图略

二、金融福祉相关理论

金融福祉被认为是福祉的一个领域,会对其他诸如健康(包括精神健康)、婚姻家庭、就业和职业发展等综合福祉产生影响[13]。社会政策、消费者金融、社会工作等不同的专业和学科都在使用这一概念,也经常和经济福祉、物质福祉、金融健康、金融健全、金融满意等术语换用[14]。金融福祉一方面可以通过拥有资产、收入、信用等方面的客观指标进行测量[15];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个体对自身金融状态的主观感受来测量,这种感受对个体也具有重要意义,因此,一些学者更强调,要采用个人评价测量他们自己收入等金融状况能否充分满足需要[16]。

新发展的金融社会工作对金融福祉理论做了深化,认为金融福祉是社会福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把金融福祉分为两个维度和五个要素。金融福祉强调稳定性和发展性两个维度,个人金融稳定指的是满足日常金融决策、满足日常所需、抵御短期金融冲击的功能;个人金融发展指拥有长期的金融保障,并达成长期的金融目标[17]。以青年人为例,个人金融稳定意味着青年可以支付日常消费所需,能够应对诸如生病、给朋友送礼金等短期的金融冲击;个人金融发展意味着青年能够达成诸如接受继续教育、购房、买车、养老保障等长期的金融目标。

为了实现个人金融稳定和金融发展,个人或家庭必须使获得收入、管理消费、储蓄并建立资产、信用建设、金融保护5个要素得以发展[18]。每个要素都是达到金融福祉状态的必要非充分条件,在理想情况下,个人或家庭需要具备这5个要素,才可能达成金融稳定和金融发展,也即金融福祉。金融福祉的维度、功能和要素的关系如图1所示,具体到青年人来说,需要能够通过就业或者社会福利等不同的方式获取收入满足日常所需;能够恰当地消费,摆脱消费陷阱、做出日常金融决策并合理承担日常金融负担;能够通过储蓄以及其他方式建立资产,为自己的教育、住房、生育等远期目标做出资产上的准备,足以应对类似新冠疫情影响带来的收入下降等短期金融冲击;能够管理自己的信用,并合理地使用各类贷款,可以利用信贷工具帮助自己创业,解决住房等生活问题;能够具有金融保护,具有养老等金融保障,能够获得长期的金融稳定,获得经济权益的各种保障。当前青年金融问题的突出表现包括:消费问题,青年未能做到消费预算、消费管理合理化;借贷问题,青年未能重视自己的信用,未能做到合理借贷;保障问题,青年的金融权益没有得到充分的保护,对自己未来的保障也未能充分重视。金融社会工作则希望致力于改善不同人群的以上两个维度和5个要素。

图略

金融能力这一个概念是金融社会工作的核心,来源于资产建设理论对经济学家森(Sen.A)的能力理论的吸收[20],在金融领域,金融能力的功能是达成金融福祉,而想达成金融福祉,则需要实现个人内在能力和外在机会的互动[21]。因而,提升青年金融福祉需要做内外两方面的工作:内在方面,要提升青年的金融素养,提升青年获取的收入,合理消费,积极稳妥地通过金融手段积累自己的资产,合理获取贷款,管理自己的信用以及保护自己的金融权益等领域所需要的态度、知识和技术;外在方面,要提升青年获取享受以上5个方面的适当金融服务的机会。内在素养和外在机会是互动影响的关系,青年越是能获得金融机会,其金融素养越可以得到提升,反过来,青年的金融素养越高,其获取适当金融服务的机会越多。

国内金融福祉有关经验研究主要集中于金融领域,发现提升金融素养有助于提高金融福祉[22],居民的金融产品服务使用可以显著提升个人的金融福祉[23],这两个研究分别从金融能力的内在因素(金融素养)和外在因素(金融可及性,或称金融普惠)角度分析个人金融福祉的影响因素。在社会服务领域,随着金融社会工作在国内的兴起,逐渐展开对金融福祉这一概念的理论探讨:王思斌提出帮助服务对象获得更多金融福祉是社会工作帮助贫困群体的重要领域[24],黄进等对金融福祉和金融能力的概念及相互关系做了讨论[25]。目前国内对青年群体的金融福祉的研究还亟待深化。

图略

三、青年金融福祉对青年发展的重要性

我国社会已经金融化,而全社会并未对此做好准备,这一问题在青年群体或者说在人的青年时期尤为突出。一方面,青年人正经历从经济依附于原生家庭到经济独立的过渡,尚未对恰当地安排自己日常经济决策、制定自己长远金融目标做好准备,但也开始考虑就业、住房以及婚姻家庭等一些远期的、需要金融支持的人生目标,而社会金融化又为青年实现自己的目标提供了更多可能。另一方面,青年刚开始做出诸如消费管理、储蓄累积资产等日常金融决策,这些决策有可能影响其一生的金融福祉,但青年尚未具备足够的金融决策能力。

不同的青年发展政策都重视青年发展的经济领域,联合国1995年发布的《到2000年及其后世界青年行动纲领》包括十大优先领域,其中“青年的就业”“饥饿与贫困”领域和青年的金融福祉明显相关[26];我国2017年正式发布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 年)》(以下简称《规划》)包含青年就业创业,也直接和青年经济状况有关。《规划》是指导我国青年发展的最重要的青年政策文件,可以用《规划》来代表我国的青年发展政策。运用金融福祉的理论框架分析发现,青年的金融福祉和《规划》十大领域的内容有双向的重要影响,金融福祉既影响其他领域的青年发展,又受到其他领域青年发展的影响,金融福祉是促进青年发展的重要策略和工具。表1汇总了金融福祉和青年发展十大领域的相互影响关系。

表略

在青年思想道德教育领域,丰富的研究表明,青年的不良消费和贷款困境,与青年关于金钱、消费等方面的意识和态度有关。对青年的金钱、消费等领域的思想教育,应该在青年思想道德教育里占有重要地位。否则,不良的消费行为、信用管理也会影响青年的思想道德。青年文化领域也体现了这种双向影响,消费文化会影响青年的消费管理,青年的金融知识、金融态度也会影响青年文化。

在青年教育领域,青年追求更好的教育,需要金融支持,例如,现有的国家助学贷款很好地处理了大学教育期间的金融支持问题,但青年的资产水平也影响青年的教育期待,青年对大学以外其他教育的追求,还需要青年自身设定金融目标,注重资产积累才可达成。对不同年龄段的青年开展适合年龄特征的金融素养提升教育,能够促进青年提升内在金融素养,进而提升金融福祉。

在青年健康领域,青年的金融风险有可能危及青年健康,既包括身体健康,例如被暴力催收伤害身体,甚至因为不堪压力而自杀,也包括心理健康,青年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导致焦虑、抑郁等问题[27]。青年的健康状况也会让青年的收入、资产等受损,给青年带来金融冲击。

在青年婚恋领域,金融福祉将影响青年婚恋。青年走向婚姻,在经济方面需要有较大的调整,需要有合理的金融安排。其他派生的住房、子女养育等问题,都需要青年有较高的金融福祉。不健康的婚恋模式,例如索要高额彩礼,也会影响青年人的消费、储蓄等金融福祉。

在青年就业创业领域,青年金融福祉影响其创业,青年自身金融积累不足,通常没有足够的资产来做创业启动资金,青年金融知识和技能不足,缺少正规金融服务的支持,难以顺利创业。青年顺利就业又能够获取稳定的收入,有助于个人金融福祉的提高。

在青年社会融入与社会参与领域,青年社会参与的一个重要内容是“鼓励青年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充分发挥生力军和突击队作用”,这与青年的金融福祉密切相关。既要提升青年参与经济发展的能力,又要为青年参与经济发展提供相应支持。青年金融福祉不佳,势必影响青年有效的社会融入和社会参与;而青年积极的社会参与,也能够提升青年人获得收入的机会。

在维护青少年合法权益领域,青年遭遇金融风险会极大影响青年合法权益,包括人身安全、经济权益等。而加强对青年金融领域合法权益的保护,则能降低青年遭受金融风险的概率,加强青年金融福祉。

在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领域,经济状况对青少年犯罪有复杂的影响。以提升金融福祉为抓手,做好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也能提高预防青少年犯罪的效果。青年可能因为参与不正规的金融活动,成为直接的违法犯罪者;青年也可能因为糟糕的金融福祉实施违法犯罪行为。

在青年社会保障领域,提升青年的金融素养,提供恰当的金融机会(包括社会保障),引导青年积极参与社会保障,能够促进青年的社会保障的发展。加强对青年的社会救助等社会保障,又能提升青年的金融福祉。

综上所述,青年的金融福祉发展能够对青年发展的十大领域都起到促进作用,假如青年金融福祉不足,则可能会阻碍青年在诸多领域的发展。

图略

四、金融福祉对我国青年发展的启示

《规划》中的十大发展领域是我国中长期青年发展的核心领域,青年金融福祉对这些领域都能够产生积极的影响。引入金融福祉的框架,把金融福祉设定为青年发展的策略和工具,可以提升青年的金融福祉,进而对青年发展起到推动作用。基于此,本文从总体框架、金融素养和金融机会等三个方面简要讨论。

(一)重视青年金融福祉。在政策层面重视青年金融福祉的提升,把青年金融福祉作为推动青年发展的重要策略和工具。重视对青年金融福祉的研究,组织力量开展跨学科、跨部门的青年金融福祉问题研究,包括对青年金融福祉状况、对金融福祉的影响因素、对特定青年群体金融福祉的专题调查、对青年金融福祉的长期动态追踪、对共青团“银团合作”等青年金融福祉提升项目的评估等。建设跨部门协调保障机制,建议共青团系统牵头,建立涵盖银保监会、消费权益保护、教育等部门的青年金融福祉保障协调制度,并成为《规划》落实政策的组成部分。

(二)提升青年金融素养。在提升青年金融素养方面,国内已经开展一些服务探索:方舒团队开展培训,提升城市初中生的金融素养[28];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团队为在校研究生群体开展提升金融素养的小组干预,取得了明显的效果[29]。以上探索限于在校青年,还需要扩展服务对象和服务内容。总体上,需要在不同年龄段的青年中开展金融素养提升培训;并倡导教育系统为不同年龄段学生开展金融素养课程。

结合金融福祉的5个要素,还建议做以下工作:(1)收入维持方面,向不同类型的困境、弱势青年提供社会救助有关知识。(2)消费管理方面,通过宣传培训提升青年为自己制订消费计划、预算和记账的意识和能力,为遭遇消费陷阱、借贷困境的青年提供心理咨询、金融辅导、信用重建等服务。(3)资产建设方面,向青年提供住房政策咨询、大学助学贷款咨询,为创业青年提供金融辅导,并鼓励青年尽早储蓄。(4)信用建设方面,提升青年的信用意识,提升青年关于贷款的渠道、贷款实际利率和风险的知识。(5)金融保护方面,提高青年的风险和保障意识,辅导青年积极参与社会保险。

(三)增加青年金融机会。目前,我国已经有了提升青年金融机会的探索性服务。在香港,政府设立儿童发展基金为贫困家庭青少年开展配对储蓄计划[30];在北京,香港青年发展基金团队对流动儿童开展了配对储蓄计划,促进流动人口为青少年累积教育资产[31]。以上针对处于困境中的青少年及其家庭开展的累积资产服务,增加了青年的金融机会,而共青团系统开展“银团合作”项目,通过帮助创业青年获得贷款增加了青年金融机会。

对普通青年群体来说,结合金融福祉的5个要素,在增加金融机会方面可以开展如下工作:(1)收入维持方面,帮助青年就业获取收入,并维护就业青年的合法工作收入和福利。(2)消费管理方面,倡导开展严格的消费分期、消费信贷管理,打击金融欺诈,倡导为青年提供合理的消费信贷支持。(3)资产建设方面,倡导、设计、开展个人发展账户,借鉴已经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得到广泛应用的个人发展账户政策,为包括青年在内的全民尽早开展资产累积服务。(4)信用建设方面,继续为创业青年提供金融扶持。青年缺少足够的资产累积和信用,难以从金融机构那里获得创业所需资金,通过共青团等不同系统,为之提供信用担保等服务,可以增加他们获取贷款的机会;倡导建立对青年友善的住房政策,住房政策事关青年的长期金融目标和短期金融负担 ,通过倡导建立对青年更为友善的住房政策,可以大大降低青年的焦虑感和负债比例。(5)金融保护方面,增加对弱势青年群体的正规金融服务供给,推动青年参加各类社会保障,并增加对青年群体医疗等领域的补充性保障。

上述建议虽然是从金融能力提升的内在和外在策略的逻辑分别展开讨论,但是金融素养和金融机会的增加具有互相促进关系。从《规划》的角度来看,提升青年金融福祉对十大领域的影响效果也具有整合性。例如,在金融素养提升方面,对不同年龄段的青年开展金融素养提升课程干预,可以对青年发展多个领域产生积极影响,可以提升青年和消费、收入、储蓄等方面的思想道德,扩展青年的教育内容和提升青年教育成就;引导青年正确的婚姻观和金钱观,从而有益于青年婚恋,提升他们就业创业的能力,提高他们融入社会、参与社会经济发展的能力,预防他们的金融权益受到伤害,识别金融有关骗局,预防涉金融犯罪;提升青年的风险意识、保障意识,并加大对他们的社会保障。再比如在增加金融机会方面,对青少年的个人发展账户进行干预,为所有的青少年尽早累积资产,为他们追求更好的教育成就、为自己的婚姻家庭乃至育儿准备好资金,累积一定的资产能够促进他们的身体健康,能够让青年为创业就业做好资金上的准备,能够预防他们因为突发的经济困窘而违法犯罪,也能为他们的将来提供更多的社会保障。通过提升青年金融素养,增加青年金融机会,推动金融福祉的提升,进而促进青年健康发展,产生较高的“一举多得”的政策效率。

综上,金融福祉对青年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可以成为推动青年发展的一个重要策略和工具,达成金融福祉的5个要素和两个策略为提升青年金融福祉提供了政策设计的参考思路。研究和推动青年发展可以引入该理论视角,进而开展更多的理论讨论、经验研究和提升青年金融福祉的干预研究,进一步探讨、优化在我国广泛地提升青年金融福祉、促进青年健康发展的青年政策。

参考文献

[1]陈介玄、邱泽奇等:《金融和技术变迁给治理带来哪些挑战——陈介玄、邱泽奇、刘世定、司晓对话录》,载《中国社会科学评价》, 2018年第3期。

[2]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http:// www.cac.gov.cn/2021-02/03/c_1613923423079314.htm

[3]Sherraden, M. Asset Building Research and Policy: Pathways, Progress, and Potential of a Social Innovation, The Assets Perspective: The Rise of Asset Building and Its Impact of Social Policy ,ed. R. Cramer and T. Shanks,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2014, pp. 263–284.

[4]7]27]周晓春、邹宇春等:《青年的金融风险、金融能力和社会工作干预》,载《青年研究》,2019年第3期。

[5]尼尔森:《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载《企业工作报告》,https://xw.qq.com/ cmsid /20191202A0365A00?f=newdc

[6]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央行报告:中国城镇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317.9万元》,https: www.guancha.cn /economy/ 2020_ 04_24_ 548107_s .shtml

[8]邵智宝:《青年创业的金融支持》,载《中国金融》,2014年第1期。

[9]辛志兵、何文虎:《金融支持固原市农村青年创业情况的调查与分析》,载《财经问题研究》, 2015年第1期。

[10]修晶:《促进农村青年创新创业的金融支持计划研究——以共青团组织小额贷款项目为例》,载《 中国青年社会科学》,2016年第4期。

[11]《中国银保监会、共青团中央联合召开“银团合作”工作总结推进视频会》,http://qnzz.youth.cn/gzdt/201901/t20190107_11836552.htm

[12]周晓春:《中国金融社会工作发展的背景、作为与挑战》,载《社会工作与管理》,2020年第2期。

[13]Zimmerman,S. L. Understanding Family Policy: Theories and Applications (2nd ed.),Thousand Oaks, CA: SAGE,1995,p.9.

[14]Joo,S. Personal Financial Wellness, Handbook of Consumer Finance Research ,ed. J. J. Xiao, New York: Springer,2008, pp. 21-33.

[15]Greninger S A, Hampton V L, et al. Ratios and Benchmarks for Measuring the Financial Well-being of Families and Individuals. Financial Services Review, 1996, (1).

[16]Arber S, Fenn K, etal. Subjective Financial Well-being, Income and Health Inequalities in Mid and Later Life in Britain.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2014, (100).

[17]18]19]Sherraden,M.,Huang,J. Financial Social Work. Encyclopedia of Social Work, https:// oxfordre.com/ socialwork/view/10.1093 /acrefore/9780 199975839.001.0001/ acrefore-9780199975839-e-923

[20]Sen. A. Capability and Well-being, The Quality of Life, ed. M. Nussbaum & A. Se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3), pp. 30-53.

[21]Sherraden,M.S.Financial Capability,Encyclopedia of Social Work,Sherraden, M.??Financial Capability.?Encyclopedia of Social Work, https://oxfordre.com/socialwork/view/10.1093/acrefore/9780199975839.001.0001/acrefore-9780199975839-e-1201

[22]许咏、张美玲:《城乡居民素养微观视角下金融素养对金融福祉的影响》,载《铜陵学院学报》,2017年第6期。

[23]谢平、李敏等:《欠发达地区居民金融素养、金融福祉与普惠金融发展关系研究:以贵港为例》,载《区域金融研究》,2018第9期。

[24]王思斌:《金融增能:社会工作的服务领域和能力建设》,载《社会建设》,2019年第6期。

[25]黄进、方舒等:《究竟何为金融社会工作:美国社会工作专业的思考和探索》,载《社会工作与管理》,2020年第2期。

[26]谭毅:《〈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的政策学解读》,载《中国青年研究》,2017年第9期。

[28]方舒、刘世雄:《互联网社会与青少年金融赋能实务研究》,载《中国社会工作》, 2019年第1期。

[29]周晓春:《推动金融社会工作发展的策略:一项干预试验研究带来的启示》,载《公益金融与金融社会工作学术论坛》,2020年第12期。

[30]Charles C. Chan, M. K. Lai, et al, A Review of Features and Outcomes of the Hong Kong Child Development Fund, China Journal of Social Work,2013.(6).

[31]朱晓、曾育彪:《资产社会政策在中国实验的启示——以一项针对北京外来务工子女的资产建设项目为例》,载《社会建设》,2016年第6期。

来源:中国青年社会科学公众号,https://mp.weixin.qq.com/s/GAN0COEtPwCsz47jkO4GZA 发表时间:2021年9月5日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敬请期待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中小企业创新活力

问卷调查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