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Go Russia”创新经济改革为何没有取得预期成效?
字号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重创俄罗斯依赖化石燃料的经济,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出台了名为“Go Russia”的系列改革,旨在利用创新和技术来鼓励经济增长和经济多样化,打造适应21世纪的俄罗斯经济。

然而,这次经济改革的唯一切实成果是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Skolkovo Innovation Center)。该中心仿照美国硅谷,最初吸引了巨大的热情,收到微软、三星、思科和波音在内的全球知名科技公司的投资,并与麻省理工学院建立了研究伙伴关系。但是到2015年,即普京重新担任俄罗斯总统的第三年,该中心走向衰落,来自国内外的投资逐渐枯竭。 

斯科尔科沃的惨淡命运是俄罗斯创新经济发展困境的一个缩影。现在,随着俄乌冲突和其引发的一系列破坏性的国际经济制裁,成千上万受过高等教育的俄罗斯人试图逃离俄罗斯,“Go Russia”改革的创新生态系统更加难以启动。 

俄罗斯创新经济改革为什么在俄乌冲突前就失败了?本文将探讨拥有丰富人力资本和长期科技领先历史的俄罗斯如何浪费了提高技术竞争力的机会。

“高教育、低人力资本”悖论和日益恶化的人口衰退问题

虽然俄罗斯的大学“从未享誉世界”,但大多数俄罗斯人受过高等教育(2019年为63%),比经合组织评估的全球平均水平高出近20个百分点。但是,俄罗斯如此之高的高等教育占比却难以转化为国内经济的成功。

这种“高教育、低人力资本”的悖论是因为俄罗斯存在严重的人才外流问题。一方面,俄罗斯国内政治的高压环境使众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俄罗斯人离开祖国;另一方面,俄罗斯经济状况的长期不景气加剧了人才外流。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超过500万俄罗斯人逃到国外。虽然最初的移民潮是由20世纪90年代笼罩俄罗斯联邦的经济绝望所刺激的,但最近的移民人数上升与2011年后政治压力的增加和2012年普京重新担任总统有关。勒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负责人列夫•古德科夫(Lev Gudkov)在2014年观察到,“现在离开俄罗斯的人更多是自由派、更聪明、受过更好的教育,留下的是相对惰性的、被动的、具有机会主义态度的人群”。俄乌冲突加速了俄罗斯的人才外流。据报道,自2月中旬以来,已经有5万至7万名技术工人逃离俄罗斯,还有近10万名俄罗斯IT专业人士已经做好了离开俄罗斯的准备。

出生率的下降和新冠疫情也导致了俄罗斯人口问题不断恶化,在2021年,该国的总人口减少了100多万人。据俄乌冲突发生前的预测,到2030年,全世界处于劳动年龄的大学毕业生中,俄罗斯只占3%,低于1990年的9%。

政治优先

俄罗斯重返苏联时代的思维方式,强调技术投资的军事价值,这进一步削弱了俄罗斯的创新经济。2017年9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一次在线讲话中宣称,“人工智能是未来”,“谁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谁就会成为世界的统治者”。但普京对新兴技术的民用和纯经济应用并不感兴趣甚至反感。按照苏联的传统,俄罗斯国家对科学研究的大部分投资都用于军事技术。

前美国驻俄罗斯大使迈克尔•麦克福尔(Michael McFaul)解释说,普京已投资数十亿美元用于实现俄罗斯的常规、核和混合战争能力的现代化。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技术只在能够帮助俄罗斯实现其外交政策目标或加强俄政权安全时才会受到重视。

俄罗斯信息技术的发展也与俄罗斯的安全目标相一致。俄罗斯一直在寻求与西方互联网脱钩,建立自己的平行数字环境(Runet),以使自己免受网络间谍活动的影响。俄罗斯对本国软件公司(Yandex、Kaspersky)、国家附属黑客组织(Internet Research Agency、DarkSide)和宣传机构(Sputnik、RT)的支持是出于俄罗斯加强混合/灰色地带战争和政权安全的企图,而不是出于对民用和经济领域技术增长的鼓励。所有拒绝遵从克里姆林宫路线的科技公司,都逐渐成为俄罗斯法律的制裁目标。

同时,普京对产权、法治的漠视也使俄罗斯更难吸引外国投资。例如,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曾是21世纪初俄罗斯的首富,并且还是庞大的尤科斯石油公司(Yukos oil company)的前负责人,他由于资助反对党和抵制国家对其企业的控制而触犯了普京政府,最后因欺诈、贪污和逃税指控被判处十年监禁,其公司被分割并拍卖给忠于政权的竞标者。

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俄罗斯在由产权联盟(Property Rights Alliance)制定的国际产权指数排名中位列81/129,得分明显低于其大多数国际竞争对手,包括美国和中国。这种恶劣的市场环境可能已经吓跑了无数的投资

俄罗斯的教训

俄乌冲突严重损害了俄罗斯以市场为基础的创新经济,取而代之的是带有苏联元素的“指令经济”(command economy)。即便如此,俄罗斯在21世纪发展创新经济方面的尝试和失误,为世界提供了有益的教训。

第一,国家需要营造一个尊重个人自由和产权的环境,并对成功的企业家和发明家给予奖励。实物产权和知识产权对于任何创新经济的力量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不能保证他们能够安全地将其发明变现,创新者就会失去将产品推向市场的动力,从而扼杀创意共享和市场竞争。

第二,俄罗斯需要公共政策来培训、吸引、奖励优秀人才。俄罗斯必须为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俄罗斯人提供机会,让他们有机会在国内提高、应用和受益于他们的技能和专业知识。2015年,一位俄语商业协会的代表表示,鉴于留在俄罗斯的成功前景黯淡,许多俄罗斯初创企业都想迁往硅谷。因此,留住这些人才必须是俄罗斯甚至是任何希望成为创新中心的经济体的首要任务。

第三,俄罗斯的领导人必须认识到创新经济的战略价值。漠视民用技术而重视军用技术,这从根本上误解了21世纪国家安全的性质。在当今世界,一个国家的安全取决于其在民用、军用和军民两用技术方面的创新和全球竞争能力。这是中国领导人已经认识到的目标,其对人民解放军现代化的任何投资都伴随着对阿里巴巴、腾讯和华为等本土科技企业的大力支持。

最后,俄罗斯应该坚持战略投资以促进经济改革。转变创业文化和投资者信心、建立一个健康和繁荣的创新生态系统需要时间,政府需要做好长期经济改革的准备,否则任何初始投资都将被浪费。

受到俄乌冲突的影响,俄罗斯的经济前景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一个投资于创新经济的俄罗斯将更有可能为全球利益做出贡献,成为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世界需要一个稳定和繁荣的俄罗斯,俄罗斯和世界都应该从错误中吸取教训。


如需获得全文,请致电:010-65232727,或 E-mail:drcreport@vip.sina.com 。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敬请期待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中小企业创新活力

问卷调查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