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全球主要经济体人口变化趋势及启示
—— 基于30个经济体人口数据的分析
字号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当前我国人口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这一变化基本符合世界人口演变规律。战后全球主要经济体人口趋势具有十个基本特征:一是人口增速放缓甚至负增长;二是人口增速下降的同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上升;三是出生率和生育率同时下降;四是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老年抚养比不断上升;五是劳动参与率下降,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下降;六是人力资本水平和劳动生产率明显提升;七是人口加速向城市和大都市圈集中;八是就业人口加速由第一、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九是通过吸引高素质移民成为优化人力资源结构;十是重视通过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提升人口质量。这些趋势表明,我国已经提前进入高收入国家所处的人口低速增长阶段,为应对人口低速增长带来的各种影响,应积极借鉴发达国家人口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关键词:主要经济体 人口变化趋势 基本特征 启示

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我国总人口数增长速度延续放缓势头,预计“十五五”时期,我国将迎来人口总量“拐点”,人口总数开始减少。同时,我国老龄化进程加速、生育率不断走低,人口结构问题也引起广泛关注。对于当前我国人口发展所处阶段,学术界存在不同认识,有些观点认为我国已经出现“人口危机”。我们基于战后全球30个主要经济体人口发展趋势的研究发现,当前我国人口变化基本符合世界人口发展的大趋势,人口低速增长并非特例。未来我国应对人口低增长甚至负增长,要更加重视总结世界各国人口发展趋势和基本规律。

一、战后全球主要经济体人口趋势的基本特征

我们基于世界银行、国际劳工组织等国际组织数据库,选取了30个具有全球或区域经济影响力的经济体 ,归纳这些国家(地区)人口发展趋势的十个基本特征,包括:

(一)人口规模增速放缓,个别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

全球主要经济体在进入高收入阶段过程中,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现下降,有的国家甚至出现人口负增长。在欧洲,以西班牙为例,2013年出现人口规模拐点,当年人口增速为-0.33%,人口由4677万下降至4662万。德国、英国和奥地利等国于20世纪70年代,俄罗斯、波兰及乌克兰等国于20世纪90年代分别开始出现人口负增长,之后人口增长虽然有波动,但长期处于低增长水平。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人口增长较快,尤其是20世纪50年代,曾出现“婴儿潮”。但是,90年代之后,美国出生率下降至14.6‰。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人口规模有所增加,但增速持续下降,2010年人口约为3亿,至2020年增加到3.3亿,人口增长率下降到0.5%。亚洲国家中,日本于战后十年出现人口较快增长,之后开始低速增长,2009年出现人口负增长。巴西、墨西哥、泰国等国家进入中等收入国家阶段后,人口增长率从3%左右下降到1%以下,人口增速也出现显著下降。

 renkou001.jpg

(二)人口增速下降的同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开始上升

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简称人均GDP)和人口增长的关系看,人均GDP水平高的国家人口增长慢,反之,人均GDP较低的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长更快。选取2017年各国人口增长与人均GDP增长数据发现,人均GDP增速与人口增速呈现反向关系。发达国家人口增速或规模下降的同时,人均GDP并没有下降,表明人口数量并不是一国生产率的决定性因素,在人口素质和技术水平不断提升的前提下,一国可以凭借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保持经济竞争力。

(三)出生率和生育率同时下降

发达国家在完成工业化之后生育率不断下降。以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为代表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以挪威、瑞典为代表的北欧福利国家的人口出生率经历了从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较快下降,到80年代至2000年前后的降幅放缓,再到近二十年再次经历较快下降的三个阶段。目前,上述国家人口出生率仅维持在15‰以下。日本在战后经济高速增长过程中出现生育率下降,20世纪70年代之后,日本经济进入低速增长时期,出生率进一步下降,至90年降至3.3‰,由此进入“少子化”时代。东欧国家中,俄罗斯、波兰和乌克兰的人口出生率呈现梯次下降特征。20世纪60年代,土耳其人口出生率处于高位,但在随后的50多年里,人口出生率一路下跌,目前已下降到20‰以下。拉美国家中,巴西、智利和墨西哥人口出生率由20世纪60年代的高位迅速下滑,非洲的埃及和南非也是如此。亚洲国家中,自1980年代起,除中国外,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多数亚洲国家进入出生率下降的人口周期。

 renkou002.jpg

renkou003.jpg

(四)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老年抚养比呈逐年上升

人口出生率下降和预期寿命延长导致老龄人口比重增加。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世纪60年代,英国、法国、德国、奥地利等国家老龄化率(按65岁以上人口比重计算)已接近或超过12%。同时,除埃及、伊朗等少数国家外,发展中国家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日本近二十年来人口急速老化,目前老龄化率已达到28%。与老龄化程度加深对应的是各国老年抚养比的上升,意味着整个经济体的社会保障负担成本增加,也意味着“人口红利”的消失。20世纪60年代,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老年抚养比超过27.54%,到了1990年代,加拿大、澳大利亚的老年抚养比有所下降,美国的老年抚养比仍居高位。2020年,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老年抚养比略有下降,但欧洲主要国家的老年抚养比整体攀升。

(五)劳动参与率下降,劳动力年龄人口占比降低

国际劳工组织数据显示,人口趋势变化直接影响了劳动力市场结构。世界总体的劳动参与率由2010年的66.53%下降到2019年的65.03%,欧洲国家在过去长期以来低劳动参与率的基础上有所回升,美洲国家和阿拉伯国家劳动参与率相对平稳,东亚国家劳动参与率出现显著下降,由2010年的71.26%下降到2019年的68.24%。老年人口劳动参与率很低,高等教育招生规模不断扩大,以及部分群体就业意愿下降等,成为劳动参与率下降的重要原因。长期看,随着生育率下降、老龄化加快与社会福利保障水平的提高,未来这些国家劳动参与率下降的趋势仍会延续。

(六)人力资本水平和劳动生产率明显提升

在人口规模增速放缓和劳动参与率下降的情况下,有些国家还能保持较高的人均GDP水平,原因在于这些国家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水平的提高。其中,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取决于人力资本水平的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则是技术进步和创新能力提升的结果。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战后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等经济体实现了经济高速增长,出现“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和“东亚奇迹”,根本上源于这些经济体高度重视人力资本和提升人口素质,在教育、培训、医疗和社会保障方面持续投资,极大提升了人口质量,成为经济起飞和高速增长的关键。

(七)人口加速由农村向城市和大都市圈集中

二战后,典型国家人口城乡和区域结构发生显著变化,突出特征是人口加速由农村向城市转移,由经济欠发达地区向大都市圈转移,集中表现为城市化率的提升。以阿根廷为例,伴随着经济增长,城市化率由20世纪60年代的73.61%迅速上升至2020年的92.11%,巴西由46.14%上升到87.07%,俄罗斯由53.73%上升至74.75%,韩国由27.71%上升至81.41%。发达国家的人口也加速向城市集聚。以美国为例,二战前美国城市化率就已经达到51.2%,战后几十年,美国城市化率迅速上升到77.2%。美国的人口分布重心不断向经济中心移动,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人口在东北部和西部沿海地区集聚的格局基本形成。东北部地区的新英格兰、大西洋沿岸中部和东北三个地区面积仅占全国的11.8%,却集聚了全国55.6%的人口。

(八)就业人口加速由第一、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

从近二十年的情况看,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就业结构发生显著变化,第一产业就业人口比重持续下降,第二、三产业就业人口比重持续上升,就业人口逐渐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三产业转移。以美国为例,美国工业就业人口由战前的651万增加至20世纪60年代的2488万,第三产业从1101万增加至4133万。1980年以来,美国第二产业就业人口比重由最高时的34.5%下降至20世纪初的20.8%,三产就业比重由57.3%上升至76.5%。战后,随着技术进步加快,发达国家就业人口由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的趋势越发明显,多数国家的第二产业就业人口开始下降,第三产业成为吸纳就业人口的主要力量。

(九)发达国家通过吸引移民优化人力资源结构

移民尤其是高技术移民是劳动力市场的有益补充,是短期内优化人力资源结构的重要力量。一些国家具有地广人稀的资源禀赋,为发展经济形成了吸引移民的传统。以美国为例,二战前美国人口达到9200万,移民成为美国人口扩张的重要因素。1921年,美国通过《移民法》限制移民。但从1930年至1965年,美国仍吸纳了全球约550万人,战后来自拉丁美洲的移民快速增加。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的移民流动过程是发达国家“攫取”各类人才,发展中国家不断“人才流失”(Brian Drain)的过程。埃及、波兰、墨西哥和伊朗是移民净流出国家,而澳大利亚、德国、法国、加拿大、美国和日本作为移民净流入国家,是全球移民浪潮的主要获益者。

(十)重视通过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提升人口质量

人口质量是保持国家竞争力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提高人口质量需要加大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人力资本投入。发达国家经验表明,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良好的社会建设是支撑经济可持续发展和人口结构优化的必要条件,否则,如果社会长期滞后于经济发展,将直接制约国家现代化进程。以部分拉美国家为例,由于长期忽视社会民生建设,造成贫困人口规模居高不下,人口结构失衡,经济活力下降,社会问题丛生,严重影响人口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二、对我国的启示

认识当前我国人口发展阶段,除了与我国历次人口普查数据进行纵向比较外,还要充分考虑世界人口格局的大趋势。从全球角度看,我国老龄化进程加快,出生率下降等人口现象并非特例,而是世界人口发展趋势的具体反映。综合战后全球主要经济体人口趋势,得到以下四点启示:

一是我国已经提前进入高收入国家所处的人口低速增长阶段。从长期看,世界人口经历了“马尔萨斯陷阱”阶段到“人口红利”阶段 ,再到“人口低速增长”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主要经济体人口经历了快速增长到低速增长甚至负增长的转变,目前,多数高收入国家处于人口低速增长阶段。我国在经历了计划生育政策之后,已经进入到人口红利的尾声阶段,即将进入人口低速增长阶段。这一阶段的根本特征就是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自然增长率。

二是人口低速增长对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影响“有喜有忧”。其中,人口低增长的积极影响包括减轻了资源承载压力,生态环境得到更多改善条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开始提高,人口质量得到提升等。消极影响体现在导致劳动供给不足,老龄化程度加深,社会总负担加重,消费、投资和社会创新活力下降,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等。对我国而言,过早进入人口低速增长阶段弊大于利,短期内应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及时应对低生育率和人口深度老龄化的负面影响。

三是应积极借鉴发达国家应对人口低增长的经济社会政策。应对人口低增长和负增长是全球主要经济体共同面临的挑战,发达国家在鼓励生育、吸引移民、健全社会保障体系、优化收入分配格局,提升人力资本和应对老龄化等方面采取了诸多措施。其中,政府在促进人口合理有序增长方面作用更加突出,尤其是在人口调查、规划、预测和预警,劳动力市场立法以及扩大医疗卫生、教育和社会保障投资等方面,一些政策已经取得实效。我国应加强政府在人口立法、规划、调控和基本公共服务等方面的作用。

四是促进我国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要重视平衡三方面关系。一要实现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实现人口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匹配,实现人口政策与各项政策相衔接。二要在推进人口合理有序增长的同时,更加重视人力资本和人口质量,通过提升人口素质,提高创新能力和全要素生产率,实现人口数量红利向质量红利转变。三要处理好人口短期和长期增长的关系,由于人口政策具有惯性和滞后性,人口趋势难以在短期内出现根本性逆转,因此要更加重视制定人口长期发展战略。

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  钱  诚  张  亮

如需获得全文,请致电:010-65232727,或 E-mail:drcreport@vip.sina.com 。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敬请期待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