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扩大汽车消费需围绕三个增长点发力
字号
汽车类商品市场规模超过4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0%,是我国居民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2021年我国汽车市场结束了连续3年的负增长,销量增长3.8%;同时在消费增长中也出现了一些积极的结构性变化。整体来看,我国汽车市场的基本面开始好转,汽车消费动力有所增强,为持续扩大汽车消费创造了良好的基础条件。未来2―3年我国汽车销量有年均3%―4%的潜在增长率,在疫情防控和宏观经济运行相对稳定的前提下,预计2022年汽车销量大致将保持4%左右的增速。当前,迫切需要加快政策创新,紧扣新能源汽车、置换升级需求和后市场消费三个增长点发力,有效缓解消除抑制汽车消费的政策性制度性障碍。通过进一步扩大汽车消费,有效提振消费信心和稳定经济大盘。

我国汽车类商品市场规模超过4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0%,是居民消费的重要组成。2021年汽车市场结束了连续3年的负增长,回升势头明显,汽车消费也正在加快转型升级,新增长点不断涌现。当前迫切需要加快政策创新,紧扣汽车消费三个增长点发力,有效提振消费信心、拉动整体消费和稳定经济大盘。

一、扩大汽车消费的市场基础有所改善

2021年我国汽车市场结束了连续3年负增长,销量增长3.8%。与2020年相比,汽车消费呈现“两个反超”:

一是乘用车销量增速反超商用车。全年乘用车和商用车销量分别为2148.2万辆和479.3万辆,同比分别增长6.5%和-6.6%(见图1),乘用车增速较2021年提高了13个百分点,商用车则下降了27个百分点。乘用车成为带动市场回升的主力。

pic001.jpg

二是轿车销量增速反超SUV 。轿车是私人汽车消费的主要车型,也是首次购车消费者的主要选择车型。2021年轿车成为乘用车中增长最快的车型,销量增速较2020年提高了17个百分点(见图2),也是2010年以来首次超过SUV。

pic002.jpg

这些变化都表明汽车市场的基本面有所好转,汽车消费动力有所增强,为持续扩大汽车消费创造了良好的基础条件。实际上,在经历2018年汽车市场严重下滑后,从2019年开始市场就具有增速回升和市场修复的内在动力,只是回升进程先后两次被新冠肺炎疫情和芯片短缺所中断(见图3)。

pic003.jpg

据多种方法综合测算,未来2―3年我国汽车销量有年均3%―4%的潜在增长率,未来10年也有1.5%―2.0%的潜在增速(见图4)。2022年汽车市场将向潜在增长水平回归。2021年芯片短缺抑制的约

pic004.jpg

130万―150万辆汽车需求也将在2022年陆续被释放。在疫情防控和宏观经济运行相对稳定的前提下,预测2022年汽车销量大致增长4%左右,全年保持前低后高的增长格局。一季度会因同比基数较高而出现明显负增长,二季度降幅将逐步收窄,在下半年有望恢复增长。

二、有效扩大汽车消费宜紧扣三个增长点

(一)以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为重点,持续壮大汽车市场新动能

2021年我国共销售新能源汽车352.1万辆,同比增长1.6倍(见图5),占新车销量比重(渗透率)达到13.4%,较2020年大幅提高8个百分点。私人消费份额和中小城市及县乡市场份额分别提升到78%和50% 。在购买补贴逐年退坡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依靠市场自身驱动的能力稳步增强。预计2022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550万辆左右,同比增长55%,市场渗透率有望突破20%,成为支撑我国汽车消费扩张最主要的增长点和最强劲的新动能。

(二)以扩大汽车置换升级为重点,积极促进居民汽车消费结构升级

2021年我国千人汽车拥有量约为208辆,根据发达经济体汽车消费典型经验(见下表),我国汽车市场已进入从增量拉动转为存量更新带动的发展阶段,中高端和多样化功能车型消费将继续快速增长。

pic005.jpg

table001.jpg

2021年,20万元以上车型销量增速为10.5%,高于汽车整体销量增速6.7个百分点;占总销量比重达到28.7%,分别较2020和2019年提高2.7和5.6个百分点(见图6)。同时,在新车销量中,再次购买需求(包括增加购买和更新置换)比例已提升到约47%。目前国Ⅲ排放标准的车辆近4000万辆,且车龄基本超过10年,如每年增加1%的更新量,可拉动汽车销量增速约1.5个百分点;乘用车中6年及以上车龄的车辆超过1亿辆,占比约45%,已经进入更新周期,如每年增加1%的更新量,可拉动汽车销量增速超过3个百分点。此外,皮卡、自行式房车、适应多子家庭的7座车型需求,近年来也呈现高速增长,是城乡居民汽车消费升级的重要内容。

pic006.jpg

(三)以个性化时尚化功能化消费为重点,充分释放汽车后市场消费潜力

目前我国“90后”汽车用户占总用户数的比例已超过四成 。随着年轻消费群体日益成为汽车消费市场的主力,个性化时尚化消费需求日益明显,对汽车改装、美容等功能性需求十分旺盛。在美日欧等成熟汽车市场,汽车改装比例高达80%,相关支出占后市场交易金额的40%。与之相比,我国汽车改装比例约占5%,占后市场的份额仅为3% ,与发达经济体发展差距十分明显。依据欧美日等成熟汽车市场的典型经验,每辆车生命周期中,后市场相关支出总金额约为该车销售价格的2至3倍,而汽车改装、美容将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仅自主改装(DIY)用品销售额就占到约20%。2020年我国汽车后市场规模约为1.4万亿元,到2025年将达到2万亿元 。据测算,我国汽车改装业务份额每提高到1个百分点,将拉动140亿―150亿元相关消费支出,增长潜力可观。

三、当前扩大汽车消费面临的主要堵点和障碍

(一)新能源汽车消费扩张面临基础设施瓶颈制约

城乡充电设施建设速度跟不上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增长速度(见图7)。消费者在充电时“找不到、充不上、排长队”,加剧了新能源车主的“充电焦虑”和“里程焦虑”,也加重了潜在新能源汽车用户的购买使用顾虑。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与充电桩总数的比例大致为3∶1,与2∶1的合理水平相比,充电桩缺口达到130万台,近年来缺口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投资渠道窄、盈利能力弱,电力增容难、换电标准不统一,规划、用地、税收等扶持政策少,是制约当前充电基础设施发展的主要原因。

pic007.jpg

(二)部分城市对汽车购买依然存在行政性限制

目前全国仍有8个大型城市实施汽车牌照配额管理。2021年北京市和深圳市小客车牌照指标中签率分别约为2.98%和2.78%,北京市新能源汽车申请者要等7年才能取得车牌;上海市牌照拍卖中标率约为4.97%,沪牌平均成交价高达9.2万元。据测算,目前限购城市抑制了700万―800万辆汽车消费需求。如果将其分5年释放,每年将增加销量约150万辆,直接拉动消费2200亿元,提高市场增速5个百分点。此外,在一些地区和城市,对于皮卡、房车等,仍在进城、通行、露营等方面有所限制,抑制了这些新兴汽车消费的持续扩张。充分释放这些已经存在但被抑制的汽车需求,不仅能在短期见到明显效果,而且不易对未来市场产生透支效应。

(三)一些现行管理政策抑制汽车后市场扩张

尽管近年在汽车改装政策上有所放宽,但汽车年检和改装审批仍较为严格,大量改装美容需求仍处于被抑制的状态难以释放。一些改装车主在年检时还需要恢复原状。目前我国汽车改装美容行业属性不明确,缺乏具体法律法规及标准支撑,整车制造企业、改装企业和消费者在改装时缺乏明晰的质量责任划分,大量改装服务处于灰色地带。这种情况也导致后市场上规范化品牌化的服务供给严重不足,市场秩序十分混乱。

(四)部分税收规定不利于汽车消费结构升级

在技术进步背景下,排量和排放的关系已经明显改变。目前汽车消费税、车辆购置税、车船使用税等仍以排量为征收依据,导致消费者在购买更新车辆过程中,对技术、排量、排放的选择产生了一定扭曲。此外,随着家庭普及水平的提升,汽车已经成为家庭耐用消费品和大宗消费。但在很多税收规定中,汽车从属性划分上依然作为非生活必需品,征收相对较高的消费税、购置税及进口环节税收,提高了消费者购车总体价格水平。

(五)市场监管和消费者保护亟待加强

中消协数据显示,近年来汽车类产品投诉持续名列消费者投诉维权前3位。2021年汽车及零部件投诉为4.2万件,较上年同期增长19.3% 。夸大宣传、违反合同、屡修不好、搭售加价等问题,是投诉的热点。新能源汽车更成为投诉新焦点,在行驶安全、充电安全、掉电锁电、违约减配、责任争议、系统故障等方面,举证维权、责任认定也更加困难。一些事件经过网络传播发酵,对消费信心和购买意愿都产生了明显的负面影响。

四、有效扩大汽车消费的政策建议

一是着力扩大新能源汽车消费。加快充电设施规划建设,协调各部门、各地方出台配套鼓励政策,实施充电设施进社区、进高速、进景区、进公共停车场(停车位)“四进工程”。将补贴从购买环节,向充电、停车、保险等领域延伸。引导城市巡游出租、分时租赁、互联网出行车辆更新为新能源汽车,并在运营牌照、管理费等方面给予优惠扶持。进一步加大政府、国企、事业单位新能源汽车采购力度。

二是积极推动老旧车型更新。在2022―2023年,对于置换更新车辆的,适当增加老旧车型更新补贴金额,直接在购买新车缴纳购置税时扣除,并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和企业提供配套支持。在污染防控重点区域,加强对高排放标准车型限时段、限区域和限路段等行驶管理,促进老旧车型加快更新。在汽车限购城市设定一定期限,允许闲置二手车本地交易带牌过户,在不增加保有量的前提下优化号牌资源配置。引导城市四轮低速电动车升级为微型电动汽车,制定符合实际的车辆标准、路权划分和驾驶员资格规定,加强分类管理。

三是有序取消抑制汽车消费的相关限制。进一步落实中央“有序取消一些行政性限制消费购买的规定”要求,在优化汽车使用管理政策的同时,逐步放宽购买限制,重点是放开新能源汽车牌照限制。积极发展汽车改装产业,制定完善相关法规、标准和规范,创新汽车管理技术手段,探索建立创新试点,激发和释放汽车美容改装消费市场空间潜力。鼓励地方和城市继续放松皮卡、自行式房车进城、通行等限制。

四是创新优化汽车消费税收政策。以污染排放总量或百公里油耗为标准,调整优化汽车购置税、消费税和进口环节税收的税率税档。创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的税收新手段,允许将购车款按比例一次性或分期纳入个税抵扣项。以省为单位,合理确定销量基数,探索车辆购置税、消费税增加部分实现央地共享,提高地方政府扩大汽车消费积极性。适当下调二手车交易增值税,缩小二手车贸易公司和经纪人的税收差距,促进二手车市场健康发展。

五是改善汽车消费的市场环境。加强产品质量监管,杜绝厂商和经销商夸大宣传、以次充好行为,严格实施缺陷产品召回制度。专项整治销售领域违反合同约定、加价搭售等行为,维护良好市场流通秩序。加快建立消费者集体诉讼制度,明确各方举证责任和举证倒置范围,强化汽车市场的消费者保护。

如需获得全文,请致电:010-65232727,或 E-mail:drcreport@vip.sina.com 。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敬请期待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