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全球治理 > 文章

时殷弘:世界格局:彼此歧异的短中期状态与长期趋势

作者: 时殷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特任教授 发布日期:2021-10-1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主要因为结构性和情势性兼具的中美互动式博弈,再加上全球新冠大流行的巨大刺激作用,由拜登政府大力推进、各自以中美为首的两大联盟的对抗和竞斗格局已初露端倪,或者说世界权势政治格局的两极化已开始启动,而且在短期和中期内大概将变本加厉。然而,如果这也是长期趋向,那么,全球或将分裂为以中美两个各自为首的“紧密阵营”和一个非常巨大的“中间区”,后者将逐渐形成共同的意识形态特征,伴之以相应的国际政治实践,代表未来世界政治主潮的也许将是这个中间区。

主要因为结构性和情势性兼具的中美互动式博弈,再加上全球新冠大流行的巨大刺激作用,由拜登政府大力推进、各自以中美为首的两大联盟的对抗和竞斗格局已初露端倪,或者说世界权势政治格局的两极化已开始启动,而且在短期和中期内大概将变本加厉。

然而,倘若像很可能的那样,未来中美竞斗和对抗加剧、中美冲突的可能增进,那么世界权势格局的长期趋势大概会与短中期状态相反,即全球或将分裂为中美各自为首的两个“紧密阵营”和一个非常巨大的“中间区”,后者将逐渐形成共同的意识形态特征,伴之以相应的国际政治实践。代表未来世界政治主潮的也许将是这个中间区,而非超级大国。

一、短中期状态(上)

随着中美对立和竞斗的迅速加剧,日本成为世界格局中美国战略阵营内的头号协从。特别与台湾问题上严重的军事政治紧张密切相关,日本加强与美战略配合,严重冲击甚而损毁作为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台湾问题底线。2021年3月16日举行的日美“2+2”会谈发表的美日联合声明特别提到“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共同社据出自日本政府的消息报道称,岸信夫与奥斯汀在会谈中约定,台湾海峡两岸间爆发军事冲突时,日美两国军队将就保卫台湾紧密合作,日本很可能派遣自卫队保护从事军事干涉的美国战舰和军机。4月4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发表电视讲话,说台湾的和平与稳定乃区域关键,“至关重要的是日美合作,使用威慑去创造一种台湾和中国可以在其中找到和平解决的环境”。菅义伟4月15日抵达华盛顿与拜登举行美日峰会,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宣告,美日“强调跨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跨台海问题”。这是自1969年尼克松佐藤联合声明(提出台湾对日本安全是重要因素)之后,美日首脑联合声明中再次提到台湾问题。

日本共同社2021年4月24日报道,据日本政府消息来源,内阁正在研究美中两国就台湾问题发生军事冲突情况下日本自卫队可能的反应方式,在现行国家安全法律限定范围内,研究集中于三种形势:安全危机浮现,若不抑制就很可能冲击日本安全;“紧密伙伴”遭受攻击,危及日本生存;日本自身遭到直接攻击。

大概,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6月28日对美国赫德逊研究所的演讲最能表现菅义伟内阁的心迹甚或真实立场:必须在中国对台湾的巨大压力面前“觉醒起来”,“保护作为一个民主国度的台湾”。更有甚者,7月6日副首相兼财政大臣麻生太郎对记者称,日本在密切监察台海局势。他在7月5日的演讲中强调,如果台湾问题爆发危机,就可能造成“威胁(日本)生存的形势”,“冲绳可能是下一个目标”,因而日本将与美国派遣军队联合干涉。

拜登政府将印太当作对华战略乃至整个对外战略的最关键概念,确认和宣布印太四国联盟在美国的印太区域政策中起“根本的、基石的”作用。印太四国联盟,还有美日澳以外的主要海洋发达国家英国及加拿大,已构成美国战略阵营的首要基干。2021年2月18日,印太联盟四国外长举行线上会议。会议结束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告诉记者,“四国外长一致强烈反对中国以武力改变印太区域现状的任何企图”。3月12日,由拜登政府提议的印太联盟四国政府首脑峰会线上举行,发表联合声明称,四国联盟将为在东海和南海“应对基于规则的海洋秩序遭到的挑战”便利合作,并且针对中国的“疫苗外交”约定,资助印度大力增长新冠肺炎疫苗生产能力,将巨量疫苗输往东南亚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

3月16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协调员库特·坎贝尔接受澳大利亚报纸采访,说中国不停止对美国的紧密盟国澳大利亚的经济强制,美国就不会与中国改善关系。此后,“经济强制”成为美国及其发达盟国对华主要抨击之一。5月5日,G7外长会议闭幕时发表公报,宣布“我们将集体努力,面对专断的、强制性的经济政策和做法促进全球经济适应力”。在中国政府5月6日宣布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之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5月13日对新闻界重申坎贝尔先前所言,说“我们已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表明,针对我们的最亲密伙伴和盟国的此类行动将怎样阻碍我们自己对华关系的改善”。顺便可以注意,针对对华态度较温和、力求维持和发展与华自由贸易关系的新西兰,或许是在华盛顿的支持和鼓励下,澳大利亚总理斯考特·莫里森飞赴新西兰,5月31日在旅游地皇后镇当面游说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阿德恩表示,新西兰在贸易和人权问题上对华维持“强有力立场”,与澳大利亚的相似。

4月28日,莫里森宣布,澳政府将支出5.8亿美元,在2026年以前完成北部四个军事基地的改建升级,并且与之相连扩展澳军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联合演习。此前3月中旬,美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印度,与印度总理莫迪和国防部长辛格达成共识,要深化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和防务、情报、后勤合作,以“威慑中国或任何其他想要与美国较量的国家”。2月3日,一架B-1B战略轰炸机由一架印度战斗机伴飞,抵达班加罗尔国际机场,这是美国轰炸机1945年之后首次飞抵印度次大陆。印太司令部请求国会五年内拨款273亿美元,作为新计划“太平洋威慑倡议”(the 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的资金。该计划除加强关岛的导弹防御外,还为下述两个项目提供资助:(1)印太美军与四国联盟其他成员国的联合演习;(2)加强信息技术,以便冲突爆发后阻止中国锁闭印太区域内盟国的通讯。到6月上旬,五角大楼正式请求国会为“太平洋威慑倡议”拨款时,款额已超过500亿美元,提议的资助项目也相应增多,添上了新的夏威夷雷达防御、太平洋地区海空军和海军陆战队兵员增加、更多情报和侦察资产等。

二、短中期状态(中)

印太联盟正在迅速有效地推进自身的扩展,争取直接或间接地包括英国和欧盟主要国家,与北约密切勾连,甚至还有韩国的局部参加,表现该联盟扩展其涵盖的功能领域,使之包括诸多非战略军事或准战略军事方面。不仅如此,近来美国与大多数盟国在涉华三方面——重组供应链、新冠疫源第二轮国际独立调查和“网络与技术外交”——的合作也特别值得注意。

增多印太联盟的强国成员和扩大其强国联系,显然是拜登政府的一项目标。对此,《泰晤士报》2021年1月29日报道,英国政府积极响应,将其作为英国脱欧后战略的一部分。3月16日,英国内阁向国会提交英国脱欧后对外政策方向规划文件,其中将与美国协作和英国战略武力部署于“愈益成为世界地缘政治中心”的印太区域列为对外政策优先。

多少出自与印太联盟协调的需要,英法德三国已宣布2021年年内在南海显示武力存在。法国最起劲。法国的核动力攻击潜艇“埃默罗德号”已于2021年2月初穿越南海,两栖攻击舰“托内尔约讷号”和护卫舰“舒尔库夫号”将两次穿越南海的“北京声索水域”(英国《邮报》语);作为“贞德”年度演习的组成部分,法国战舰还将参加与印太四国联盟所有成员国海军一起进行的大规模演习。不仅如此,法国还协同日本和美国,5月11至17日在日本西南长崎县、宫崎县和鹿儿岛县举行代号为ARC21的地面作战演习,有100名日本陆上自卫队、60名法国陆军、6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官兵和有关军舰军机参加。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就此在演习前说,法国“是唯一在印太区域有经久军事存在的国家,它也是一个与日本共有自由和开放印太视野的、志趣相投的国家”。

英国海军行动规模特大,也格外张扬。5月22日,英国6.5万吨最新型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率其庞大的打击群从朴次茅斯港出发,经地中海前往印太洋域,包括穿经南海和访问新加坡、韩国、日本和印度等国,与盟国和伙伴国舰队作数次联合演习,这被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称作“一代人以来最重大的皇家海军部署”。5月底,该打击群驶达葡萄牙海岸,开始与包括18艘战舰和5000名军人的北约海军联合演习。一向热衷于推进北约武力与印太区域密切勾连的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登上“伊丽莎白女王号”,称“我们面对全球性威胁和挑战,包括随中国崛起而来的力量对比转移”,而这次联合演习“表达北约的决心”。6月21日,美国海军陆战队数架F35-B战机从“伊丽莎白女王号”起飞,由英国类似战机陪同,在中东上空打击“伊斯兰国”(IS)目标,是为1943年以来美国战机首次从外国战舰上起飞投入战斗使命。7月27日,“伊丽莎白女王号”刚过新加坡海峡进入南海,就与其打击群中的两艘英国战舰、一艘美国战舰和一艘荷兰战舰会同三艘新加坡战舰进行联合演习。

还有欧洲的其他重大角色。德国政府2021年3月初宣布,一艘德国护卫舰将于8月驶往亚洲,在返回途中穿越南海;虽然,德国政府申明,它不会进入中国控制的岛礁周围12海里水域。令美国海军首脑、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尔·吉尔迪上将欢愉的是,盟国海军纷纷向他表示“旨趣盎然”,要花费更多时间和资源与美国海军一起训练,特别是在针对分别拥有约60艘潜艇的中俄两国的反潜战方面。至于作为多国组织的欧盟,也在南海问题上发动针对中国的外交干预。2021年4月24日欧盟发表声明,指责中国的行为、包括约200艘大中型船只组成的渔船队久驻牛轭礁,危害南海和平与稳定,敦促所有争端方遵守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就菲律宾诉案的裁决,而该裁决完全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声索和主权声索。

在当前和未来可预料的时期内,欧盟与其主要国家在它们关注的绝大多数涉华重大问题上,都由于它们的自主决定和美国的影响以及这两者的互动,采取与美国及其海洋性盟国大致相同或较相似的立场,或者说所同大于所异。这些重大问题是台湾、南海、美日军事同盟和东海、印太四国联盟及其与北约的联系、新疆、香港、贸易争端和产业政策、高技术脱钩和遏止、产业链重组、意识形态影响竞争、据称的网络攻击和信息造假、国际独立调查新冠肺炎流疫起源。由此看来,欧盟与其主要国家的立场及相关行为基本是与中国对立或竞斗,只是程度上稍缓于美国及其海洋性盟国。何况,欧盟与其主要国家对拜登政府高度重视、着力尊重和大力拉拢盟国感到欢欣,较多地接受其影响在所难免。当然,欧盟与其主要国家在对华贸易和投资、应对气候变化、原则上立意多边主义和全球治理、伊朗核问题等少数问题上与中国有较多相似立场和相关合作。这些对中国和欧洲来说当然都至关重要。但是,它们不会或至少不大会对欧中关系有经久的决定作用,也不会或至少不大会显著阻滞欧洲在对华态度上较接近美国。

拜登政府积极促使北约与印太联盟或其非美成员国密切勾连,而且在这方面有其首要协作者,即一向热衷于推进北约武力多少扩至印太区域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2021年6月1日在北约外长线上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强调,北约应当加强与日本、澳大利亚以及韩国和新西兰的纽带。布林肯同时还表示支持斯托尔滕贝格使北约“更有弹性和更能对抗全面挑战”的努力,它们来自中国和俄罗斯。拜登总统6月中旬访欧前夕,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高级主任阿曼达·斯洛特就这次访问表示,北约需要“采取行动去保证它适当地摆出态势对付较新的威胁”,“中国就是这些威胁之一,我认为(北约各国)领导人将评估这一需要,以便经调整去应对北京对我们的集体安全、繁荣和价值所展现的挑战”。

6月14日在布鲁塞尔,北约举行有拜登亲自参加的成员国政府首脑峰会,会后发表公报,宣称“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对与(北约)同盟安全相关的地区,中国申明的野心与其伸张的行为构成系统性的挑战”,宣布北约计划与印太联盟成员日本和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和韩国加强“政治对话和实际合作”,以促进共同安全和支持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就此,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说,美国已推动其他成员国同意在2022年的北约峰会上修改作为战略总纲的北约“战略概念”,将应对中国的挑战纳入其中。

近来,美国与其大多数盟国在涉华三方面——重组供应链、新冠疫源第二轮国际独立调查和“网络与技术外交”——的合作特别值得注意。在第一个方面,联合对付中国被指控的“经济强制”为其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5月5日在伦敦举行的G7外长会议发表公报,其中宣布“将集体努力,面对专断的、强制性的经济政策和做法促进全球经济适应力”。6月15日美国欧盟峰会决定成立“贸易和技术理事会”,主要负责就高技术领域针对中国去协调美欧的政策。在第二个方面,一系列事态令新冠疫源问题针对中国重新发酵后,国务卿布林肯6月第一周表示拜登政府决心就疫源“寻根究底”,向中国问责。与此相应,欧盟领导人冯·德莱恩和米歇尔于6月10日呼吁世卫组织召集第二阶段在华疫源调查,不受任何阻碍和干预。在拜登的着力推动下,G7康沃尔峰会最后公报也作同样呼吁。在第三个方面,拜登政府7月中旬纲领性地抛出“网络与技术外交”,主要针对中俄两国,被凸显为与美国国家安全休戚相关的新型战略军事领域工具,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稍后,美国、英国、欧盟以及北约、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微软公司大同小异地协同指控和抨击中国国家安全机构进行大规模网络攻击及传播勒索软件。

在力图整合诸军事同盟协力对华时,华盛顿还眼望首尔。对韩新冠肺炎疫苗供应的不确定性和芯片高技术继续准用的不确定性构成两大主要的直接和间接施压的杠杆。到4月间,美国的努力终于奏效:韩国最大报纸《朝鲜日报》4月30日据出自政府官员的消息报道,青瓦台已决定文在寅总统5月21日访美时正式告知拜登总统,韩国部分地参加印太四国联盟,主要在高技术(特别是半导体技术和产品)以及新冠疫苗投放和气候变化方面。5月21日,在与文在寅的峰会结束后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拜登说,“我喜欢这位总统的原因是,他并非只谈论美国和朝鲜,恰如我并非如此一样,他在谈论印太和世界”。文在寅则宣布,韩美商定将携手构建稳定的半导体、电动车蓄电池和医药品供应链。同日,三星电子和LG等韩国四大企业集团在华盛顿发布对美投资计划,总规模达394亿美元,其中三星电子投资晶圆代工工厂新建项目170亿美元,LG能源解决方案和SK创新投资约140亿美元,现代汽车在电动车生产和充电基建方面投资74亿美元。

令人吃惊和可能预兆不祥的是,在美韩首脑联合声明中,文在寅居然表示要“就台湾海峡和平稳定”与美国协作。另外很值得注意的是,据2019年10月以来的陆续报道,文在寅政府在从事韩国多年来最大规模的战略强军,力求建造一艘可垂直起降F-35B战机的航空母舰和两艘核动力攻击潜艇,以增进远程军事力量的投射能力,例如参与保护输油命脉中东水道。

或许,未来参与保护的还有同样的输油命脉南海水道。不仅如此,5月21日在美韩首脑联合记者招待会上,文在寅宣布美国同意取消1979年订立的对韩国自制导弹的限制(射程不超过800公里,弹头重量不超过500公斤)。由此,韩国据信将优先开发射程1000至5000公里的中程导弹,可打击远超出半岛的目标,还可能试图开发中远程潜射导弹或研制高超音速武器。

韩国的走向显示,“部分加入”印太四国联盟是拜登政府谋求扩展该联盟的重要方式,也是该联盟扩展其涵盖的功能领域、使之包括诸多非战略军事或准战略军事方面的重要表现。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协调员坎贝尔将这一构想作为原则作了公开表述。他在5月26日对斯坦福大学索伦施泰因亚太研究中心发表线上演讲时说,2021年秋天印太四国将举行集中商谈基础设施建设的线下会议,以便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竞斗和对抗。他强调,美国先前在亚洲帮助建设的“操作体系”需以种种方式予以振兴,“不仅由美国,也由使用该操作体系的其他国家,而这意味着日本,意味着韩国、澳大利亚,还有希望在亚洲和整体上做得更多的欧洲国家”。

三、短中期状态(下)

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由拜登政府延续和大为加剧,美国近乎马不停蹄地强化和升级对中国的戒备、威胁、围堵、孤立和反推,因而迫使中国不仅在自身国力发展上、也在战略性外交方面采取相应的重要措施,以便在严重挑战面前捍卫中国的紧要利益。于是,两大联盟对抗和竞斗的格局已初露端倪,至少从2021年3月往后。3月22至23日,中俄两国外长在桂林会谈,俄罗斯外长呼吁两国共同减少对美元和西方支付体系的依赖,反击西方的意识形态攻击,更加增进合作去反对美国霸权,中国外交部则宣布双方以联合声明“阐释了人权、民主、国际秩序、多边主义概念的正确内涵,展示中俄共同捍卫国际公平正义的坚定意志”。

拜登访欧前三项峰会结束之际和第四项峰会即拜登-普京日内瓦会晤前夕,俄罗斯在离夏威夷仅几百英里处举行冷战结束以来俄在太平洋的最大海军演习。中国外交部则表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没有上限。6月28日,习近平与普京举行视频会晤,发表联合声明正式宣布《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延期,并且无保留地支持对方的内外基本政策。俄新社同日称,“美国的行动能导致俄中创建军事同盟”。

2021年3月27日,中国与伊朗两国外长在德黑兰签署为期25年的经济合作协议,规定中国在今后25年里向伊朗投资4000亿美元,用于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军事合作,交换伊朗定期以折扣价格向中国提供石油。2021年3月22日,习近平与金正恩分别通过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与朝鲜新任驻华大使互致口信,习近平表示,“中方愿同朝方和有关方一道,坚持半岛问题政治解决方向,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为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繁荣做出新的积极贡献”。半岛非核化未被提及。金正恩则表示(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中两国应当团结反对“敌对力量”。7月11日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就中朝盟约缔结60周年金正恩致电习近平,再度称,面对“敌对力量”朝中两国间的“同志式互信和战斗式友谊日益加强”,习近平则致电金正恩,表示要“不断引领两国间友好合作关系进至新阶段”。7月31日朝中社报道,习近平与金正恩又一次互致电函,“电函强调中国和朝鲜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新形势下中方与朝方一起……依凭成功贯彻双方达成的重要共识,成功捍卫、巩固和发展中朝关系”。

简言之,中朝已恢复同盟关系话语和意识形态共性表述,半岛无核化已不再是中国对朝立场和政策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2021年2月初以来,中国政府顶住西方压力,坚持未对缅甸军方推倒议会政府和大规模镇压抗议浪潮做任何公开批评。

四、长期趋势

在很可能的未来局势即中美竞斗和对抗加剧、中美冲突的可能增进的情况下,世界格局的长期趋势如何?或者说,从这并非必定的假设出发,如何预计世界格局的长期趋势?

预示长期趋势的迹象可以先从俄罗斯说起。值得注意的是,与2021年俄罗斯大幅度加强对华战略协作关系的状况不同,或者说先前面对特朗普的普京与现在面对拜登的普京不同,差不多整个2020年,俄罗斯担忧过深地卷入急速加剧的中美竞斗,渴望保留或增进在此境况中的对外政策独立性。某些与普京总统联系密切的俄罗斯对外政策思想界“大腕”敦促克里姆林宫倡导一种在中美之间的“新不结盟”路线,并且尝试引领“一个国家共同体,它们都不愿站在任何全球或区域霸权的觊觎者一边”。

还有更重要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有一些差不多众所周知的“世界观言谈”。例如2020年11月中旬马克龙接受法国《大陆》杂志采访时强调,欧盟各国必须继续努力,争取变得在防务和金融领域“独立于美国”,甚至在当选总统拜登入主白宫后亦如此。“只有我们认真,只有我们就我们的防务而言主权自主,美国才会尊重我们”。还有,例如印度尼西亚外长2020年9月8日明确表示,她的国家以及东盟“不想被拖入(中美)竞斗”。

所有这些类似的现象大概已经提示未来世界的某种意识形态特征,它基于未来世界的权势、利益和心理格局。在可以设想的“后新冠疫情时代”,除去站在美国或中国一边的很少数“忠诚协从”,世界其余国家受它们各自的国家利益必需和信念驱动,会努力维持或争取自己在不同程度上的中立和政策独立。在某些领域和某些时候较靠近美国,在另一些领域和另一些时候较靠近中国,并且总的来说,有如国际危机集团联合国主任理查德·戈万2020年9月所言,“认为美国毁坏、中国贪势(the U.S.is destructive and China is power-hungry),它们不觉得两者之中哪个很吸引人。雄心勃勃的欧洲人如马克龙见到填补领导作用空缺的机会,因而意欲挑战北京和华盛顿”。

也就是说,倘若如此,全球政治经济和“心理世界”便将分裂为两个“紧密阵营”和一个非常巨大的“中间区”。此“中间区”将足够能动,或者用欧盟外交事务首席负责人何塞普·博雷尔的话说,欧洲是竞争者,而非单纯的中美竞争场所。

该“中间区”包含大多数大国——发达大国和发展中大国,它们单个的分量虽然不如中美两国,但仍那么重要,那么独立,那么有“战略性”,以致依据它们在不同的相关问题领域的利益和信念偏好,迫使美国或中国对它们作重要让步。也因此,中国的外部环境严峻包含现有的与正有或将有的两大含义:现有的主要来自美国的对抗和高压,正有或将有的可能主要来自中间区的疏离和抵制。

非常巨大的“中间区”虽然将包含政治/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体系五花八门的各式国家,但将逐渐形成其意识形态共通处,或曰其共同的意识形态鲜明特征,那就是世界多极化、霸权斗争非全局性、世界重大问题多样性、“领导作用”随问题领域不同而区分化、其余国家不与超级大国军事结盟或全面结伴(特别是经久的战略结伴)等观念,那大致正是中国在若干年前经久信仰和倡导的。如法国总统马克龙2020年9月22日在联合国大会所言,“今天的世界不能归结为中美之间的单纯竞斗,不管这两大强国有多大的全球分量”。亦如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2020年9月13日所言,“欧盟必须界定自己的利益,必须强大和独立——独立于中美两国。这对在21世纪成功至关紧要”。2021年1月26日,在拜登入主白宫之后,德国总理默克尔仍对欧盟强调,须对中美竞斗保持总的独立和中立态势。代表未来世界政治主潮的也许将是此中间区,而非超级大国。

因此,有一种重大的未来可能,即全球政治和思想观念环境发生转变,变得不那么容忍霸权性权势政治,更强劲地倾向民族国家权利和政策独立,平等主义国际/跨国舆论将起更大作用。在一个高技术时代里,任何大国强国都更难以在多数不同的功能领域内一概拥有优势。

其实,根本的个中道理早在1752年就由大卫·休谟道出。这位大哲学家和史家在其著名的《论均势》一文末尾强调,“巨型君主国(当时代人这么称呼大霸权国)大概毁坏人性;在它们的飙升、持续甚至崩塌中,那从不可能距离其确立很久。……因而,人性制约其本身的无限腾升;因而,野心盲目地致力于毁伤征服者”,波旁法国、哈布斯堡奥地利、哈布斯堡西班牙、鞑靼帝国、罗马帝国莫不如此。此乃至理名言。

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https://mp.weixin.qq.com/s/ApIvcBS5rZOJgXpylTONdQ 发表时间:2021年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