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科技湾区”建设面临的挑战与出路——粤港澳大湾区的抉择

作者: 曹钟雄,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新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博士 出版日期:2019-04-18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资本、劳动力、技术等生产要素的流通加快,“全球价值链”特征日益深化,产业集聚加速,区域基础设施呈现互联互通一体化态势,并形成以城市群为载体的经济结构。在全球第五轮价值链重构的关键时期,粤港澳大湾区(以下简称“大湾区”)需要聚焦科技创新战略,依托庞大的制造业基础,逐步通过植入科技创新,加强原始创新能力和基础科学研究能力,实现“科技创新+智能制造+高端服务”多元融合。

一、大湾区建设“科技湾区”的基础

大湾区总面积达到5.6万平方公里,总人口近7000万人,生产总值1.60万亿美元,具备建设“科技湾区”的良好基础。

大湾区科技创新的基础优势明显。大湾区产业覆盖金融、服务业、制造业、旅游业等,产业链上下游配套较为完整,开放程度较高,经济活力和国际影响力较强,具备成为国际一流湾区的客观条件。大湾区全球500强的企业个数超过旧金山湾区,接近纽约湾区。大湾区主导产业突出,形成了两个万亿级产业集群,20个千亿产业和众多百亿产业集群,近300个各类细分产业集群,为科技湾区建设提供了良好的产业基础和供应链配套。两个万亿级产业集群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产值高达2.82万亿元,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产值为1.03万亿元。

大湾区呈现出科技创新产业结构特征。在产业基础、国际知名高校数量、全球知识产权的密集度等方面,大湾区均初步具备建设“国际科技湾区”的基础。大湾区相比旧金山、纽约、东京等湾区产业更为多元化,二产和三产占比较为接近,分别为42.1%和56.3%。专利产出数量优势明显,2017年发明专利申请量超过17.6万件,超过其他三大湾区的总和。

大湾区制造业产业链条相对完善,具有强大的产业基础、完善的产业链条、高效的产业转化速度。珠江东岸,深圳和东莞构建的电子信息产业涌现出华为、腾讯、中兴、比亚迪、大疆、富士康等全球领先企业,还有华星光电、欧菲科技、长盈精密、波恩光学等配套龙头。珠江西岸则形成了以格力、魅族、美的、广汽、大众为龙头的装备制造业中心。此外,大湾区的产业还积极向生产性服务业升级和高新技术产业转型。

创新的基础条件优越。大湾区全球大学100强中有5所在香港,科研实力雄厚。广东正加速国家大科学装置的投入和布局,目前已建设4个大科学装置,分别是散裂中子源、中微子实验二期、加速器驱动嬗变系统及强流离子加速器。截至2017年,广东共有各类国家重点实验室28家,位居全国第4;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3家,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2家。在内地与港澳合作方面,港澳国家重点实验室伙伴实验室共18家,其中,香港16家,澳门2家;科技部国际合作基地(粤港澳联合实验室)1家;教育部国际合作实验室(与港澳共建)5家;广东省教育厅粤港澳联合实验室5家。

二、大湾区“科技湾区”建设面临的挑战与问题

过去,大湾区制造业发展主要依靠传统劳动密集型和土地资源密集型的生产方式,随着成本的上升,产业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正在逐步消失,湾区内制造业一方面不断向东南亚等地区加速转移,另一方面,内部企业向高端跃迁的压力陡增。湾区的产业现状倒逼区域经济进行结构性调整,需要加快向科技创新和技术升级方向发展。

(一)大湾区科技创新的质量有待提高

大湾区在创新实力上大而不强的局面还没有根本改变,存在着一些明显的短板。制造业发展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层级,对全球供应链的控制能力弱,企业议价能力较低。参与国际竞争,更多还是靠数量扩张和低价竞争方式,很多产业面临“低端锁定”和“前店后厂”模式的路径锁定。

大湾区在创新上出现的短板有多方面原因,除了教育和基础研究需尽快提升水平外,在产业创新领域也有许多短板亟需弥补,如关键技术、零部件、材料、设备受制于国外,高端开发人才不足等。由于缺乏前沿创新,价值链高端核心领域积累不足。香港和澳门虽在教育、科研和金融实力上较强,但产业创新能力弱的短板较为突出。

从大湾区内的全球500强企业看,科技企业的人均创收以及利润率与旧金山湾区相比还存在较大距离。从行业布局看,大湾区高科技行业不及旧金山湾区,产业丰度不如东京湾区。

粤港澳大湾区的专利主要集中在消费类电子产品制造和先进制造领域,更多以技术创新为主,前沿基础研究能力较弱。这些专利对经济社会的贡献难以与其他湾区的专利质量相媲美。根据国际信息服务企业科睿唯安发布的《2017年全球百强创新企业.研究机构榜》显示,大湾区创新科研机构仅华为上榜,机构数与其他三大湾区相比,差距较大。

(二)大湾区制造业外迁态势倒逼加快创新

产业外迁态势进一步加剧。近年来,随着发达国家再工业化与贸易摩擦等外部形势的新变化,

外资企业面临着高端制造回流,以及低端制造向内地城市东南亚国家转移的双重挤压。此外,作为优势产业的本土电子信息行业也呈现出配件生产龙头企业外迁的情况,如触摸屏领域的欧菲光迁到南昌等。大湾区制造业进入了智造升级的关键阶段,成本上升加速传统制造业转移,高端环节的技术空白亟待填补,关键零部件的生产与研发亟待加强。

(三)要素流动问题短期内难以取得实质性突破

创新要素的流动上,大湾区“一国、两制、3个关税区、4个中心城市”的特征,既是优势,同时也是发展的难题所在。三地经济制度、法律体系和行政体系均存在差异,各项因素难以高效便捷流动,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大湾区内部的协同创新能力。

三、国际一流湾区科技创新经验借鉴

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产业特色各不相同,但都是科技创新中心。大湾区要建设“科技湾区“,在借鉴对方先进经验的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基于自身产业的需求和优势,进行科技变革,实现产业与科技共振,催生更大的动能。

旧金山湾区:保障科研、资金、人才供给,助力科技创新和产业化融合。科技创新成就了旧金山“科研湾区”地位。在科技创新方面,旧金山湾区值得大湾区借鉴。旧金山湾区成功经验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科研机构为产业提供了创新的人才和科技资源,并以此与企业形成创新互动。湾区大学与企业相辅相成,很好地促进产学研的无缝对接。二是具有强大的科技金融体系和风险投资机构集群。旧金山湾区的风险投资机构占美国的30%多。丰富的风险资本为湾区的创新和创业提供坚强的资金后盾。近年来,旧金山湾区每年的风险投资总额超过200亿美元,占美国风投总额的33.5%以上。三是包容且多元的移民文化,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端人才。

东京湾区:以母工厂为基础推动科技创新建设。工业区、高校和研究所的融合发展,特别是以企业为主导的科研平台成为东京湾区工业高质量发展有力措施。20世纪80年代后,东京湾区产业与大湾区现在情况类似,面临产业转移和成本上升。这些因素倒逼企业向知识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政府通过政策引导,推动企业高度重视研究和科技创新,如丰田、索尼、NEC、佳能、三菱电机、三菱重工以及东芝等企业成立的研究所。在京滨工业带,形成了一套以母工厂为核心的“产学研”体系,使得东京湾区成为当时全球科技产业研发中心。东京湾区的科技创新发展与这些工厂密不可分。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企业在本土建设母工厂,以母工厂为平台,实现产业和科技融合,同时,服务于对外投资的工厂。

纽约湾区:以集聚科技巨头实现再工业化。近十年来,纽约一直致力于推动科技创新发展。在曼哈顿建立一个无边界的高科技园区。这些传统的商务中心,集聚着包括从旧金山转移而来的高科技企业群,成为美国继硅谷之后发展最快的信息技术中心地带。曼哈顿中城、下城区地区,集聚了互联网、新媒体、网络科技、信息技术等高科技企业,与媒体、广告等传统行业的融合,形成了新型的横跨地理与虚拟网络的科技创新生态系统。纽约政府形成了科技创新的“东岸模式”。科技创新从业态和产业融合上,推动纽约成为新的高科技枢纽,超越波士顿,成为与硅谷媲美的第二大科创地区。

四、大湾区建设“科技湾区”的对策建议

大湾区已具备成长为世界级湾区的基础,在全球第五轮价值链重构关键时期,需要聚焦科技创新战略,取代东京湾区成为新的亚洲价值链(制造+科技)中枢,成为世界一流的“科技湾区”。应依托庞大的制造业基础,逐步通过植入科技创新,加强原始创新能力和基础科学研究能力,加强创新平台建设,破除影响创新要素流动的瓶颈和制约,实现“科技创新+智能制造+高端服务”多元融合,推动大湾区由制造湾区向科技湾区发展,建成全球科技创新高地和新兴产业重要策源地。

(一)构建大湾区“共享产业链”

引导企业在湾区内就近转移,降低产业链配套及创新成本。因成本、土地限制等原因外迁意向强烈的企业,引导其在湾区周边转移,着力保障全产业链在大湾区都市圈内布局。强化湾区内部的产业链分工协同,保障湾区内部产业链的完整性。积极构建大湾区“共享产业链”,最大化节约产业链及创新链配套成本,推动制造业及研发创新的可持续发展。拓展“飞地经济”发展模式,以飞地经济为平台,形成“总部+基地”的方式,实现产业转移的合作共赢。

(二)聚焦“强链补链”,加快向价值链中高端攀升

推动形成大企业“龙头”带动、中小微企业“特尖专精”的发展格局。鼓励中小企业深耕细分市场赢得话语权,培育一批高度专业化、掌握核心技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隐形冠军”企业,为最终产品提供关键零部件,推动产业链向高端跃升,提升产业链整体附加值及竞争力。重点瞄准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生物医疗等领域的核心技术和产业链关键环节,筛选一批链条型、基地型、龙头型高端项目,大力引进产业链缺失的关键环节、核心企业、上下游配套企业。加快形成完整产业链,同步布局创新链,着力提高产业自给率和核心竞争力,谋求价值链高端站位。

(三)强化科技成果产业化能力,着力构建“共享创新链”

加大科研成果产业化的转化力度。在“科技湾区”建设中,大湾区应该建立起以企业为主导,政府支持、科研机构参与的科技创新模式。探索适合大湾区市场主体创新的新路径。以企业为纽带,连接企业上下游,产学研一体,形成开放的“共享创新链”。以大装置、国家重点实验室、各种研发中心为高点,开展跨领域的多学科交叉研究。在大湾区各市协同建设功能综合,并具有经济效能的综合性科学中心,解决一批“卡脖子”的重大科学难题和前沿科技瓶颈。实现打造“科学研究—技术创新—成果转化—企业孵化—产业化”的完整创新链。

(四)以制造业升级为核心,推进产业链与创新链有机融合

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深度布局智能制造的母工厂,在湾区各节点城市建设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现代高端工厂。依托“一带一路”建设,重构基于“一带一路”的供应链新体系,将劳动密集型的部门制造环节转移到成本低的沿线国家,降低大湾区的产业供应链综合成本。香港、澳门与内地已形成了良好产业合作关系,未来要在全球坐标体系下谋划强化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功能。内地城市更要牵手香港创新资源与国际化优势,促进粤港澳深度合作,形成跨区域产业分工协作网络,助力建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抢占国际竞争的制高点。加快形成“世界科技+湾区制造+全球市场”的创新发展模式,共同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参与全球要素配置、产业分工和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