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地区政治 > 文章

成汉平:越南与欧盟双边自贸协定即将正式生效

作者: 成汉平,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0-08-2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6月8日,越南第14届国会第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了《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EVFTA)和《越南与欧盟投资保护协定》(EVIPA)。越南《人民报》评论称,这是“把走向欧盟市场的门打得更开”的历史性事件,越南政府网站也称其为“打开新的发展天际线”的重大事件。经国会批准后,这两项协定最快于今年7月在越正式生效。

越南对协定实施充满期待

2012年6月,越南与欧盟正式启动自由贸易和投资保护协定谈判。谈判进行了近八年时间,一波三折,进展并不顺利,险些半途而废。这主要因为,欧盟内部存在较大分歧,一些欧盟国家不相信越南在人权标准方面能满足欧盟的要求,也不认为欧盟成员国在与越南的经贸合作中能获得足够的实惠,相反担心与越南的自由贸易可能冲击本国经济。这两份协定在欧盟的投票结果似乎证明了这一点,EVFTA获得欧洲议会633票中的401个赞成票,EVIPA则获得648票中的407票支持。

另外,越南加入EVFTA和EVIPA的前提是国内企业必须成立独立的工会组织,这对越南现有的制度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于是,围绕独立工会认定、组成形式、选举与罢工等问题,越南与欧盟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双方如同挤牙膏一般艰难前行。不过,越南在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时已经意识到成立独立工会的必要性,这一难题终得化解。

欧盟最终认定,越南的人权状况尽管“不尽如人意”,但已有明显改善,人权问题也迎刃而解。双方最终完成谈判,于2019年6月30日正式签署了协定。欧洲议会在2020年2月12日完成了批准手续。受新冠疫情影响,越南直到6月才完成国会批准手续。至此,两份协定进入正式启动阶段。

与欧洲议会不同,越南国会以高票通过这两个协定,显示出越南对它们寄予厚望。越南政府网站以《越南飞得更远,飞得更高》为题发表评论,对两份协议即将生效大加称赞,称越南是第一个与欧盟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东盟发展中国家,也是第一个与欧盟建立自贸关系的亚太发展中国家,两项“第一”的意义在于展现了越南促进贸易平等及可持续发展的努力。文章还认为,经过近十年的漫长等待,尤其在新冠疫情阴影笼罩全球之际,两份协定的生效凸显了越南融入国际社会的价值。

越南对这两份协定充满期待不无道理。一是能够降低关税,打开欧洲市场。根据EVFTA相关条款,越南出口欧盟的商品几乎都能减免约77%的关税,未来甚至能够减免99%,这意味着越南商品可以大规模进入欧洲市场。越南官方预计,EVIPA实施之后,将给越南增加至少14.6万个工作岗位。越南政府历来重视就业,因为这与社会稳定、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息息相关。二是政治上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融入国际社会是越南历次党代会强调和明确的政治目标,与欧盟签署贸易投资协定表明越南已经与国际社会深度融合。越南媒体评论称,这两份协定相当于在越南与欧盟之间“搭建了一条高速公路”,越南将搭乘欧盟发展的快车。这不仅表明了越南的开放立场,也能在双方深度融合的同时给越南带来实惠。越南认为,相较于美国,欧盟是更加可靠和可信的合作伙伴。三是开辟欧洲市场,能减少越南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这也是越南希望看到的。

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越南对EVFTA和EVIPA充满期待,殊不知真正的考验尚未到来。由于协定本身及外部客观因素影响,协定实施并不会一帆风顺,而是充满荆棘。

越南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协定是双向的,越南商品出口欧盟的同时也向欧盟打开了国门。在未来,来自欧盟的汽车、葡萄酒等大量商品必须以低关税或零关税进入越南市场,这对越南同类产品的冲击可想而知,汽车工业、酿酒业等有些新兴产业甚至可能面临灭顶之灾。虽然EVIPA能给越南带来一定数量的就业机会,但未必能抵消在这些领域失去的就业岗位。

近年来,由于中美经贸摩擦及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因素,中国部分产业转移到越南,从而使越南经济表现强劲。因此去年越南与欧盟达成贸易协定时,双方对协定的未来有所期待。如今受疫情影响,世界各国遭受了严重的经济冲击,欧洲各国的市场需求必然大幅下降,这对于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越南来说,负面影响不可忽视。越南曾乐观地认为,在EVFTA和EVIPA实施的前五年,协定将推动越南国内生产总值(GDP)每年增长2.18%至3.25%,从第六年到第十年间每年增长4.57%至5.3%,从第11年至第15年将推动GDP增长7%至8%。如今看来,当初的预想可能无法实现。

此外,协定中有些条款要求相当高,在实施过程中将面临挑战。欧盟针对越南的劳动条件、原材料产地规定、食品卫生与安全、知识产权、公开透明、反贪腐等方面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而越南的食品卫生条件差强人意,劳动条件也不容乐观。越南各界也感慨称,“这是历史上对越南要求最高的国际协定”。

如前所述,越南曾试图利用这两份协定来摆脱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如今看来不大可能实现。近期,越南曾派出人员先后前往日本和澳大利亚推销荔枝等水果,试图打开新的市场,但结果并不理想。日本和澳大利亚的消费市场潜力有限,受疫情影响,经济持续低迷,购买力今非昔比。相较之下,如果将产品推销到中国,两国之间便利的交通设施能够降低运输成本,可以实现合作双赢。笔者曾陪同部分越南投资商到中国一些地方实地考察,他们无不感叹中国市场的规模。此外,中越之间有陆路、水路和空中运输,通关便利,优势明显。2018年,中越双边贸易额突破1000亿美元,中国也成为首个与越南商品贸易额突破1000亿美元的贸易伙伴。

从生产现状看,越南生产的鞋帽、服装等纺织品是出口欧盟最多的商品,它们都离不开棉花和棉纱。由于越南与欧盟的协定明确规定了原材料产地,不产棉花的越南只能依靠中国,未来将有大批中国商人把自己的工厂搬到越南,并贴上越南制造的标签。越南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实现商品出口,这将是中越经济合作的另一种形式。因此,许多越南人企图借助越南与欧盟协定摆脱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恐怕还无法实现。

来源:世界知识,https://mp.weixin.qq.com/s/5_cUSXSfYiadtcdk3tIyBA 发表时间:2020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