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区域经济 > 文章

刘守英:发挥举国体制优势,助湖北经济恢复与重振

作者: 刘守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院长、教授 发布日期:2020-05-28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张培刚基金会召开湖北疫后经济应对的通知发给我以后,我就把它各个圈转了一遍,邀请大家上线来听,一起出主意想办法。湖北和武汉打了那么一场史诗级的抗疫战后,接下来经济恢复战怎么打?在中央召开专门针对武汉和湖北经济疫后恢复会议的前两天,我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张元专门写过一个报告送上去,就是关于武汉疫后经济恢复的一些建议。我今天想谈三个问题,一是为什么要继续启用举国体制恢复湖北和武汉的经济;二是在哪些方面发力:三是提几点建议。

一、为什么光靠湖北自己不行。

前面几位专家谈了很多湖北和武汉的契机和下一步的着力点,我都同意。但是,现在更要紧的是,怎么把当下这一关扛过去。从这次的疫情冲击来讲,它是一次湖北受到的最大冲击,对武汉来讲这一冲击也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它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所以,我想疫后要解决的最紧迫问题是,怎么先把日子过下去,至于下一步,等过了这一关再谋。从今年湖北和武汉的情况来讲,我觉得重点还是经济恢复、经济重振。当我们把基调定位为经济恢复和经济重振时,我们要面对的现实是,完全靠湖北行不行?就像我们打新冠疫情抗击战一样,显然一个省自身的力量不行,经济恢复同样如此。在武汉解封时,看到各地的医疗队的英雄们一个个摘下口罩时,我们当然激动,就在那一刻我脑子里冒出一个不解思索的念头,抗疫时期的举国体制、战时体制帮助武汉和湖北取得了抗疫的决定性胜利后,接下来的经济恢复,是不是还需要这套体制帮助湖北和武汉度过经济恢复难关?

我今天发言的主要观点是,湖北和武汉的经济恢复和重振必须要继续启用举国体制。有几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湖北和武汉这次面临的困难不一般,完全靠湖北、靠武汉自身,短期内过不去,甚至中期会出大问题。前面的专家讲了,湖北的 GDP掉下去一半!这意味着什么?一个省封省、一个城市完全封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整个经济活动被阻断,要素被阻断,经济联系基本上被断裂。我觉得,无论是从经济数据、还是经济活动的状态、以及经济运行的体质特征来讲,今年全年完全靠湖北自身回不去。第二个理由,如果回不去的话,湖北的经济状态就会对全国和其他地方产生重大影响。湖北经济一旦塌陷,不光是湖北自己的事,而且会波及全国,我们的几个重点产业,不光是武汉自己的事,而且关乎全国和国际的相关产业链条。它的汽车、电子、化工、农业等产业在全国都是举足轻重。这一次这些产业几个月封下来,实际上产业和企业基本停下来了。现在半年已经过去了,后面几个月很关键,加上国际的疫情已经全球化,这些产业能不能全面恢复实际上是存在问题的。所以,我现在提出湖北和武汉经济恢复当下要防的是湖北的产业和经济的塌陷。第三个理由是武汉这个城市受到的重创要实事求是评估。这一次疫情冲击来看,武汉能那么快自我恢复吗?武汉的消费能像有些人期待的那样报复性反弹吗?武汉的市场恢复、经济活动恢复、经济联系恢复靠自己能那么快吗?武汉的老百姓受到的物质和心理(甚至心灵)的冲击,武汉城市的运行短期能恢复吗?对于这些希望各方面要实事求是。第四个理由是疫情的不确定性,武汉解封时可能没有多少人会想到,全球的疫情才刚刚开始。疫情的不确定性,加大了武汉和湖北回归常态的不确定性。现在其他地方可能大家在疫情防控上会有一个程度的把握,但是对武汉和湖北来讲,尤其需要通过防控来巩固前期成果。疫情的不确定性,实际上加大了湖北和武汉经济恢复和重振的难度。基于以上几点,我认为,湖北和武汉的经济恢复和重振还需要发挥举国体制的优势。在其他地方可以尽快回到常规体制,但是,武汉和湖北今年一方面要尽快回到常规状态,加大市场的作用,加大企业的作用,但是,举国体制在这里面的作用在今年以内可能还撤不掉,还得继续要用举国体制来解决经济恢复和重振。

二、用举国体制解决什么问题。

核心是要在大疫后,利用举国体制防因为疫情造成当前和今后湖北和武汉可能在经济上塌陷,可能出现社会不稳定,可能出现湖北和武汉与其他省和城市因为受疫情重创拉开距离的问题。一是防止湖北和武汉的重点产业不能塌陷,比如汽车、电子、农化、农业等等主导产业。重点产业一定要死保。这些产业的链条如果断掉,整个产业塌陷以后要再起来是很难的。大家把希望寄望于新经济,数字经济,它到底在短期内能够对整个经济恢复和重振起多大作用?我觉得现在着力点主要还是在湖北和武汉原来厉害的东西,原来有优势的东西,这些领域千万不能塌陷。二是防止湖北和武汉的社会秩序出问题。这次疫情对湖北农民、弱势群体的影响是致命的,这些处理不好,会直接影响到湖北和武汉的社会稳定问题,影响收入不平等问题。我觉得,我们在通过举国的力量解决湖北的问题的时候,尤其对这两个群体引起重视。一方面,湖北是一个农业大省,一个农民工大省,也是一个农村产业大省,农民问题因疫情造成的损失尤其大。另一方面,湖北和武汉这次受疫情影响的中低收入群体、甚至包括中高收入群体,以及抗疫在一线的医务等工作人员,这些群体所受疫情的冲击和影响比一般群体要大得多,建议好好做研究,提出具体的对策和政策。三是防武汉的中心城市地位被动摇。武汉这几年在全国的权重是在提高的,这几年武汉的城市发展不错,但实际上面临长沙、郑州等等这些地方的冲击也是非常之大。武汉作为一个城市在疫情期间和疫后的表现与周边的城市竞争相比,不能高枕无忧。如果这次做不好,武汉可能就会被比下去,跟长沙,跟郑州比,你原来的城市的优势地位可能会受很大影响,从长远看可能是转折性的。

综上,继续启动举国体制要解决的就是三个问题,一个就是产业的问题,武汉原来有的产业,这个是需要通过举国力量保的。第二个就是武汉的是武汉和湖北受疫情冲击,可能会导致社会稳定问题的这几个群体,我们要进一步细化研究。第三个就是武汉城市的竞争力的问题。

三、几点建议。

一是把中央政策要足用对。对湖北和武汉的支持不仅国家要够,而且地方要做对。第一,湖北受疫情重创的重点产业的恢复和这些链条的打通是需要国家专门有政策来支持的。第二,湖北省这次掉下来的40%多,中央加大湖北经济恢复的支持,这些政策要用来把中间的缺口补上。第三民生、民生。

二是中央在湖北设立专门失业保障金,对象包括农民,包括这次受疫情影响的主要群体,包括在抗疫中的医生群体。设立这个基金全国做不到,但湖北一定要做到。

三是中央明确武汉为中心的都市圈发展定位。下一步我们城市的发展会有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从原来的行政主导城市,转向都市圈的发展。现在已经明确了几大都市圈。中部的都市圈发展一定要明确武汉在中部都市圈发展中的地位。整个中部如果没有龙头,城市之间的这种分工不够,对未来中部的都市圈发展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四是发挥举国体制的优势,有难同当,全国一盘棋,相互支援。对口支援已在疫情中起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建议,由中央统一部署,实行各省和主要城市与湖北、武汉的企业对接。包括采购、订单、产业链条对接。建立省市与湖北城市和地市对口支援机制。最起码坚持一年,一起帮助湖北的这些企业,尤其是关键企业,把今年一年能扛过去。

五是设立疫情治理体制试验区。湖北从发生疫情到控制疫情,为中国积累了一个最鲜活、最全套的如何应对瘟疫的体制特征。从开始到后面,这里面有好的有不好的,但最终占总体来讲,就是说我们最难得的是形成了一整套的这一套体制的安排。这一套体制的安排的总结对于我们今后应对大瘟疫价值连城。建议国家讲武汉的抗疫体制好好的进行总结,设立疫情治理国家试验区,总结体制的优点和不足,让大家放开研究,为中国下一步应对新的疫情做好体制准备。

来源:微信号“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https://mp.weixin.qq.com/s/Im3TCDMkGzD_Gms3M8Ym4A 发表时间:2020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