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成效与建议
字号
中部地区是我国制造业重要基地,其制造业科技创新对我国推进科技自立自强、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十三五”以来,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亮点较多:科技创新主体不断增多,创新研发投入持续增加,科技创新人才加快聚集,科技创新平台加快建设,科技园区作用日益增强。但与此同时,仍存在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严重、研发经费投入明显偏低、高层次专业人才数量不足、共性技术创新平台建设滞后、科技创新体制和政策保障不够等问题。建议加强重点领域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提升基础研究与原始创新能力;建设高层次专业化科技创新人才体系;推动科技协同创新平台建设;加强制造业科技创新体制机制保障,加快推进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进程。

关键词:中部崛起 制造业 科技创新 高质量发展

中部地区在我国新时代推进高质量发展中发挥着独特作用,是我国制造业重要基地,其制造业科技创新水平对我国推进科技自立自强、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构建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意义。“十三五”以来,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成效显著,亮点较多。下一步有必要按照中央《关于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推动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达到更高水平。

一、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成效显著、亮点较多

(一)科技创新主体不断增多

截至2020年底,中部六省共拥有科学研究、技术服务等类型法人单位27.5万个,占全国同类法人单位比重达到19.7%。其中,高新技术企业42633家,占全国高新技术企业比重达到17.7%;登记入库科技型中小企业59942家,占全国登记入库科技型中小企业比重达20.9%。中部六省中,湖南、湖北、安徽、河南四省科技型中小企业数量均位列全国前十。“十三五”时期,中部地区形成了一批万亿级制造产业集群,培育出一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和细分领域“单项冠军”与“隐形冠军”。以湖南为例,长沙工程机械、株洲轨道交通两大装备制造集群入选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达232家,居全国前10位。

(二)创新研发投入持续增加

围绕制造产业链部署价值链创新链,中部地区不断增加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科技研发投入力度。2020年,河南、湖南、安徽、江西、山西五省研发经费投入分别同比增长13.7%、14.2%、17.1%、12.1%、10.4%,均超过全国10.2%的平均水平(见图1)。2020年,湖北省研发经费投入达到1005.3亿元,保持中部地区研发经费投入领先地位,是全国研发经费投入超千亿元的8省(市)之一。

zb001.jpg

2020年,中部六省主要科技创新专利申请数达82.3万件,占全国主要科技创新专利申请数量比重达到16.4%。其中,安徽、河南、湖南、江西、山西五省分别同比增长21.2%、24.0%、21.2%、19.9%、27.1%,均超过全国19.6%的平均水平(见图2)。2020年,中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科技创新类专利申请数量22.4万件,占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科技创新类专利申请数量比重达18.0%。其中,安徽、湖北、河南、山西四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要科技创新类专利申请数分别同比增长20.1%、25.3%、25.7%、36.2%,均超过全国17.4%的平均水平(见图3),创新研发成效显著提升。

zb002.jpg

zb003.jpg

(三)科技创新人才加快聚集

“十三五”时期,中部地区不断完善科技创新人才培养与引进政策,加快推进高端科技人才聚集,着力破解科技创新人才难题。2020年,中部六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人员全时当量达到66.5万人年,占全国比重提升到19.2%。其中,安徽、湖南、江西、山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人员全时当量分别同比增长12.4%、13.6%、18.2%、18.4%,均超过全国9.8%的平均水平(见图4)。

zb004.jpg

(四)科技创新平台加快建设

为加快促进制造业科技创新进程,中部六省大力推进制造业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做强做优制造业科技创新孵化和转化载体。截至2020年底,我国拥有国家级重点实验室数量达到549个,中部六省共建成国家级重点实验室87个,占全国比重达到15.8%。其中,湖北省共建成国家级重点实验室29个,位居全国第4位(见图5)。“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是面向制造业创新发展重大需求、开展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实施战略协同创新的核心承载机构,代表着地区制造业基础性创新能力与综合性创新水平。截至2021年底,在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复组建的21家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中,中部六省共获批复7家,占比达到全国1/3。其中湖北、安徽各2家,湖南、河南各1个家,江西与内蒙古共建1家。

zb005.jpg

(五)科技园区作用日益增强

园区是制造业科技创新资源的汇聚地。“十三五”时期,中部六省全面加强制造业科技创新园区建设,加速要素聚集与资源流动,制造业科技创新生态日益完善。截至2020年底,中部六省共建成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44家(见图6),占全国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数量比重达到26.0%。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先进制造业百强园区(2021)》榜单显示,中部地区百强园区为17家,显著高于西部地区与东北地区的10家与7家(见图7),园区对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的平台支撑作用持续增强。

zb006.jpg

zb007.jpg

二、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亟待解决的主要问题

(一)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严重

核心基础零部件、基础电子元器件、基础软件、基础材料等领域关键核心技术仍然受制于人,轨道交通、智能制造、新材料、数字信息技术等关键核心领域存在一些难点痛点堵点,产业链、创新链自主可控性不够强,亟须防范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风险。例如,江西省将高科技制造业中的虚拟现实(VR)产业作为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重要抓手,但包括高精度非球面玻璃镜片等关键基础原件的模造技术壁垒尚未突破,技术原型不完善,特别是微小非球面玻璃镜片等已成为制约产业发展的“卡脖子”技术。

(二)研发经费投入明显偏低

2020年,全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平均为2.40%。中部六省中,湖北、安徽、湖南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分别为2.31%、2.28%和2.15%,江西、河南、山西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分别仅为1.68%、1.64%和1.20%,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见图8)。2020年,全国基础研发投入为1467.0亿元,占研发总投入比重为6.0%。中部六省中,山西、湖北、湖南、江西、河南基础研发投入分别为5.4%、4.5%、4.4%、3.8%和2.3%,普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基础研发投入不足。2019年,中部地区高新技术产业研发经费内部支出和新产品开发项目数分别为534.3亿元和2.3万项,较之东部的2847.2亿元和11.3万项存在明显差距。

(三)高层次专业化人才数量不足

2020年,中部地区高技术产业研发人员数量为19.2万人,同期东部地区为82.0万人,是中部地区的4.3倍,凸显中部地区高层次专业化科技创新人才数量整体不足。2020年,湖北、湖南两省两院院士数量位居中部地区前两位,分别为73人和38人,但仍远低于上海和江苏的178人和105人。安徽、江西、山西等省份缺少全国顶尖科研高校及国家直属大型科研院所,导致其在培养科技领军人才、中青年科技人才以及引进外部科技创新团队等方面进展缓慢,同时欠缺科技金融与科技管理等科技服务人才,高级实验员、高级技师、高级技工等科技技能人才也比较缺乏。

zb008.jpg

(四)共性技术创新平台建设滞后

较之东部,中部六省的国家级实验室、高水平创新实验室、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等高层次制造业科技创新平台数量存在明显不足,同时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世界一流科研院所和具有行业主导地位的科技领军企业数量较少。以江西为例,截至2020年底,江西拥有国家级科技创新平台13个,与全国平均水平差距较大。建有完整研发机构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698家,仅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的15.6%。同时,已建成的共性技术创新平台布局尚缺乏联动效应,国际、省际合作仍以科技吸纳为主,原型研发、自主创新和系统集成创新等方面短板比较明显,核心技术攻关和集成创新成果未能通过平台有效解决。平台服务专业化程度不高,导致平台企业研发合作不充分,难以形成高效的企业创新共同体。

(五)科技创新体制和政策保障不够

制造业科技创新行政统筹协调力度较小,缺乏协调联动性,武汉、长沙、郑州等中心城市对省域其他地区正向溢出效应不足,先导示范与辐射带动作用总体不强,要素配置效率与流动性较弱。财税金融配套支持政策不足,对于制造业原始创造、原型创新和技术改造升级的中长期支持力度不够,企业科技负担普遍较重,降低了企业创新性投入与新产品开发的积极性与主动性。制造业科技创新财政奖补扶持力度有待提高,中部地区省级财政对制造业创新中心的奖补额度较东部普遍偏低。科技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尚不完善,配套政策文件较少,保护力度和保障精细化程度不足,难以借助有力市场机制有效引导企业开展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

三、加快推进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的建议

(一)加快重点领域关键核心技术攻关

按照国家产业链安全战略要求,聚焦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与民生保障重点领域,锁定关键核心技术类型和“卡脖子”重点领域,加快推动形成中部地区制造业科技创新高质量发展战略布局。鼓励中部省份立足自身优势,聚焦工程机械、轨道交通、航空航天、智能制造、电子信息、新材料、生物医药等重点行业,加快推进原创性、引领性、关键性科技攻关,部署增强世界级制造产业集群科技支撑能力。强化企业在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中的主体地位,加快完善科技创新市场机制,支持围绕领军企业组建创新联合体,在新一代服务制造、智能制造等领域实现一批原创型技术突破。

(二)提升基础研究与原始创新能力

推动中部地区聚焦制造业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产业技术基础“四基”薄弱环节,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研究制定出台指导意见和实施方案。选择长沙、武汉、合肥等城市布局一批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健全和完善政、产、学、研联合研发创新机制,积极引导企业与各领域开展创新合作与成果转化,保持对科技创新合作支持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与精准性,去除科技创新“孤岛”,构建开放创新大格局。

(三)建设高层次专业化科技人才体系

支持中部地区结合高质量发展要求和重点优势制造业领域科技创新需要,建立人才特区,加快集聚科技领军人才、产业领军人才、高技能人才。制定“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人才需求清单,引进“高精尖缺”科技人才和创新团队,鼓励将人才引进、培养与创新平台建设有机结合,为科技人才提供完善的平台创新环境。健全科研单位与企业之间科技人员流动机制,完善事企融合、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制造业重点领域科技人才培养模式。健全创新能力、质量、实效为导向的人才评价体系,强化领军人才激励。

(四)推动科技协同创新平台建设

鼓励中部六省合作建立制造业重点领域产业创新联盟、技术创新中心、联合创新实验室等协同创新研发平台,共建技术评估、产权交易等技术转移服务平台。支持行业领军企业联合组建共性技术研发平台,推动建立跨领域跨行业协同创新机制,推动重大科技成果孵化与产业化。加大税收金融政策对科技协同创新平台建设的支持力度,使平台内企业能够均等化享受银行信贷、产业基金、社会资本投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优惠政策,同时不断提高计量、检测检验、标准认证等质量控制基础设施建设水平。

(五)加强制造业科技创新体制机制保障

构建“战略研究—规划部署—任务布局—组织实施”衔接机制,增强科技规划对制造业科技创新资源配置的引领作用。加强财政拨款、政府采购、公益基金、社会捐赠等多元化资金来源支撑,充分发挥政府创业引导基金和成果转化基金的导向与带动作用。健全科研成果转化收益分配机制,推动制造业科研成果评价社会化、市场化和规范化。完善制造业新技术新产品准入机制和知识产权保护交易公共服务保障,加速推进制造业科技创新成果转化。

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

“探索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湖南新路径”课题组

李佐军  李曜坤  黄  金  执笔


如需获得全文,请致电:010-65232727,或 E-mail:drcreport@vip.sina.com 。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敬请期待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