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负责任的农产品进口大国
字号
近年来我国农产品进口增长是在全球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出口增长基础上实现的,是一种增量贸易,而非对全球存量市场的争夺。在我国进口需求的拉动下,美国、加拿大、乌克兰等国家相关产品生产和出口的增加主要靠种植结构调整和生产效率提高,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相关产品生产和出口的增加既有边际土地开垦的因素,也与生产效率提高有关。在消费峰值到来之前,我国部分农产品的进口量可能还将继续增长,需要正视国际社会在我国进口需求给全球农产品市场结构和部分出口国生态环境带来的影响等方面的关切。应通过推动做大全球农产品生产和出口蛋糕、促进农产品主要出口国提高农业可持续发展水平等途径,为我国未来有效利用全球农产品市场和海外农业资源创造有利条件。

关键词:农产品进口 增量贸易 毁林 负责任采购

近年来我国部分农产品进口增加较多,引起一些农产品进口国特别是低收入缺粮国家的担忧,也招致一些环保组织的关注。未来我国部分农产品的进口量还将继续增长,应当将这种增长建立在全球农产品生产和贸易增长的基础之上,以有效避免在国际市场上对其他国家的刚性进口需求产生挤出效应。同时,也应当将这种增长建立在全球农业生产效率提高和边际土地等农业资源可持续利用的基础之上,以有效避免我国进口需求导致出口国毁林等破坏生态环境现象的发生。

一、从全球视野看我国近年来的农产品进口增长

截至目前,在分析和评价我国农产品进口增长时,关注的主要是其对国内的影响,包括从生产者角度分析其对国内农业生产发展带来的挑战和压力,也包括从消费者角度分析其对丰富国内市场供给、满足多样化需求带来的福利增进。在此基础上,还应当以国际视野,分析其对全球农产品市场结构和出口国农业生产发展的影响。总体看,迄今我国农产品进口增长是一种包容性增长,我国主要进口来源国农业生产效率在提高。

(一)我国农产品进口增长具有增量贸易特征

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我国农产品进口持续增长。从进口总额看,2001年至2021年,我国农产品进口总额从118.5亿美元增长到2198.2亿美元,年均增长15.7%。从农产品大类看,2001年至2021年,谷物进口量从344.4万吨增长到6537.6万吨,年均增长15.9%;食用油籽进口量从1567.6万吨增长到10205.1万吨,年均增长9.8%;食用植物油进口量从167.5万吨增长到1131.5万吨,年均增长10.0%;棉花进口量从19.7万吨增长到234.2万吨,年均增长13.2%;食糖进口量从119.9万吨增长到566.6万吨,年均增长8.1%;猪肉进口量从9.4万吨增长到371.0万吨,年均增长20.2%;牛肉进口量从0.4万吨增长到233.0万吨,年均增长37.5%;奶粉进口量从6.0万吨增长到154.0万吨,年均增长17.6%。入世20多年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不仅为国内农业生产发展提供了市场拉力,而且为进口农产品增长提供了市场空间。

需要注意的是,我国农产品进口持续增长、特别是部分农产品进口大幅度增长的局面,对我国而言越来越意味着进口依存度攀升可能带来安全问题,但对其他进口国特别是低收入缺粮国而言则越来越带来失去粮源的担忧。实际上,我国农产品进口增长是在全球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出口增长基础上实现的,是一种增量贸易,而非对原有全球出口量的争夺。以我国进口量最多、进口依存度最高、占全球贸易份额最大的大豆为例,在我国从出口国变为进口国、进口量持续增长的过程中,全球生产量和出口量同步增长,其他大豆进口国并未失去进口来源。我国从1996年起成为大豆净进口国。1996年至2020年,我国大豆进口量由111.4万吨增长到10032.7万吨,全球大豆产量由13019.3万吨扩大到35346.4万吨、大豆贸易量由3493.8万吨扩大到17336.7吨,除中国外全球其他国家大豆进口量由3382.4万吨增长到7304.0万吨(见下图)。由此可见,在我国大豆进口增长的同时,其他国家的大豆进口也在增长,我国并没有挤占其他国家的进口来源。

ncp001.jpg

中国和全球其他国家大豆进口量变化趋势

(二)我国主要进口来源国种植面积在扩大,但生产效率也在提高

在我国进口农产品中,大豆、油菜籽、棕榈油等油脂油料,以及玉米、牛肉等饲料粮和动物性产品,不仅在全球贸易量中的占比高,而且进口来源地较为集中,这些产品来源地面临的毁林风险也较高。例如,巴西的大豆和牛肉、印度尼西亚的棕榈油。

在我国进口增长较快的时期,这些国家相关产品的种植面积和生产效率均在提高。从巴西来看,2001年至2020年,大豆种植面积从1398.5万公顷扩大到3718.8万公顷,单产从2.7吨/公顷提高到3.3吨/公顷;草场和牧场面积从17260.4万公顷缓慢增长到17336.1万公顷,牛屠宰量在波动起伏中从3350.0万头下降至2988.7万头,头均酮体重从203.7公斤持续提高到337.9公斤。从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来看,2001年至2020年,油棕种植面积分别从220.0万公顷和349.9万公顷扩大到1499.6万公顷和523.2万公顷,但棕榈果单产均徘徊在18吨/公顷左右。从美国来看,2001年至2020年,大豆和玉米种植面积分别从2953.2万公顷和2783.0万公顷扩大到3331.3万公顷和3337.4万公顷,单产分别从2.7吨/公顷和8.7吨/公顷提高到3.4吨/公顷和10.8吨/公顷。从乌克兰来看,2001年至2020年,玉米种植面积从112.3万公顷扩大到539.2万公顷,单产从3.2吨/公顷提高到5.6吨/公顷。从加拿大来看,2001年至2020年,油菜种植面积从378.5万公顷扩大到832.5万公顷,油菜籽单产从1.3吨/公顷提高到2.3吨/公顷。总体而言,2001年以来在我国进口增长的拉动下,美国、加拿大、乌克兰等国家相关产品生产和出口的增加,主要靠种植结构调整和生产效率提高;巴西、印度尼西亚相关产品生产和出口的增加,既有边际土地开垦的因素,也与生产效率提高有关。

二、我国继续增加农产品进口需要正视的两个突出问题

虽然我国部分农产品进口总量和全球占比已经很高,但在消费峰值到来之前进口可能还将继续增长。为保障今后进口增长顺利进行,需要正视国际社会的各种质疑。

(一)诬称中国“囤粮”推动全球粮价暴涨

我国的粮食高库存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产生担忧,一些国外媒体甚至诬称中国在全球抢购粮食导致国际市场粮价上涨。2021年12月,《日经新闻》网站发表“中国粮食储备达到全球库存量一半以上”一文称,中国在全球库存量中的占比过去10年提高了20个百分点,中国大力购买和储备粮食是价格走高的原因之一。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西方媒体对中国粮食进口和储备政策的指责变本加厉。2022年4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巨大胃口:当中国担心粮食问题时,世界将为此付出代价”的文章诬称,中国出于对西方国家的担忧而大规模“囤积”粮食,过去5年来从大豆到猪肉的所有农产品进口数量飙升;美国《农场圆桌会议报告》发表“中国已开启‘囤积’模式,将粮食价格推向历史新高”一文称,尽管目前全球粮价暴涨、供给紧缺,中国依然加大“囤积”力度。

实际上,我国有储备粮食以备灾荒的历史传统,1990年建立国家专项粮食储备制度。2004年和2006年起先后实行稻谷和小麦最低收购价、2007年起实行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后,我国粮食的政策性库存逐步增加。特别是2010年至2011年全球粮价高峰过后,2012年至2020年初全球粮价回落后长期低位徘徊,国内外粮价倒挂,我国出现产量、库存量和进口量“三量齐增”现象。我国粮食高库存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逐步形成的。诬称中国“囤粮”推高全球粮价一事警示我们,在重大自然灾害、地缘政治冲突等导致全球粮价上涨时,在国际市场采购粮食需要谨慎行事,避免引发炒作。

(二)指责中国进口需求给出口国生态环境带来压力

在当前全球气候变化议题中,如何阻止部分农产品出口国因毁林增加温室气体排放是焦点之一。特别是南美、东南亚等地区农产品生产和出口增长带来的毁林问题,成为部分非政府环保组织高度关注的热点。国际社会在敦促生产国停止毁林开荒的同时,开始把关注点转向要求进口国承担更多责任,通过绿色采购和消费倒逼生产国停止砍伐森林。近年来我国大豆、棕榈油、牛肉等“森林风险产品”的进口增加较多,已招致一些组织的关注甚至指责。国际数据平台Trace的一份报告指出,2017年,我国进口大豆在巴西亚马逊和塞拉多地区导致的毁林产生了约65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相当于这些区域内毁林种大豆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的43%;同年,我国从巴西进口的牛肉,通过牛群和毁林造成131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其中来自亚马逊地区的占61%。美国保尔森基金会在其官网指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大豆消费国和进口国,在推动生产国(尤其是南美洲的国家)大豆贸易收入增长的同时,也给其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世界经济论坛资助的一项研究认为,“要想遏制巴西热带雨林地区的毁林,除了要求巴西政府加强监管外,同样需要巴西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中国的支持和帮助”。

实际上,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国家边际土地的开发大部分发生在我国农产品进口快速增长之前,不能简单得出中国进口需求推动了这些国家毁林的结论。我国对“森林风险产品”的溯源已取得长足进步。以大豆为例,截至2021年底,通过利用卫星图像和地理数据对供应商的农场进行地图绘制和动态监测,中粮国际已实现对位于巴西塞拉多地区的四个州直接采购大豆100%可追溯,确保这些农场不是在毁林耕种。再以牛肉为例,中国肉类协会已于2017年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国内64家肉类食品龙头企业联合发布《中国肉类可持续发展宣言》。

三、继续负责任地增加农产品进口的建议

世界格局的大调整,将对全球农产品贸易格局带来深刻影响,也将给我国农产品进口的稳定性安全性带来新挑战。应通过推动做大全球农产品生产和出口蛋糕、促进农产品主要出口国提高农业可持续发展水平等途径,为我国未来利用全球农产品市场和海外农业资源保障国内需求创造有利条件。

(一)稳定主要出口国的预期

稳定预期是稳定市场的关键。一方面,出口国无论是提高存量耕地和牧场单产效率,还是在严格保护生态环境的条件下开发利用边际土地,都需要对从道路到水利、从种子到仓储的全产业链基础设施进行长期投入。只有对进口国的进口需求增长有稳定的预期,出口国的政府和农业生产者才能作出扩大生产的决策。另一方面,我国的市场体量决定了农产品进口增量大,单品种进口增量动辄以百万吨甚至千万吨计,如果短期内大规模增加采购极有可能对国际市场产生扰动。这既不利于其他进口国,也会抬升我国进口成本。为给主要出口国提供稳定的需求预期,促进其持续、均衡释放增产潜能,应摒弃进口只是一种短期市场调剂的传统做法,从“适度进口”是国家粮食安全战略重要组成部分的定位出发,对主要农产品进口作出长期战略安排。应分品种谋划进口来源地布局,推动产业链不同环节企业加强协作。重视发挥农业在双边经贸关系中的压舱石作用,通过签订长期协议等途径,稳定双边农产品贸易关系。

(二)多措并举提高进口农产品的环境友好水平

我国日益以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身份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积极回应国际社会关切,有利于提高我国农产品海外供应链的稳定性安全性、树立负责任的国际形象。我国从政府到消费者都应积极承担相应责任:一是加强与出口国的农业技术和投资合作,帮助他们提高现有非毁林土地的单产水平,通过基础设施投资开发利用非毁林可耕地。二是发挥行业组织的引导和协调作用,尽快组织制定我国自己的进口产品环境标准,建立相应认证体系,发布绿色采购指南,为国内企业进行供应链管理、避免供应链中的环境风险提供有效工具。三是调动企业负责任采购积极性,让重视供应链环境风险管理的企业得到合理回报,加大绿色金融支持力度、降低他们的资金成本,加大市场监管力度、提高环境认证产品的市场溢价。四是提高消费者对敏感农产品环境可持续性的认知度,提高消费者环境意识和对环境认证产品的购买意愿。

(三)营造客观公正的国际舆论环境

不明真相的人很容易被“中国将拥有世界60%的大米库存和51%的小麦库存,只为养活世界18%的人口”这类言论所迷惑,从而对“中国囤粮导致全球粮价暴涨”深信不疑。应主动用国际通用的话语讲清楚我国粮食进口增长的真实逻辑,消除涉粮“中国威胁论”。当前应着力讲清楚两点:第一,我国最近两年为什么增加了粮食进口。2020年以来我国确实在增加粮食进口,但这主要是为了执行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进口增加较多的主要是玉米、大麦、高粱、饲用小麦、碎米等饲料用粮,对其他国家的口粮进口并没有明显的挤出效应。第二,我国粮食库存量为什么这么高。目前我国主要粮食品种库存量的全球占比确实明显高于我国人口的全球占比,但这是多年来逐步形成的,并非最近两年大规模“囤粮”的结果。在前些年全球粮价低迷时,我国库存量增加为维护全球粮食市场稳定作出了贡献。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针对中国农产品进口的各种质疑,均应及时正面回应。

(四)加大对发展中国家农业发展的支持力度

帮助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低收入缺粮国家发展农业生产,既是道义所在,也有利于为我国从容利用国外农业资源和全球农产品市场创造条件。在习近平总书记2021年9月首次提出的全球发展倡议中,已把粮食安全作为8个重点合作领域之一。2022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首次提出全球安全倡议。应从统筹发展和安全的角度,把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低收入缺粮国家提供农业和粮食援助作为落实全球发展倡议和全球安全倡议的重要举措,通过中非农业合作、“南南合作援助基金”等平台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粮食安全保障水平。


农村经济研究部 叶兴庆 程 郁 张 诩
如需获得全文,请致电:010-65232727,或 E-mail:drcreport@vip.sina.com 。
中国民生调查2022
敬请期待
协办单位更多
V
海关总署研究中心
V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
V
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V
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
访问学者招聘公告

中小企业创新活力

问卷调查

关于我们
意见建议
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