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区域经济 > 文章

莫远明:加强顶层设计 唱好成渝“双城记”

作者: 莫远明,重庆工商大学长江上游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0-03-27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在进入国家推动西部大开发第三个十年之际,中央提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发挥重庆、成都两大国家中心城市的带头、带动作用,进而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重大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当前,我国高度重视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作为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一带一路”倡议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唯一交集区域,重庆、成都要唱好“双城记”,应把握好政策风向标,活学活用政策,促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由此,建议从国家、省域、区县域层面,加强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尽快出台若干战略规划,高起点、全方位、多层次、系统性构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战略体系,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后发优势,以及政策引领的作用,实现换道超车、加快区域融合,全力促进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以统筹协调为主抓好总体布局

从国家层面上看,要运筹帷幄、高屋建瓴,把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作为大格局大视野大手笔,以统筹协调为主,从领导小组、战略、规划等维度继续深化在西部和内陆的总体布局。

一是成立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领导小组。建议可先在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设置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特别工作组。协调成渝地区以及周边省份、城市,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作为西部大开发蓝本纳入优先发展范畴。

二是抓紧编制一批重大战略规划。建议相关部门在已有政策规划的基础上,着力研制《成渝城市群城乡发展总体规划:2021—2035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战略规划:2021—2035年》,以确保战略规划的可操作性以及指导性。与此同时,将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纳入全国“十四五”规划纲要的编制中。“十四五”期间,重庆、成都两地的高铁、地铁、高速公路、国际机场、码头等重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及智能化、信息化建设项目,也应在国家若干专项规划中予以一定支持。

三是强化重庆、成都国家中心城市战略定位。目前,重庆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中发挥着带动作用、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着示范作用,与此同时,成都也在积极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目前应继续完善和推进中欧班列(重庆)、中欧班列(成都)、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政策措施,营造良好的国际开放环境,进一步奠定重庆、成都国际化大都市和大通道的战略地位,为打造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极奠定坚实的基础。

以协同联动为主推进务实合作

从省域层面上看,要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应以协同、联动为主,全力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务实合作,进而带动其与周边城市、省份合作共赢。

一是加强磋商和谋划。积极抓住国家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重大契机,不断提高政治站位,主动融入和服务中央的重大政策安排。深度解读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内涵和外延,认真研判两地的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以及实现换道超车的路径和战略体系构建的方法,明晰目标任务和使命担当。重庆、四川继续常态化互访、合作,以协同、联动为主题,充分发掘川渝一家亲的地域文化纽带,由竞争转向竞合,增强协同创新发展能力,从而推进两地务实合作,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取得实质性突破。积极借鉴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经验,以深化川渝合作为契机,发展现代产业为龙头,重庆、成都双核驱动,突出中心城市带动作用,强化要素市场化配置,充分发挥引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和长江上游地区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带动作用。

二是建立健全对接合龙机制。建议重庆、成都两地进一步加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顶层设计。在部门层面建立健全对接合龙机制,以确保政策落地执行。

三是优先建设主城核心区。积极推进重庆、成都主城扩容工作,壮大主城区核心区域体量,重点解决成渝中部坍塌问题,增强双核驱动发展动能。重庆应在打造高新区战略升级、推动高新区与两江新区双核联动共振的基础上,加快推进江津区、壁山区、涪陵区融城发展。加强体制创新,加快推进两江新区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成都要在传统主城5区的基础上,适当将市辖11区的其他部分区县纳入主城区范畴。优先把双流区、郫都区、新都区作为中心城区纳入成都主城区,积极推进形成“中心城区+郊区新城”的空间层次。

以合作示范为主错位互补发展

从区县域层面上看,重庆、成都带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涵盖的区县要以合作示范为主,进一步实现优势互补和错位发展。

具体而言,在区县域层面可分为核心层、紧密层和松散层三个层级合作。一是全力打造川渝合作示范区。在四川广安、重庆潼南片区两个川渝合作示范区的基础上,2020年可新增一批合作示范区,作为重庆、成都的核心圈层。积极研究川渝合作示范区广安片区、成都天府新区和重庆产业发展政策,拓展示范新区域。同时,赋予川渝合作示范区更多权限,进一步发挥川渝合作示范区经济协作联席会作用。同时,大力发展飞地经济。

二是培育发展成渝轴线区(市)县。将成渝轴线区(市)县协同发展联盟升级到省市战略层面,将其作为紧密圈层。毗邻各区县主动融入,做好规划对接,培育壮大一批双核卫星城市,助推成渝地区中部崛起成片成带成圈发展。

三是运行成渝区县协同发展联盟。可考虑在成渝轴线区(市)县协同发展联盟基础上扩大组织架构,组建成渝区县协同发展联盟,将其作为松散圈层。打破区域藩篱、优化协同创新机制,实现抱团取暖、优势互补、错位发展,从而深度促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区县层面的交流与合作。

来源:光明网,http://theory.gmw.cn/2020-03/16/content_33653424.htm 发表时间:2020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