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地区政治 > 文章

秦翊:暹罗拾珠|泰国“四王子”退党以守为攻,巴育两面受压陷尴尬

作者: 秦翊,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发布日期:2020-07-31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起于4月下旬的泰国执政联盟第一大党公民力量党的内斗近日又有新进展。7月9日上午,泰国各大媒体接到紧急通知,前公民力量党党魁、财政部长乌达玛;前公民力量党秘书长、能源部长颂提拉;高等教育部部长素威,以及总理府副秘书长高萨四位政府高层、公民力量党元老,亦即“四王子”团队,将于当日中午召开记者招待会,集体宣布辞职。这一消息让刚刚沉寂数日的泰国政治斗争顿时升温。

此前,公民力量党内斗中的一派——副总理巴威上将派系就曾逼迫乌达玛和颂提拉主动辞去党内职务,但无果而终,6月1日,公民力量党巴威派系18位执委集体辞职,超过半数的执委辞职使得乌达玛和颂提拉成为看守党魁和秘书长。而在6月27日该党选举新一届执委的党员大会上,巴威副总理“众望所归”地登上党魁宝座,乌达玛、颂提拉却未见于执委会名单之中。

2019年泰国大选前,“四王子”也曾集体辞去政府部长职位,出任公民力量党管理层,带领该党在大选中获得佳绩,最终成功领衔组阁,为泰国现总理巴育上将连任立下汗马功劳。时隔一年多,集体辞职的戏码再度上演,令媒体纷纷猜测“四王子”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众所周知,巴威派系屡次逼宫的目的,不是别的,正是希望他们能够腾出部长席位,以安抚党内各个山头。难道“四王子”已经放弃抵抗,不得不辞去部长职位?

答案终于在7月9日的记者会揭晓,“四王子”所辞并非内阁部长之职,而是退出公民力量党。笔者在此前的分析文章中曾经写道:“届时,落选的乌达玛、颂提拉等人必须做出决定,是高昂头颅离开公民力量党,另立门户,还是继续留在党内,收敛锋芒,积蓄力量,静待时机。”

看来,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是高昂头颅,离开政党。他们选择这一方式,背后有何战略考虑?又会对即将到来的泰国内阁调整产生何种影响?笔者将逐一分析。

以退为进,以守为攻

“四王子”集体退党,并未十分出人意料。然而,选择在这一时机,以这样的方式,还是颇为耐人寻味。笔者认为,这一招看似退却逃离,实则却是以退为进、以守为攻,可谓是一妙招。只要时机把握得准,分寸拿捏得好,便可挽回败局,有“置其死地而后生”之功效。而即便失败,也可赚得体面。

首先,这一时机为“四王子”团队赢得舆论和道义优势提供了良机。6月27日,新当选的公民力量党秘书长——“三友派”的阿努查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工作愿景,提及疫情后须尽快恢复国家经济。阿努查透露,现任总理府女发言人纳乐蒙教授将会领衔经济团队,同时会邀请多名国内知名经济学家、企业家加盟经济团队。

众所周知,颂奇副总理和“四王子”正是政府经济团队的主要班底。阿努查言论至少透露出两层意思:一是公民力量党新任执委们决心将颂奇与“四王子”派系驱逐出内阁,由巴威派系取而代之;二是此前传言将担任财政部助理部长的纳乐蒙教授将直接领衔经济团队,极有可能是一步到位,就任部长,甚至副总理。

阿努查此言一出,立刻引发泰国社会集体嘘声。很多知名人士都质疑纳乐蒙的能力无法担此重任。泰国知名媒体人素提猜·云在个人脸书账号上用极为醒目的大字发出质问:“是真的吗?公民力量党任命纳乐蒙领衔经济团队!”著名大法官初查·西盛毫不客气地指出:“从纳乐蒙作为政府发言人一年多的工作表现来看,她在公众面前所展示的能力基本上与政府没有发言人无异。总理一定非常了解实情,所以才会另外任命塔威信医生担任国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指挥中心发言人。如果让纳乐蒙担任抗疫发言人,估计民众们不会相信政府,也不会给予合作。在疫情导致全球经济衰退的今天,应该要任命国际社会认可的、与前世贸组织总干事素帕猜、前财长功·查滴瓦尼同一层次水准的经济专家领衔经济团队。”

社会舆论在批评质疑纳乐蒙之时,也展示了对“四王子”团队的同情与认可。著名社交账号Darin Karn发文表示:“四位共同帮助建立此党,帮助你们竞选,与大家并肩战斗。但是在诱人的利益眼前,曾经辛勤劳作的老牛,现在没有用了,你们就用刀子亲手将它们捅死。这样的做法,叫做背叛!现在全国都同情甚至怜悯‘四王子’团队……你们也许可以赢得权力斗争,但是你们不可能能够赢得我们人民的心!”

这样的舆论环境无疑为“四王子”团队赢得了道义上的主动权。乌达玛和颂提拉在退党新闻发布会上都表示:“我们虽然退出政党,但事实上并无任何矛盾,主要是为了让新任执委会能心无旁骛地开展工作,而我们也将继续在内阁中履行自己的使命。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在巴育总理的统一指挥下解决民生疾苦,而非政党斗争。”新闻发布会次日,能源部长颂提拉便在个人脸书账号上传了自己去外府视察发电厂的照片,展示了危难关头为国效力的良好形象。

其次,这一时机为“四王子”团队赢得巴育总理信任提供了良机。除去纳乐蒙形象不佳这一因素外,“四王子”选择这一时机以退为进,也有经济形势方面的考虑。泰国经济学界普遍预测,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形势极不乐观,极有可能是全年之中的最低谷。此前一些大型企业一直强撑着没有大幅裁员,但是如果经济持续萧条,恐怕大裁员在所难免,经济寒潮即将来袭。从巴育总理的角度出发,宁可继续使用已经长时间磨合的原班人马,而不会冒着巨大风险在眼下临阵换将。只要政府经济团队第三季度能够全力以赴,赢得巴育的信任和倚重,就可以在内阁调整中占据有利态势。

同时,乌达玛、颂提拉在新闻发布会上反复强调,自己未来是否继续担任部长,在于巴育总理一人裁定。他们主动退出公民力量党,站到了同样不是公民力量党党员的巴育总理身后,向巴育效忠,是希望能够传递出这样的信号:颂奇以及“四王子”团队所担任的内阁职位,并非公民力量党应有的名额,而是属于总理个人的“公共名额”。也就是说,即便公民力量党重新选举执委,他们也完全无需让出内阁席位。

再次,“四王子”的退党举动,维护了个人的尊严,留足了后路。乌达玛、颂提拉、素威和高萨四人均毕业于名校,在加入军政府担任部长之前早已成名。他们一直强调,自己并非“职业政客”,而是凭借技术专长立身。因此,在山头林立、良莠不齐的公民力量党内部,“四王子”派系可以说是一股清流。他们在与玩弄政治于股掌之间的“职业政客”群体的斗争中败下阵来,宁可高昂头颅离开,也不希望仰人鼻息,寄人篱下。6月27日晚,素威在个人脸书账号上传了一张图片,配以如下文字:“鸟儿不会在意所栖息的树枝是否折断,是因为它对自己坚强的翅膀充满信心”。这段文字体现了四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傲气。凭借他们的能力,即便未来被调整出内阁,也丝毫不失颜面,而且退出政坛后的天地或许更为广阔。

进退维谷的巴育总理

就在“四王子”团队宣布退党的当天,巴威的铁杆小弟西拉议员便公开表示,“既然四位已经不是本党党员,便应同时辞去部长职位,将名额交还本党。”巴威则气淡神闲地表示,非常尊重四位退党的决定。但是,处于权力中心的巴育则陷入了尴尬的两难境地。

事实上,他一直处于困境之中。一方面是自己的巴威老大哥,另一方面是自己所倚重的经济团队,同时也是在2019年大选中托举自己成为总理的重要力量。究竟应该倾向于哪一方,真的很难做出抉择。4月底,公民力量党内首次传出党争之时,巴育已经做过一次“消防员”,及时扑灭了火星。孰料矛盾并未解决,不到一个月,便又继续爆发。

此次“四王子”集体辞职,令巴育再度面临巨大压力。在即将到来的内阁调整中,“四王子”是否要继续留任,涉及到未来的政治走向。毫无疑问,巴威希望将包括颂奇副总理在内的4个内阁席位全部腾出,由公民力量党执委替换,增强本党在政策制定方面的影响力,既可提升政党凝聚力,又可为下一轮大选积累资本。

但是巴育对巴威派系的人执掌经济团队确实不太放心。同时,爱惜自己羽毛的巴育也不希望外界视自己为“傀儡总理”,完全听从巴威上将摆布。加之“四王子”团队曾经为自己出任总理立下汗马功劳,这次脱离公民力量党效忠巴育上将,对巴育寄予了很高期望。如果将这一派系完全调整出阁,似乎也太说不过去,稍有不慎,还会令自己背上“鸟尽弓藏”“过河拆桥”之类的骂名。

因此,当记者就“四王子”辞职事件采访巴育时,巴育表示尊重他们的决定,并且就内阁调整一事进行说明。巴育认为,内阁席位大部分由执政联盟主要政党议员人数比例决定,但是也有若干席位,是属于由总理决定的“公共名额”。记者们询问“四王子”的席位是否是“公共名额”,巴育回答:“当时确实是的”。

笔者认为,在新一轮内阁调整中,颂奇副总理以及“四王子”派系可能不会全部落榜,巴育至少会保留一至两个席位。至于五人是否同气连枝、共同进退,则不得而知。当然,也存在一种可能性。巴育无法抵制来自巴威以及公民力量党的压力,不得不将颂奇和“四王子”全部调整出局,将内阁名额交由公民力量党安排。但倘若巴育仍然希望得到颂奇团队的支持,则可采用炳上将和差猜担任总理时期(编注:两人分别于1980~1988;1988~1991担任总理)所使用的策略——“顾问制度”。

对泰国政治史熟悉的读者应该知道,炳和差猜担任总理时,在重要政策制定过程中,往往更多地依靠总理顾问团队,而非内阁部长。炳总理甚至规定,总理顾问有权列席内阁会议,但不允许主动发言。但如果总理点名要求某位顾问发言,则顾问可以在内阁会议上提出政策建议。鉴于巴育上将在某种程度上与炳上将具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隶属于某一政党,而是超然于政党政治之外,因此巴育是否也会采用炳总理的老策略,非常值得观察。

此外,与炳执政时期泰国政局相类似的另外一点是,炳出任总理时,得到了阿铁上将的鼎力相助,但是随着政局发展,炳与阿铁最终分道扬镳。同理,巴育能够上位总理,可以说巴威和阿努蓬功不可没。但是政治演变到当下局势,巴育-巴威-阿努蓬是否依然是铁板一块,很值得怀疑。甚至有传言说,巴威在担任公民力量党党魁之后,下一个目标便是取代巴育总理之位,至少也是取代阿努蓬的内务部长一职。关于这一点,笔者仍持有怀疑。

笔者认为,若要判断巴育和巴威之间是否存在裂痕,有一个指标可以参考,那就是巴威在接下来内阁调整后担任什么职务。如果仍然维持现状,只是一个负责打击人口贩卖、森林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副总理职位,则说明巴育和巴威确实是分工明确,默契一致,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只是二人在表演“二人转”。但是,如果巴威被任命为副总理兼任国防部长或兼任内务部长,抑或是副总理兼管国家警察总署,则说明二人之间裂痕已深,我们最近所看到的所有政治斗争都是巴威与巴育的政治角力与博弈。

来源:澎湃新闻,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277262 发表时间:2020年7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