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文化 公共文化 > 文章

许旸:夜已深,是什么让读者流连书店挑灯不眠?

作者: 许旸,《文汇报》记者 发布日期:2020-07-05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本计划开到午夜12点的光的空间绍兴路店,凌晨1点才送走最后一位依依不舍的夜猫子读者;思南书局一楼至三楼的50张深夜书桌前,几乎都能看到忠实粉丝灯下夜读的身影……上海6日正式启动的深夜书店节,向读者发出一张张“夜读派对”邀请函;月光下申城书店的种种表情格外动人,交织出沪上夜生活别样的风情画卷。

为响应首届“上海夜生活节”,申城近30家实体书店参展深夜书店节,其中上海书城福州路店、上海古籍书店、艺术书坊、上海外文书店、读者·外滩旗舰店、大隐书局创智天地店营业延长至23时,思南书局复兴中路店、光的空间绍兴路店则延至24时。

如何挖掘书店新的增长点,需要情怀之上但又不失理性的探索。“实体书店具有文化空间和消费空间双重属性,是城市不可或缺的名片。如果说四处开花的夜市点燃了国际大都市的烟火气息,那么,深夜书店则满足了更为内在的文化消费需求,温润着忙碌的身心,激发了思想的碰撞,让人们深切感受到上海的人文底色和魅力。”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郑崇选认为,深夜书店节不仅仅意味着营业时间的延长,更拓展了上海夜间经济的业态类型。当供给更丰富、形态更多样的书店张开臂弯迎接更多人,既助力孵化培育了良好活跃的城市文艺生态,也为沪上消费日常注入更多文化内涵与精神品质。

匹配细分阅读需求,“黑+白”勾勒出更精准的用户画像

夜晚逛书店,跟白天有何不一样?

一张书桌、一盏灯、一杯特色夏饮、一碟点心……50元就能承包思南书局的4个小时,这让90后小周和朋友们解锁了周末夜晚社交新选项。25岁的关小姐认为,相比以往白天走进书店随意逛逛,挑灯夜读更有仪式感,“坐拥一处独属自己的阅读空间,感觉很放松,很享受。”

6月5日至30日的每周五、周六20时至24时,思南书局50张“深夜书桌”,满足了多样化细分需求——一楼小花园书桌浪漫清新,一个人读有适当的空间;二楼伴随咖啡和甜点香气,舒适沙发满足自由的阅读姿势;三楼足够广阔,独自学习或和朋友拼桌,都各得其乐。

“读者反馈让我们很受鼓舞。书店比图书馆少一些约束、比其他空间少一些商业气,加上夜市的开启让市民对公共环境安全更有信心,随之派生出新的消费体验。”上海世纪朵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冯洁告诉记者,刚刚过去的周五、周六两个夜晚,“深夜书桌”迎来近70位读者,以20-40岁中青年为主,女性比例大于男性,“独处型”阅读为主,也有一大一小亲子关系、朋友关系的“结伴型”阅读。“互联网线上消费高频时段是晚间,深夜书店节让市民放下手掌十厘米视线范围内的拇指体验,转向步行体验、手拉手体验,这有望加速书店业恢复到正常运营,呈现城市烟火气之外的清欢一面。”恰如书店外的思南集市热热闹闹,一墙之隔的书店却别有一番宁谧,“黑白”互补,动静皆宜。

“从周末实际情况来看,顾客很给力。”上海图书公司副总经理石洪颖晒出收银条——22时出头,有资深拥趸一口气拿下13部古籍著作,总价打了六六折,便宜了好几百元,相当划算。一天下来,上海古籍书店和艺术书坊有近11万元码洋,比日均营业额翻了一番。石洪颖观察到,晚上逛书店,“进来了基本上不会空手出门。不少专业读者听闻购书优惠后提前锁定宝贝,预约购买。有读者平时白天上班没时间,趁着夜间赶紧来扫货。”这也给她带来启发,以往两家书店傍晚6点关门,“会不会有点早?如果深夜书店运营一段时间后效果好,能够服务到读者,我们也考虑将夜间模式常态化。”

比邻的上海书城福州路店,也尝到了“甜头”。上海书城总经理赵锋透露,书店6日销售码洋20.3万元,环比增长6%;夜间主力消费群以80后90后为主,23时15分,一对年轻情侣下了最后一单。深夜书店涨的不止是码洋,也提振了行业信心,推动了业界思考。6日上海外文书店的收银台前,队伍基本没停过。“全天码洋31万元,晚上4小时占22万元,读者反响热烈。”上海外文书店总经理顾斌告诉记者,不光是线下消费,书店两场线上直播点赞数超1.1万人次,聚拢了人气和口碑。“线上线下联动已成书店发展必然趋势。多业态多时间段的呈现能改变大众对书店固有的单一印象,增强书店活力,是上海对文化创新融合发展的需要,也为夜经济文化消费尽一份力。”

书店变身“小酒馆”“放映室”,文化大餐与周边夜市彼此导流

“夜上海不只是白天的延伸,也是城市生活发展的必然结果。书店、咖啡馆、美术馆、影剧院,既是人们在世俗生活中寻求休憩、宽慰和熏陶的场所,更是城市文化滋生、确认和传播的舞台。”作家孙甘露认为,鼓励人们走出家门,汇聚到人群中去,是个体和社会彼此寻求精神慰藉支持的一种途径。“一本书不只在枕边陪伴你,它也许有一万种方式等待你去邂逅。”

第N种“邂逅”是什么?沪上书店一直在探索。光的空间·新华书店把阅读之光带到书店之外,在爱琴海购物公园外街设置书摊,周末18时至21时邀市民“夜游书集”。光的空间绍兴路店每周六晚变身“7号小酒馆”,讲述书与酒的夜间故事。80后温小姐在朋友推荐下相约“小酒馆”,自学日语的她选了《日本色气》,“调酒小哥哥手艺超赞,专门调配了一杯‘银座清风’,是不是和这本书很搭?”

这也是书店和读者玩的游戏,“令人惊喜的是,昨晚最后一位客人凌晨1点才离场。顾客拿一本书,或描述一段心情,调酒师就做一杯对应的特调饮品。用酒的质地和酒文化,来贴合图书主题,给读者新鲜感和交互感。”光的空间绍兴路店执行店长边牧城发现,这种形式打通了吧台客人之间的隔阂,也让读者更深度参与到书店互动中,书店和读者不再拘泥于“我提供空间,你来买书”模式,而是从顾客变朋友,共建信任关系。

当越来越多读者对书店产生老友般的亲近感,书店的磁场效应就愈发明显。“这里有《读者》杂志哎!”6日晚,路过九江路的市民驻足读者·外滩旗舰店门口,“周末全家出行的顾客比较多,更多人乐意到书店的消费场景中体会阅读的美好。”读者(上海)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蔡志文谈到,读者书店策划了“深夜放映室”“深夜酒吧,以诗换酒”“脱口秀”“音乐会”“读书会”等活动,周六晚恰逢放映室首场《帝企鹅日记》,一个半小时内,限定30人满座率保持到电影结束。“对在书店看电影,大家感觉很新鲜,直呼有意思、有氛围。很多顾客特地记下后续放映时间,期待下次再来。”如此,“文化+夜生活”有了更多切入口,对书店调整经营模式,为大众提供优质文化服务注入活力。随着热闹市集在上海开张,周边社区的实体书店会产生“鲶鱼效应”吗?以大隐书局创智天地店为例,这间深夜书房和大学路夜市“互相导流”。“大学路市集和已有的夜生活业态,产生了极大的正向互动效应,市集的聚合性和灵活性,和商铺的相对固定化,有机弥合了市民需求。”大隐书局创始人刘军深有感触,深夜书店节的举办,激活了更多夜游者走进夜读空间,迅速提升了人气。“经历过疫情期间的低迷,在购物节和夜生活节的强力推进下,书店正慢慢走出低谷,用变的思维、新的业态、好的内容,把静态阅读场景升级成活态文化空间。”

在业内看来,延长书店的营业时间,加大了运营成本,但深夜书房不光是为了盈利,也是都市的心灵驿站与清凉绿洲。点亮街角的夜色、满足大众的阅读渴求,何尝不是书店的温情和光芒所在?有统计数据表明,全球经济最发达、文艺气息最浓郁的城市,往往也是人均拥有书店最多的城市,这种正向关联绝非偶然,恰说明了书店对城市人文密度的举足轻重的作用。

来源:《文汇报》 发表时间:2020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