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政治 国家治理 > 文章

王海运:“世纪大博弈”在即,中俄需共同直面美国发动的“新形态冷战”

作者: 王海运,中国驻俄罗斯使馆前国防武官、少将、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中俄人文交流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0-06-0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新冠大疫情百年不遇,对国际关系的冲击广泛而深刻。一定意义上讲,堪比两次世界大战,远大于1930年的大萧条、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于中俄关系来说,大疫情同样有着极其深刻的影响。

新冠病毒大流行引发的全球健康危机,正在演变成为中美地缘战略大博弈。美国特朗普政府及两党政客以反华为“政治正确”,锁定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主要安全威胁”,进行遏制围堵、诬陷抹黑、群攻群殴,甚至企图通过所谓病毒溯源追责搞第二次“庚子赔款”,让中国倾家荡产、退回到半殖民地时代,可以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中美全面对抗局面加速形成,“世纪大博弈”在即,不排除发展成为“新形态冷战”的巨大危险。

面对霸权势力的战略性挑战,中国绝对不应单打独斗,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成最广泛的国际反霸统一战线。战略处境、战略理念与我广泛相近,与我“互信程度最高、协作水平最高、战略价值最高”,同时又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重大国际影响力的大邻国俄罗斯,无疑应是我紧紧拉住、充分调动的国际力量。

俄美矛盾同样具有结构性质:俄罗斯特别看重大国地位、大国尊严,而美国却千方百计地将俄贬低为二三流国家;俄罗斯视独联体势力范围为其确保大国地位的地缘战略依托,而美国却千方百计恶性挤压;俄罗斯历来高度重视国家安全利益,而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力量部署却逼近俄的家门口,并且频繁举行针对俄的军事演习、不断对俄进行军事挑衅,直接威胁俄的国家安全;俄罗斯经济发展滞后,而美国却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不断加码对俄制裁;即使在内政领域,俄罗斯虽然实行了“三权分立”,但是仍被美国斥之为“专制独裁”,并且加紧扶持亲美反对派、策动颜色革命;更不用说在克里米亚、乌克兰、叙利亚、核军控等问题上的现实冲突了,个个都难以化解。美国两党虽然势不两立、争斗不已,但是在以反俄为政治正确上却形成了高度共识。即使民主党上台,俄美关系也不可能有实质性改善。

反观中俄关系,与俄美关系形成了强烈对比。中俄不仅国际战略处境高度相似,而且国际战略理念广泛相近。中俄的国家定位都是发展中大国、新兴大国。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仅具有强大的内生性,而且具有持续的外部推升力。中俄虽然均坚持“结伴而不结盟”的基本方针,但是不是同盟胜似同盟。中俄联手制美符合双方的战略利益,无疑具有很强的可行性。抗疫以来,中俄两国相互鼓励、相互帮助,践行了“休戚与共、守望相助”的庄严宣示,展现了两国关系的高水平。

同样重要的是,中俄互为最大邻国,相互都是国家安全的“半边天”。中俄都从70年两国关系跌宕起伏的历史中感悟到“和则两利、斗则两伤”的邻国相处之道,“睦邻友好,永不为敌”成为两国的共同战略选择。在此情况下,特朗普“拉俄制华”纯属一厢情愿。

概言之,面对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特别是共同的战略对手,“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战略价值重大、发展潜力巨大。在霸权势力明确以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进行疯狂遏制围堵的险恶形势下,紧紧拉住俄罗斯、用好俄罗斯因素,无疑应当成为我国外交运筹的战略性选择。俄罗斯要应对美国的遏制打压,维护大国尊严和国家安全,也必须强化与中国的联手合作。正是基于这种战略认知,2019年6月两国元首签署了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新冠疫情的暴发以及由此引发的大国博弈,对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出了更高要求。到目前为止,可以说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经受住了疫情肆虐的严峻考验,尽管前期由于沟通不够,一度发生了一些不快。近期在两国元首的直接互动和引领下,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潜力得到很好的发挥。两国不仅相互给予抗疫物资技术援助,而且共同直面美国发动的“新形态冷战”。特别是在迎击美国对我诬陷追责索赔的腥风恶浪中,俄罗斯展现出了挺华制美的大国潜能。从总统到外长,从议会到医学科研机构,都多次发出强有力的正义之声。俄国防部关于美军在独联体国家设立百余个生物实验室、进行生物武器研究的揭露,更是将美国恶魔打回了原形。

后疫情时代,我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可能更加复杂严峻。疫情肆虐及其引发的国际关系大动荡、大分化、大调整,可能波及政治、经济、科技、安全、意识形态、国际话语权、国家硬软实力等等几乎所有国际关系领域,从而对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面对霸权势力发动的对华“大博弈”“大围剿”,必须进一步深化中俄关系、打造“命运共同体”。

鉴此建议:切实发挥元首外交的引领作用,尽早实现两国元首互访,共同谋划后疫情时代的战略协作与务实合作;切实加强中俄抗疫合作及应对霸权势力诬陷挑衅协作,真正做到“患难与共、守望相助”;切实加强中俄复工复产合作,特别是经贸、科技、能源合作,为两国恢复经济、稳定社会作出共同努力;切实加强中俄军事安全合作,共同谋划应对霸权势力军事挑衅、军事威胁的新举措;切实引领上合组织各领域合作,以上合组织为“基础性平台”构建国际反霸统一战线;切实解决两国关系中“上热下冷中不为”现象,制止两国亲美势力和极端民族主义势力挑拨、唱衰中俄关系的恶行,夯实两国关系的民意基础,联手打好对美舆论战。

来源:微信公众号人大重阳,https://mp.weixin.qq.com/s/u9acOSgil5nva_OpDsjiig 发表时间:2020年5月25日